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和他的花儿

    我姓黄。所以,我一直唤他老黄。

    老黄喜欢在阳台上伺弄着他那一盆又一盆的花儿。

    每至傍晚,老黄总是端着满是淘米水的大搪瓷盆子,从厨房慢慢悠悠地晃到阳台,然后稍稍斜了盆子,稠稠的乳白色的淘米水就倾

    06月25日
  • 我是九三人

    我是九三人

    作者:建边农场关工委:李秀梅 笔名:紫夜寒煜

    如果有人问我,你的家乡在哪里,我会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我的家乡在九三——建边农场。

    我出生在哈尔滨,却成长在北大荒。不是我不爱故乡

    06月24日
  • 我所亲历的一次感动四座的教学现场

    老奶奶织毛袜的故事

    我有一个可爱的5岁男孩,和许多妈妈一样,曾努力而又惶恐地尝试着,想以更合适的角色去参与他的成长,常常很沮丧,急切地要给孩子更多,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曾经听儿子幼儿园的老师跟家长

    06月24日
  • 一曲《随云飞翔》旷世旋律,让人忘切世俗、羽化凡尘

    想来,静谧的时光,可以不动声色,也可以陶醉自我。而我,只管从花开走到花落,从朝起走到暮落,从泥泞走到繁华。也可以,在明媚的清晨,倚窗而立,听一曲天籁,翻越山林水绿,才让每一个悠缓美妙的音符灌醉你的耳朵

    06月24日
  • 我想我们都一样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失恋后是靠听众多的不幸的爱情故事来疗伤的,大概初衷是因为在这些故事里面,我和故事里的人有种难得的惺惺相惜之感,和那么多爱而不得的人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大抵孤独与悲伤也会淡去些。{

    06月24日
  • 一碗手擀浆水面

    清清的汤水,雪白的面条,翠绿的香菜,金黄的葱花、蒜片,令人垂涎欲滴红辣椒丝……待端起碗捞一筷头面条入口,又凉又滑的感觉使人顿感轻松,再咂一口浆水,那清香微酸的口感,从咽喉一直爽到胸口,心头的火焰于是消

    06月24日
  • 最好的教育其实还是言传身教

    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文化传承的文明古国,历代名人大家、文人骚客都格外注重家风建设和家庭教育,刊印流传下来的家规家训作品更是数量繁多、影响深远。

    不论是孔老先生“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的庭训

    06月24日
  • 给我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一个人安静的走,心事涌上心头,孤单的上路,你是否明白这样的感受。一点一滴,记录你给我的感动,寒夜来临倍加温习,让寂寞的心可以找到一个归宿。

    武汉的街道,就连思念都变得那么的弱不禁风,关于你,还能说

    06月24日
  • 大理云龙

    让我经常惆怅的不止是路上十字路口的霓虹灯,

    更多的是那云龙漕涧的大金山。

    走了那么远,昨夜的酒还在醉。

    依稀记得你来到了梦中,就这样走了一路。

    不知走了多久,还要走多久。

    走到乡间

    06月24日
  • 门当户对的爱情

    随笔

    门当户对的爱情

    于公谨

    爱情,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个字是很神圣的,也包括我,因为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说句实话,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神圣,也很有可能没有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06月24日
  • 爱是一份等待,思念一份憔悴

    爱一份等待,思念一份憔悴,冷漠自己的心房,孤独了一个人的爱,是感情的疲惫,是人生的无所谓,再见,再也不见。只是一段往事,擦肩而过,从此江湖陌路,一段芳华,一片痴心,爱过心碎,失去眼泪。心底的梦,分别的

    06月24日
  • 纯真时代

    纯真时代

    孩提时代,心如莲花,洁若朗月。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心中,装了越来越多的事物,有了利害、有了牵挂;有了尘垢、有了杂念。

    曾经的纯真,如花儿一样,美丽却不长久。常驻心中的,犹如果实

    06月24日
  • 像漂浮一样

    有时候只想安静的躺下来,角落或者阔大的一张床。

    无妨吧,只一人就好。

    四周是安静,清静决然不会是冷冰冰的沉寂。

    月夜或是白昼我都会闭上我的双眼,嘴唇也轻轻的触碰着,鼻息是最自然不过的一种状

    06月24日
  • 两棵槐树

    在我老家的老屋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槐树,另一棵也是槐树。从我记事起,这两棵槐树就很高、很粗了,不知已生长了多少年,也不知它们的来历。后来才知道,东面的那棵槐树是我家的,西面的那棵是堂伯家的。两棵槐树并

    06月24日
  • 那年至今,你我十年走过

    那一年,我们十二三岁,小学毕业。

    小学毕业,即便感觉还小,却也隐隐明白分别的意义,那时候,人人都有一个纪念册,不管熟与不熟的都要给别人发一张,让他们写下些什么。那时候,稚嫩的我们说着好多好多如今看

    06月24日
  • 具有语言天赋的小鸟——八哥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小区的一位女士在图书馆附近捡到了一只从树上掉下来的八哥幼鸟,因找不到鸟妈妈,便带回家自己饲养,目前已经养了两个月了。“飞!”主人一声令下,它便会飞到草地或小树上自行觅食,

    06月24日
  • 过客

    随文

    过客

    于公谨

    人的生命里面,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而已;在这个几十年里,我们对待生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别人的打算,只是知道着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想要在这个世界上

    06月24日
  • 关于“人定胜天”

    随笔

    关于“人定胜天”

    于公谨

    看过一期主持的节目(主持人不想说了),具体是什么内容,我有些记不清了。但是,主持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的印象很深,那句话的是大意是:“人定胜天”,这不是扯淡

    06月24日
  • 我以会说汉语为荣

    随笔

    我以会说汉语为荣

    于公谨

    一直以来,我都以我会说汉语为荣。很有可能的是,因为我的愚笨,所以对英语和日语等其它语种都不感冒,学不会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别的语种并没有汉语的博大精

    06月24日
  • chongshen

    我将前尘往事

    撕成碎片

    盖上厚厚的黄土

    埋葬在我前世的土地里

    让她慢慢腐烂、消亡!

    剥开心灵的盔甲

    让春天的湿润

    带着泥土的芬芳

    让灵魂的种子

    从新发芽新生!

    06月24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