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夏微凉,寻一份安暖

    是谁,为了一声问候,倾尽一世韶华?

    是谁,用所有的卑微,换取无所谓的其它!

    一直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因为回忆里有我所向往的安暖和牵挂。我相信,这些安暖,可以撑起整个盛夏。

    (一)竹叶青-母

    06月23日
  • 蒙着面纱的礼帽

    欧洲人对蕾丝的热爱无以复加,甚至幻变为面纱加覆在各款女人的礼帽上。但我对这种礼帽的认知完全与欧洲人无关,我对它的全部直观感受全部来自我姐姐的密友。她有个在我们这样一个小山县少有的优雅名字白雨瑶,更有一

    06月21日
  • 老来婚事06----17

    老江今年六十五岁,前一段时间得了一场重病,在医院住了二十来天,现在回到家休养。他老伴去逝近二十年了,这近二十年,他自己料理自己,生活在一百四十五平方的空间里,以前,没感到什么,经这场大病,他突然觉得,

    06月19日
  • 隐忍(胡彦琛)

    早晨,慧馨去原单位送交高龄护理费审批相关材料。

    因为来早了,工作人员还未到齐,慧馨只好在楼上等待。她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突然看见了一个熟人——她曾经的学生。她赶紧喊了一声,这学生循声一看,原来是自

    06月19日
  • 人生如茶,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有一种等,也有一种辜负,别看不起人,别看不起自己,人生很多苦,但是要有尊严,必须懂得付出,要有精彩,必须懂得努力。人为了改变而改变,心为了改变而改变,生命每天都是新的精彩,努力每天都是新的付出。用

    06月16日
  •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一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的坐在电脑前打着游戏,我是个游戏沉迷者。lol玩的玩的还是可以的,在中路可堪称中路战神,,很少能有人让我败一次。不过这次中路我的对手看起来不一般,十多分钟过去我居然被连杀了三次,这

    06月15日
  • [闪小说]一位客车司机

    [闪小说]一位客车司机

    ◎吴利强

    此时,正是上班前的乘车高峰期,街道上车水马龙,站台上人头攒动。

    “快上!上,还是不上?!”这位中年男伺机扭头对着车下的乘客喊道。

    “往上站,别挡住门!

    06月15日
  • 青春就像一场梦,时间要到了也该醒了吧。

    第一次见你,是在一个巷子口。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可我自从见之后再也没有忘记过你。不知是否你我之间有缘,在初中的教室里我们再次相遇。可能你已经忘了我,所以我就没有敢问你好吗,你还记得我。过了初一的

    06月13日
  • 飞舞的桃花

    紫瑶一路飞行,也不休息,内力耗损极大,在清飞山下的小村里休息。

    也许是她这一身紫袍,与村民们相差悬殊,村民都不敢靠近她。

    紫瑶找了一家小庙住下,调养内息。

    第二天早上。

    紫瑶爬起来,整

    06月13日
  • 王羲之是如何成为光棍的

    话说王羲之穿越到了现代,仍旧写着一手好字,而且还保留着曾经“东床选婿”时的袒胸露乳的习惯。整天埋头挥毫洒墨,把心思都用在了书法上。由于缺乏锻炼,渐渐地变得肥头大耳、肚大腰圆。

    当初他也像其他穿越的

    06月12日
  • 流年间我们不曾牵手

    /

    “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请大家鼓掌欢迎!”

    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一个女孩站到讲台前。

    “谢谢大家!我叫史夙云,从七班转过来的,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话音刚落,班主任带着微笑说:“请这个同

    06月09日
  • 灵魂眼睛

    劳伦斯博士是一位科学家,研发着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科技产品。

    一天,他在实验室内的材料堆里,无意中发现了几个以前做试验而剩下的材料。这种特殊的材料是一种晶体,表面看上去很像镜片,晶莹剔透的又好像一种矿

    06月09日
  • 老Z是凡人

    老Z是凡人,无缘无故,老动烦心。不信你去看一看他额头上的皱纹,就知道岁月把年龄折磨得多么沧桑。五十年,对于地球也就是个婴儿,对于松柏也就是个青春期,到了人类怎么就不行了呢?这是目近才动的烦心……假如把

    06月09日
  • 秘密的陷阱

    咚咪在上岗可谓是在沧海桑田的披荆斩棘之后,毕业后到处求职再求职,一暑假在省内各个市县的教育局招生报考面试中穿梭,这个未录取,那个榜上无名,她为了生存必须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不停地到每个市县招师中笔

    06月09日
  • 英子的抉择(胡彦琛)

    这是陕南一个普通的小乡村,这个小村庄在秦岭和巴山的怀抱里被孕育得山清水秀、民殷物阜。

    这时节,油菜花海已经渐渐褪去了一望无际的灿烂的金黄。

    晚上,英子回到村里,开门进屋,屋里除了她自己空无一人

    06月02日
  • 寻仙

    作者:夏逸晨

    『天界』篇

    第1章【天煞前兆】

    鸿蒙开化之初,中州大陆昆仑之颠的鸿钧上人创立道教,并收徒三人,各授以道门绝技。此三徒正是人道教主太尚老道、阐教教主元启天尊和截教的黑天教主。{

    05月30日
  • 那年夏天(2)

    文/顾然

    天边抹了一层红纱,夏沫穿着格子裙来到了街角的甜品店,夕阳柔和地照在她的瓜子脸上,她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

    风铃声依旧是像两年前那么清脆,“茜茜姐!”夏沫打开店门,望着茜茜。

    红框

    05月29日
  • 话说七杂(四)

    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新四军芦湖支队第六小队的一干人马热热乎乎的吃着喷香的鱼肉,喝着冒着荤腥的鱼汤,大家一扫往日的愁眉苦脸,个个心情豁朗起来,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草 棚里到处弥漫着一股热烈的革命的

    05月29日
  • 【短篇小说】晒饭

    短篇小说 晒饭

    文/樊文博

    七月的西安,早晨睁开眼就热的人难受。吹了一晚的空调,刚关一会,闷热的空气就会弥漫在人的周围。

    范玉梅是在昏昏沉沉中,被老公连拉带哄才起床的。洗脸漱口没有刷牙,喝

    05月29日
  • 老马钢05--28

    在股市里,我认识老马钢有几年了,只有我愿意和他说几句话,其他人都认为他头脑有点问题,不愿搭理他,再说老马钢也不愿搭理他们,出口就不客气,“管你屁事”“吃咸盐多管闲事”,成了他的口头禅。

    老马钢有名

    05月29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