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已响完,

    尽管我们还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

    可是,时间已经悄然离去,

    仿佛过年就在昨天,

    岁月啊,

    抵不住时间的流逝,

    头发上、面颊边都有了岁月的些许痕迹

    02月23日
  • 故乡的年味

    到了农历的年末,城市的超市里挂满了玲珑华美的红灯笼,玻璃橱窗上也贴上了各式花样的剪纸,这些都是年的符号,也是年的名片。我内心深藏的年味儿犹如一只脆弱不堪的老酒坛被这些符号与名片猛然击碎,老酒倾泻满地,

    02月23日
  • 补课

    补 课

    文/宋昱慧

    今年的冬天出奇地冷,冷得出奇,是吉林市近些年来最冷的冬天,没有南方的大雪,只是狠辣辣地冷,仇视一切、毁灭众生般地冷得让人发抖,冷得让人心寒,冷得让人心慌,甚至于冷得让人生无

    02月22日
  • 无题

    有人说“在雨中行走,感受自己那份独特的心情,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在黑夜里游荡

    感受空旷所赋予我的那份静谧

    指尖绕过流年,渲染春温秋素的时光

    是谁在夜风中不舍回眸

    02月22日
  • 雪花香醉窗前

    轻盈,静谧,素颜。雪花,香醉窗前。捧一把雪在掌心停留,像展开的素莲。一抹的花瓣散晕了淡淡清香,细数晶莹中,深染了心扉的大门,浪淘了岁月的韶华。寒冷的雪,点点的白,相依相偎。揽一束冬雪入怀,依依东望,精

    02月21日
  • 人生

    阳光闪烁着悠然的静谧,风儿在空中舞出美丽的姿态,我就像一名旅行者,游遍了红尘,多想在喧嚣中寻一处静谧,去阅读,去品味自己早已浮动的心灵。旅行了千山万水,又如何?我只愿寻一处安然,看花开花落,赏云卷云舒

    02月21日
  • 我读懂了父亲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信宿命的人,但面对他,我却有种满满的期待:来世,我将还做他的女儿。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终于读懂了他。

    年幼的我毫不懂事,在与他大吵一架之后,负气出走到了姑姑家,在姑姑家,我焦急

    02月21日
  • 错过

    于公谨

    慢慢地走在路上,看着雾在不断的荡漾,看着山就像是起伏的波澜,在风中不断蜿蜒。旁边的火车匆匆而过,和我进行交错。是我错过了火车,还是火车错过了我?本是沉默的心却微微动着,涌上了一丝的失意,还

    02月21日
  • 走向远方

    走向远方

    张新贵

    走向远方,因为远方很美,远方的山很大,远方的水深。远方的路宽,远方的人美,远方的楼高,远方是每一个人的愿望,真是这样的,远方有华山、泰山、恒山、嵩山、衡山,这些山在我们故乡是

    02月20日
  • 爱的味道

    暮色西沉,安静的傍晚四下无声。从县城开往那个小镇的班车终于来了,当美丽的女孩踩在站台之上时,母亲小火炉里那诱人的烧饼的味道已飘到她的身边,萦绕着她纯净的心灵。

    初秋的傍晚,暑气已渐渐褪去,微凉的风

    02月19日
  • 爱的味道

    爱的味道

    凤台县第四中学九(23)班 张欣语

    暮色西沉,安静的傍晚四下无声。从县城开往那个小镇的班车终于来了,当美丽的女孩踩在站台之上时,母亲小火炉里那诱人的烧饼的味道已飘到她的身边,萦绕着她

    02月1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9)

    (九)冰天雪地下农村

    1980年1月2日, 这几天,几乎每天下午到朋友家作客。前天在陈克强、曹妙兰家,还同莲香—起拍了—张结婚十周年纪念照片。十年前结婚时,连结婚照也没有拍。这次也算是弥补吧。昨天

    02月19日
  • 走在路上

    走在路上

    张新贵

    在路上走,如果不是急的去上班,速度都很慢,走就是为了休闲,看风景,看人,思考人生的过去,现在,未来。走也是一种人生,也是人生的一个组成部分。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就是走出来的。{

    02月19日
  • 感谢相遇,感恩有你

    文/ 伊人轻舞

    1

        我们生命中的所有遇见,是因缘相遇,因情生暖。红尘烟火,岁月曲折,自己终是要品尝些许苦辣酸甜,才能领悟人生里的人情冷暖。而某些人的到来,是拯救、是包容并以爱的名义呵护

    02月19日
  • 走着上班晒太阳

    走着上班晒太阳

    张新贵

    现在人富了,思想观念就变了,和时代的步伐吻合了,精神面貌不一样了。过去上班,骑自行车,走路,在豪华一点买个摩托,或电动车,现在兴开车上班,显得富有,大势,有气魄,有档次

    02月18日
  • 回忆的路

    清晨散步时无意间想起了曾生活过的一个山谷进口处有片泉眼想去灌壶水回来。谁知坐上了车后,由于几年6年未来了怎么也找不到进山的路,直接被车拉到了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我就索性下来走走,而且这里的山脚下也有泉眼

    02月18日
  • 【春节断想及其它】文/西子湖畔

    毫不避讳地说,我是一个怕过年的人。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便再也不愿过年。这世上真正懂我的人本来就很少,而爷爷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作为一个高校校长,爷爷却从来没有架子,他喜欢和我探讨一些学术问题和教

    02月17日
  • 王哥其人奇事

    王哥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我习惯叫他王哥。北京人,属马相,五四年生,躲过了本命年,却没能守住命,六十一岁离开了我们。2013年,我们从相逢相见到相识相知,最后感觉相见恨晚。

    王哥给我第一映像,豪爽直

    02月17日
  • 王哥其人奇事

    王哥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我习惯叫他王哥。北京人,属马相,五四年生,躲过了本命年,却没能守住命,六十一岁离开了我们。2013年,我们从相逢相见到相识相知,最后感觉相见恨晚。

    王哥给我第一映像,豪爽直

    02月17日
  • 废物点心

    “废物点心”,比喻没有能力,没有用处的人。人和点心有什么关系呢!这句成语来自老北京过年民俗。其实乾县民俗也有“废物点心”。

    过年要拜年,拜年讲究早,初一先拜本家,初二拜亲戚,初三拜外戚。拜年不能空

    02月17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