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颗心

    深夜,我只有一颗心的时候,

    除了想睡觉,还是想睡觉。

    但这颗心总是睡不下,

    除了思考,还是思考。

    夜,因此也很光亮。

    明天,却变得黑暗起来。

    11月21日
  • 我叫马某人

    我叫马某人

    我上的旗一中在小镇的西北,旗里就一所中学,所有在旗里的一完小、三完小(为啥小学要叫完小呢,是强调纯粹的完全的意思吗)上完小学的孩子,都要在旗一中上初中。

    上小学时一起玩的好朋友们都

    11月21日
  •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沉醉在春天的湖光山色里,揽一抹朝霞的粉红,享一米温暖的阳光,陶醉在百花争艳的芬芳里。穿着一条白色纱裙,穿过绿色的木林,向茉莉花丛走去。一大片白色的茉莉,与凉凉的春风来一场春天般温柔的华尔兹。

    轻轻

    11月21日
  • 地瓜缘

    地瓜,学名红薯。从小吃地瓜长大的,吃出了地瓜腔,叫地瓜顺口,那就原谅我叫地瓜吧。老家发小知我从小爱吃地瓜,每年的这个时候都给我送来一些地瓜,使我品尝了煮地瓜;前些日子,妻在亲戚家掐了些鲜地瓜叶加豆面蒸

    11月20日
  • 青春,因懂得而芬芳

    曾经有一份真情,摆在我面前,而我却不懂得珍惜。人海茫茫,世事变迁,我走在青春的道路上,遇见许多人,碰到许多事,可我总是错过那些美好的时光。

    千山万水总是情,我默默的等待,静静的守候,可是那些人近在

    11月20日
  • 品味冬天

    于公谨

    风在呼啸,冷漠的世界在身边缭绕,这就是冬天的味道?天空里面的太阳,懒洋洋,也有些暖洋洋,有些慵懒地舒展着身子,看着人们匆匆而过的足迹。河面上有着冰,冰上面有了僵硬,却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的清醒

    11月20日
  • 小孩子看老师

    随笔

    小孩子看老师

    于公谨

    前几天,我送孩子上学。在孩子的面前,我从来就不想拿出一个父亲的尊严,也不想板着脸,然后对孩子进行呵斥,或者是训斥,或者是大骂孩子;也只是简单的要求,就是让他作为

    11月20日
  • 时光之外,唯倾心不负

    文/ 树儿

    生活也许就是一种承受,又是一季叶落,又是一场花事,季节更迭着轮回中的场景。不论你愿不愿意,只听到时间呼啸而去,从不会为谁而停留。

    常常感叹,怎么就又一天了呢,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还

    11月20日
  • 淡淡的来,浅浅的去

    |木凡

    有多少光阴,就有多少故事。

    你瞧,藏在老树背后的花儿在不经意间已经谢了,老房子旁边的土壤里已经是浅浅的一片绿色,老鸦寒流,孤雁深秋却已经是去年的事了。

    这光阴似水,不知不觉间已成了

    11月20日
  • 冬日里想起蒲窝子

    进入了初冬时节,我便想起了过去冬天穿的蒲窝子。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的冬天,山东胶东一带农村的人们,常穿着蒲窝子站在门前的石头上,溜达在寒冷的大街上。大人们穿的是大蒲窝子,孩子们穿的是小蒲窝子。虽说不怎

    11月20日
  • 如何让自己变得成熟起来

    1、少说话:

    努力做一个少说的人,整天的叽叽喳喳的,吵吵闹闹,那是孩子,见人就说话,什么话都说那是幼稚,要懂得祸从口出,言多必失的道理,也要少向他人随意承诺,努力做一个倾听者,多听长辈的交谈,多听

    11月20日
  • 火得联想

    《火的联想》

    总爱看着火的引燃,总喜欢看它从小到大的过程,那微微燃起的火苗,扬起头颅,柔和温馨,引人无限的遐思;但那熊熊腾起的大火,火蛇舔向天空,也会露出桀骜不驯的凶光,也会让人望而生畏。火的性格

    11月19日
  • 田坎上挑粪

    田坎上挑粪

    我到洪雅罗坝公社光荣一队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上山下乡的第一个春分节刚过完,这个小乡村里开始忙碌起来,整个生产队里从老到小,大家都在忙着田里的农活儿,全公社正处在春耕大忙季节。{

    11月19日
  • 遥远的尼泊尔

    时光荏苒,曾经决然的离开一个城市,既是厌倦,又是欣喜。有时候无意间的离开,便成了抛洒的雨滴。

    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脚下,宁静的横卧着一个国度,遥望连绵的雪山,是尼泊尔人民真挚无邪的敬畏。尼泊尔国土像

    11月19日
  • 爆米花的回忆

    我和朋友到电影院看电影,我们买了一桶爆米花,一丝丝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我闻着爆米花的味道儿,静静地凝视着荧幕,在变幻的光影里,勾起了我对爆米花的回忆。

    小的时候,每到秋冬季节,刘大伯隔三差五骑着三

    11月19日
  • 【博客自传】卖刻字机

    卖刻字机

    我在大哥那里打工的渴望有了基本希望的定型以后大哥后来我就想象也是牵着不走拉着倒退我的关于在与不在也是尚在两可的两难之中因此,他就满嘴里含着冰却说不出个“水”字来一方面军他还没有退休还要继

    11月19日
  • 壶口瀑布

    枞果

    9月10日晨,由古城西安出发,一路向黄土高原挺进。已近中秋时节,原野上花草不减春的盎然;树上累累果实缀满枝头;成群的羊儿白云样的滚过山梁。

    眼前的黄土高原,已不再是从影片、电视画面上看到

    11月19日
  • 西月

    若时光逆转,月照在秋千上,泪淌进云里,黑暗从未疲倦脸庞。

    肃夜,宛如一支硕大的巧克力,入心旋即溶化,涩中散着甜,神秘亦诱惑,唇齿留香间,梦萦魂牵。城市,纷杳妩媚的温柔,清醒的浑浊,孤独的避难所。琴

    11月19日
  • 初冬,那一场邂逅…

    原创:看风景的你

    过一道幽暗的门庭,台阶前站住。一个熟悉的身影由山木眼前掠过,山木一怔,这人咋这么眼热?昏花的灯光间转眼没了人影。莫非是她?山木心里嘀咕着,急切地人群里搜索,峰回路转,拐角的一头,

    11月19日
  • 牛跑了

    牛跑了

    1969年的3月,洪雅罗坝的气候还是非常寒冷,山里的微风出了山湾,把冬水田里的水波纹推向了远方,古人云“春江冷暖鸭先知。”远处有几只鸭子扑腾着翅膀,从水田表面上里掠过,阵阵嘎嘎地叫着,向着

    11月19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