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31)

    (三十一)堵车

    有一次,在乌鲁木齐我和老伴一起乘中巴去朋友老周夫妇家作客。行车十几分钟后,不知为什么,车停下不动了,伸头窗外往前一看,只见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汽车排成一条长龙,纹丝不动。我只好闭目

    11月16日
  • 浅谈晋信书

    秦腔《三滴血》上演百年来,晋信书滴血认亲的故事,在三秦大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之所以被广大戏迷热爱和传颂,与离奇的故事有关,也与不靠谱的晋信书有关。

    晋信书属于丑角行当。明代戏剧家王骥德说:“得净

    11月15日
  • 《官道村城工碑记》注解

    官道村现在叫屈家村,全村人普遍姓屈,分前后两个村,过去住在同一个城堡,约一千五六百口人。屈家村位于乾县西陲的漆水河畔,与乾县名村孟家店南邻。解放后,孟家店、屈家村和徐家崖三村,一直隶属临平镇武兴行政村

    11月15日
  • 《官道村城工碑记》注解

    官道村现在叫屈家村,全村人普遍姓屈,分前后两个村,过去住在同一个城堡,约一千五六百口人。屈家村位于乾县西陲的漆水河畔,与乾县名村孟家店南邻。解放后,孟家店、屈家村和徐家崖三村,一直隶属临平镇武兴行政村

    11月1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8)

    (二十八)漫谈幸福

    什么是辛福?有人说:“幸福是人的一种感觉,是心灵的一种愉悦、惬意的感受和状态。” 也有人说:“幸福不是别的,其实只是对自身存在和自己的生活形态的满足,是对自己状态的一种完全的认

    11月13日
  • 污水塘今昔——访牛口峪湿地公园李春霆

    污水塘今昔——访牛口峪湿地公园

    李春霆

    身在房山,早年家居房山城内,紧邻燕山石化总厂,工业的排放形成较为严重的污染,除气体向高空排放外,其污水排放也异味熏人,终年累月流出的污水无法排放,形成了

    11月13日
  • 白杨树的眼睛

    初冬时节,天依然暖融融的,也许是秋的气息还在,也许是气候的变迁,也许是应了那句话:十月里也有小阳春。总之,一个人走在公园里,静悄悄的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享受着正午时分公园里的寂静,心中充满了惬意。{p

    11月12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7)

    (二十七)瓜子趣话

    瓜子这种小零食,似乎人人都爰吃,尤其是女人,好象没有一个不爰吃瓜子的。而我偏偏对瓜子不感兴趣。家里瓜子常年不断,爱人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我却从不去碰它。到人家家里作客,主人

    11月12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6)

    (二十六)问路

    以前当记者时经常遇到的一件事是问路。在新疆人民广播电台伊犁记者站工作十年,每次下乡采访,几乎都离不开问路。

    有一次,坐长途汽车去霍城县采访,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全凭一张嘴,不

    11月1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5)

    (二十五) 甜酸苦辣

    新疆人来自五湖四诲,饮食口味各不相同,有人爰甜,有人喜酸,有人嗜辣。然而,在新疆生活久了,互受影响,饮食口味也随之改变,甜酸苦辣,都能尝一尝,吃得惯.我在新疆生活了四十多年,

    11月11日
  • 野三关千年老街赋

    盐茶古道,物流蜀汉,劝农圣地,商贾驿站。东临水电明珠,南拥土家摇篮,西接颐养硒都,北望三峡奇观。北纬卅度秘境,鄂西屋脊腹川;东部最近西部,平原最近高山。老街所在,物阜民丰;老街所有,灵动非凡。

    11月1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4)

    (二十四)漫谈迷信

    当今社会,经济繁荣,科技发达,人们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却还有许多人沉醉于迷信,各种迷信活动随处可见。

    一群乡下老婆婆手里捧着香,跪倒在寺庙的大雄宝殿前,磕头拜佛,念念有词,求

    11月10日
  • 《相见喜悦别时泪》

    文/和平

    在与同学们阔别数十年后,成功的举行了《经纬二十六班“相约”主题班会》,并得到了极大的成功。相逢的那一刻,充满了喜悦,但更让人难以忘怀的,却是分别的那一刻…… 已知离别近,欲别同学难。{p

    11月09日
  • 随笔:步行偶得

    文/和平

    选一群谈得来的朋友,选一条悠然自得诗意飘洒的便路,放下心灵的负重,去品味人生。

    步行者,不需要看见前方的种种,也不需要惦念回不去的以往,走过去的,都已经是梦!那何不就试着抓住自己的幸

    11月09日
  • 《啥是知己?我想说……》

    《啥是知己?我想说……》

    知己是用来相互安慰和理解,支持的!知己不分男女,不分年龄,不论贫穷和富有。

    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离开,成为亲人便是缘起。压力好大,好无奈,好无助!说来也算比较理智,比

    11月09日
  • 水墨流年,速写秋颜

    文字|伊人轻舞

    光阴太窄,指缝太宽,不知不觉又到了放逐秋叶的时节。隙风过眼,天高云淡,天空大多时候更像是一块青色的绸缎。流畅的色韵,通透而澄澈,让人心里一下子平添了几分喜欢。气势不凡的秋,向来承载

    11月0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4)

    (二十四)陪护琐记

    七月下旬,九十高龄的老岳父刚从杨浦中心医院出院没几天,又被送进了浦东仁济医院普外科病房住院治疗。经检查会诊,说是胆总管堵塞,不知是肿瘤还是胆结石,必须尽快开刀摘除。

    手术这

    11月0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3)

    (二十三)退休感言

    从一九六三年支边进疆以来,弹指一挥间,已在新疆生活、工作了四十一年。当年青春年少的浦江热血男儿,经历人生漫长的艰辛跋涉,如今成为两鬓斑白的六旬老人。为之奋斗一生的广播、报纸记者

    11月08日
  • 床前明月

    床前明月

    文|李彦荣

    夜半醒来,有月光从窗户透射进来,轻佻,静谧,和着秋虫唧唧复唧唧的吟唱声,驻足在床前。“床前明月光”,不由得,脑海中映出了这句古诗,连带着,那唧唧复唧唧的虫唱声,也变幻成了

    11月0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21)

    (二十一)如今生活实在难

    “三.一五”前夕,各家媒体频频爆光一批假冒伪劣商品,其范围之广,数量之多,危害之大,令人触目惊心!人们感叹:如今生活实在难!

    且不说看病难、上学难、找工作难、买房难、

    11月07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