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花,有诗,也有酒,可否跟我走?

    01

    泡酒,樱桃带来的缘份

    爱上泡酒,源于某年,收到了朋友从山东寄来的樱桃。彼时,由于快递不给力,收到时,快递箱里的杏已全部烂了,而樱桃,虽然没有坏,看起来疲惫之至,让我难以割舍。

    既然吃

    11月22日
  • 第九章重归于好11----20

    两个多月,房间都装饰好了,大棍那里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想起那句话“你想想我俩还能在一起吗?”,这不是明白的告诉他,此情己了,分手于此,大棍怎么会来看她,求她重归于好,人都有自尊心的,东方不亮西方亮,三只

    11月21日
  •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九】

    芬芳四月槐花香气透人心

    那时,哥哥学会了偷东西,以至于母亲要用链子把我的哥哥锁起来。每当我见到哥哥左腿被母亲用链条锁在家门旁的芦苇屋边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很是难过,看到哥哥被锁在芦苇屋边痛苦的样子,

    11月20日
  • 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七)

    印象里比较深刻的一次拉着我的表妹小海霞的手,是在我六岁或者七岁的时候,记得那时,三阿姨带着我的表妹小海霞来我家里串门,那时,北边废黄河边的地里许是开始收割庄稼了,母亲就和三阿姨去了田里忙去了,我就在家

    11月19日
  •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八】

    那时小鸟肤白肉嫩有光泽

    班级里有一个叫陈咸维的同学,非常调皮,我也非常调皮,记得有一次,我和陈咸维在下课的时候到圩北小学东门外的那户人家的东边去打闹,那时,我总是和男同学在操场或是圩北小学东门的围

    11月19日
  • 人圈、五

    第五章

    1

    王宪仁被日本人给折腾死了,拉回来扔到南河湾里,第二天就被狼给啃得只剩下一堆烂骨头。王宪民闹好了,一下子成了西流水的副部落长,一下子就抖了起来,斜背着一把王八盒子,歪戴个礼帽,整天在

    11月16日
  • 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六)

    风筝飘过的锦瑟年华

    在我还没念幼儿园之前的那一年,母亲告诉我说,只要在她在去街上买菜的时候我能不跟着一起去,如此到第二年,我就可以去念幼儿园了。为了能在第二年可以去幼儿园读书,我就答应了母亲不跟着

    11月16日
  • 第八章准备装潢11------13

    家虽小,东西可不少,这些东西搬到哪儿去,小妹犯愁了,在小妹眼里,有了这些东西就构成一个家,里面有酸甜苦辣的记忆和情感,她舍不得扔掉,最后决定,把这些东西搬到大棍哪里去,以后还有机会看到,记一份思情。{

    11月13日
  • 人斩

    吕英下班还没出大门,就被辆面包车调头时“蹭”了脚。

    “哎哟!你要姑奶奶命啊!”吕英坐地上哀嚎。

    门卫老岳急忙过来,看到吕英的皮鞋油光发亮,连点灰星都没有。

    司机给吕英一百元钱欲息事宁人。{

    11月12日
  • 人圈、四

    第四章

    1

    晚上,王亮回到家里,王明凯把他拉到院子里,看四下无人,就对王亮说:“儿子,刘世宝回来了。”

    王亮大吃一惊,说:“你看见了?”

    王明凯说:“今天锄地的时候看见的,这小子现在参

    11月11日
  • 第七章 装饰遇到困难11----8

    大棍准备请设计师登门,按照房间的结构,再听听小妹的意见,设计一张图纸,标明材料,产家 质量 工费,等等细节。再签一份装修协议,选个好日子开工。

    那天晚上,二儿子媳妇跑来,一把鼻睇一把泪的说,“志红

    11月08日
  • 《你不说我也知道》(再续)

    作者寄语: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我的初始立意是讴歌平凡的夫妻爱情,想给现实中看似平淡无奇的夫妻生活增加一点浪漫温暖的色彩,于是选定了“缘定前生”这个主题。

    对于很多夫妻来说,

    11月08日
  • 人圈、二

    第二章

    1

    西流水从此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人们早晨起来先是挑水,井台上的水桶排成了长长的一队,等到把水缸倒满了,就蹲在地上吃饭,那饭是什么饭吆,一个碗里没有几粒米,全是婆婆丁、捻捻转子、苣

    11月07日
  • 人圈、三

    第三章

    1

    西流水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到处都是哭喊声。

    当天王亮就派三个部落警去东流水拉回了三大车白洋布,当下就分给了老百姓,家里死了人分一丈,家里没有死人的分五尺。分布的地点就在大街上,

    11月07日
  • 一晌偷欢的恶果(上)

    01

    沈昆在吴思颖身上用力的进出,尽管身下的女人媚眼如丝,但是他就如机器一般耸动着,没有半点兴趣。

    恍惚间,眼前闪过李悠柔一脸的娇笑妩媚,自己突然感觉来劲了,忽然间动作也猛烈了一些,弄得吴思颖

    11月07日
  • 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

    小妹和帮工男离开后,那些多嘴婆少了事非话题,她耳朵清静了,有时看到她们,调戏两句,“哎呀,张婶啊,怎没听到你笑谈床上风流事,”李姐啊,咋见你走路无精打采,是不是晚上,被男人捣鼓多了,身体再好也不能天天

    11月07日
  • 浮生别梦(四)

    为救母亲跪地祷告蒙垂听

    当我过了四岁以后,我所记得的事情就有渐渐的多了起来,记得,1995年那年的春节前夕,镇里管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到我家里要罚款的钱,那时,我家无疑是家徒四壁非常贫穷的,那些管计

    11月03日
  • 浮生别梦(三)

    九十年代在上海

    这以后,母亲就与父亲去往上海谋生了,当时,父亲的母亲家有一个亲戚在上海大场镇工作,故此,我的母亲就与我的父亲去了上海大场镇,在那里承包了几十亩蔬菜大棚地。那时,我的姐姐与我的哥哥就

    11月03日
  • 《春暖后花开》系列小说之第二卷《照例检查》

    我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头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叼着根烟,粗长的大腿翘在桌子上,身上套着一件有些褶皱的白色医师袍,里面是一件丝质衬衫,看起来像是小一号的样子,紧紧的绷在身上,凸现出强壮的胸肌和坚实

    11月03日
  • 幽幽雨儿情,滴滴母爱深

    (一)初夏,雨轻轻漫漫的撒向人间。那样轻柔、凉快。天空的的云朵穿上了淡黑色的衣服,遮住了太阳的炙烤。一滴,二滴,三滴,在雨中撑着伞,雨儿噼噼啪啪地坠落在伞上,敲击出轻快的音符。

    岸边的垂柳,风吹起

    10月29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