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缘

    余乃关中汉子,秉承秦人遗风,平生唯嗜烧酒。常三五好友小聚,辄饮酩酊大醉。虽有海量,却不胜酒力,亦难怪贪杯。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美其名曰天造佳酿,实乃勾兑所为,“三精”充满酒肆。欲饮纯粮佳酿,如李青莲

    10月19日
  • 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人生,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在这场旅行里,每天上演不同的情节,遇见不同的风景,会有人来人往,过客匆匆。但是, 有人来,就有人走。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各自平淡,各自繁华。然后再尘归尘,土归土。

    10月19日
  • 佯狂(六)

    日子转瞬即逝,雁鸣小区已经接受了拥堵的现实,忘记了过去的宁静。没人围观城管执法,习惯了三轮和城管捉迷藏。清晨,从城管执法车的鸣笛开始,夜晚,在叫卖声中结束。整天能见飞奔逃命的三轮,也能见到招摇过市的皮

    10月17日
  • 佯狂(五)

    双雁大厦不断有人在搬家,原因很简单,就是市容环境恶化,已经使人无法容忍。

    在电梯碰见老段,我说,老段你功劳不小,便民市场建成了,把雁鸣大厦的人撵走了。老段说,搬家是人家买了新房子,与市场没有关系。

    10月17日
  • 佯狂(四)

    佯狂(四)

    文/巨石

    双雁大厦门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鱼腥鸡臭味,随风飘荡。清晨,三轮车为争地盘,惊醒梦中人。白天出行,在人流中穿行,晚上回家,菜叶子垃圾遍地,流浪狗四

    10月17日
  • 十月已过半,你可安好?

    金秋十月,本是一个秋季绵延,收获的季节。那么,你在这个十月,在这个秋天是怎么过的,会有收获吗?

    其实,作为一个喜欢写文的人,表达的永远是自己的内心,当你的文字受到某些限制,有所保留不想显示出来,你

    10月16日
  • 佯狂(三)

    投资八百万的雁鸣小区菜市场落成了。一个高标准大跨度钢结构市场,屹立在唐城墙遗址公园边上,公园被占去了三分之一,却显得极不入眼。不过牌子挂的不是菜市场,而是“雁鸣小区便民综合市场”,由于小区部分业主的反

    10月16日
  • 佯狂(二)

    老段是雁飞公司员工,也是我的邻居,负责开发工程的外围干扰。老段人长的横,遇到围攻干扰之类的破事,没有老段摆不平的。

    雁飞公司是雁鸣小区最早开发商,双雁大厦就是公司的业绩。双雁大厦一路之隔,巍然屹立

    10月16日
  • 佯狂(一)

    题记:楼下是大唐城墙遗址公园,原本很清静。忽一日,杀气腾腾建了一市场,取名便民市场,从此日子不方便。

    大唐盛世之后,西京城繁华落尽。为了再现逝去的风采,西京城建设了大唐城墙遗址公园,成了一道靓丽的

    10月15日
  • 寻访罗西章

    罗西章,扶风县新店镇罗家村,1937年生人。周原博物馆首任馆长,国家级研究馆员。40年考古生涯,主持了姜寨、周原、周人墓群等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

    罗老的著作有《周原寻宝记》《古文物称谓图典》《扶风

    10月15日
  • 去易俗社看戏

    去易俗社看戏,是我多年的心愿,身居古城却少有机会。国庆适逢《三滴血》上演百年之际,与乾县“范紫东研究会”同仁,10月4日下午去易俗社看戏,一起参观了“秦腔艺术博物馆”,获益匪浅。

    易俗社剧场创办于

    10月15日
  • 劳其筋骨苦其心志___大自然法则

    (文:月亮小语)

    今天看到脑神经科学信息里的一个概念:“帕金森病(PD)的特征在于多巴胺能神经元的慢性丧失以及…”。

    “多巴胺”类的胺类化学物质,是让人类保持愉悦的。人体胺类物质分泌的条件,是

    10月15日
  • 孤独的人

    她说她没醉,却一直摇摇晃晃掉眼泪,你说你爱她却从未想过给她一个家。所有人都觉得你有数不清的暧昧关系,其实你孤独的像条狗。张爱玲说:宁愿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雨天不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别人不回你消息你却希望

    10月15日
  • 人味儿

    常听人说:“男人要有男人味儿。”仔细琢磨,人的确是有味儿的。这味儿是香飘十里,还是不可闻也,全在一个人的行为之中。

    我的故乡在美丽的鄂西山区,人们习惯把姐妹的丈夫叫做老姨,最大的叫大老姨,最小的叫

    10月14日
  •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生长在夹缝里的杂草只有努力生长,才能接受阳光雨露,而那些温室里的花朵,可曾体会暗无天日的时光?

    ——题记

    近日,早晚的温差变化让人猝不及防,我其实害怕这种骤变的气温,每次冷风袭来,就好像是在心

    10月13日
  • 相思两不见,相见是何年

    一字难书胸臆,两字难解相思。

    不知情如何许,直教平生相忆。

    ——题记

    秋知叶落,轮回因果,宿命纠葛,就如同掌心的脉络,数不清多少缠绕,亦道不明其中是何联系,不去计较是非恩怨,不去问因果,你

    10月12日
  • 我眼中的你

    若谁都抢着去做戏子,那么谁来做看客,你演绎的悲欢离合,谁来与你感同身受?

    —— 题记

    “风烟俱尽,伴你幽独”。

    忘了是何时见过这句话,只知道这是很凄美的语句,我已经不再如从前那般去深究每

    10月12日
  • 农家秋雨中

    农家秋雨中

    趁着凉凉的风, 秋雨悄悄的,飘飘洒洒而来。它裹着桂花的清香,裹着原野上秋的特殊泥土气息,把山林间的枫叶染红,也给坡前的泥地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黄叶。

    撑着小伞,沿着弯弯曲曲的林间小

    10月11日
  • 这秋

    不知何时泛起的凉意,泊在云端上,一年也颤栗不下点滴。今日,却拾着微冷,悄然而至。

    我从来都是礼赞“秋”的灵性与韵味,这是个妙字,茕茕孑立,落在这寒意的山里。

    雾已锁秋,我见不着一带远山的茫然了

    10月11日
  • 乡路弯弯寄亲情

    我的老家在豫南农村,每年少不了要回家几趟看望父母和亲戚,也就少不了走乡间路。

    前些年,乡间路不论是主干道还是次干道都是土路,每回老家一趟,晴天荡一身灰尘,雨天轿车寸步难行,只好艰难步行。特别是上世

    10月11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