桃花深处有秋眸

2014-10-31 20:12 | 作者:玖月之歌 | 散文吧首发

听说深秋的校园桃花开了。于人实在是一茬难以言说的欢喜。

玲曾说,桃红色的颜色闻得见香气。这意外的桃花开得娓娓动人,缀在深秋的眸心。那一刹那大抵正应了她:只有粉色养得出这般香味来。在暖且迢迢的时候,心中惦着万不可辜负。转念路途太远,怕是我尚未出发桃夭早已谢了匆匆。

原来本可以把握的却迫于小小的禁锢,大抵便是我们所谓的无可奈何之一。

回忆的瞳中不由得映出一脉秋阳灿烂的模样,我和朋友骑着车经过润溪湖一处。人声不甚寥落的烟柳小,满目古意横流——桥面是时光碾碎的木屑,风化在一场蝶间。铁索悉悉,一段一段绾住沉默石堤。澹澹青青的湖面,涟漪养得素面姣好,潺潺地似要随水吐出瓣瓣莲花。

彼时一句诗不合时宜却恰入了心:水晶帘动荷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目中含着湖畔缱绻难舍的柳绦,又一吻石桥上轻轻招摇的微风,仿佛飖飖的桃夭香气楔入鼻翼,朋友静静地坐在桥边的亭子里,适和润溪湖照脸,美好宛如一帧旖旎油画。

想想入学已一年有余,多少次与眼前的画面擦肩而过,却不曾见兹畔烟水。其实风景总在一往情深地等良人来邂。我们纵使不遇也免了遗憾,要是等到相见恨晚的那一刻,才明白人生有千回百转,自以为是的年代过了,终于不免于蜉蚍撼树。

何尝要一念一念地执着,常言心喜便是好时节

朋友说,无论如何,总要做好迎接世态炎凉的准备。当初只为衷情左右,一心一意为着你好,最后只随了那句人生在世,难免风流云散。有时候解释也显得寡白。久了,我已怠于向人诉说,既然无谓,少打扰那些同我一般在忙碌中渐渐沉庸的心。很多路程是无人陪你往返的,耐得住一个人行走,直到两个人甚或三个人并肩才不显手足无措。

某次会议,一个人在飘的灯光下赶路,一程又一程,总是那么孤单,走着走着,知觉所有人皆免不了一个人的时候。何妨一个人的时候,把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又不失当初的温雅敦厚。犹如月光下一记不胜苍凉的手势。

秋天的眸子又一跃一跳地回到雨下。莫名的深秋雨,在没有梧桐陪伴的校园里。午后打着伞,走在人文楼的那条小道上,一枝枝幽凉的鸣溅了下来,飒飒作响。那是既非上课也非下课的阙口,身边寂寂的。我只身涉过一帘雨,倏然感到自己明媚的所在。人文楼的那弯小径,乐此不疲地耍着可爱的小心思。今天是斑白的小花开在蓊郁的草木间,木樨野幽,明日又肆无忌惮地挑着青釉似的柚子在枝头叫嚣,后些日子,又该有宝华玉兰的弹指可吹,再远些时日,便闻见陌上桃花缓缓归来……

不料如今这桃花已不邀自来了。

弹指逝去的二十年光阴告诉我,秋阳之后便是如梦的秋雨。时光一直咄咄逼人,我们竟无反手的余力。谁想这个深秋,这个校园,未名之处盛放了桃花。

春天杳无音讯的时节,也于秋天的眸子里,照见了一簇桃花,不得不说,我的心是由衷地惊喜着。花开无论是否正当时宜,只要我们温暖不失诗意,正是桃花深处有秋眸。

愿我一直一直照见那个深秋,那个校园,那朵素未谋面的桃花。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