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

2012-08-08 21:42 | 作者:柒年的七岁 | 散文吧首发

他说,会给一场只有我看的烟火。

我笑着答应了他,并且期待着那场烟火。

——题记

世事无常,我从很远的地方回到了这里,重新对周围的环境仔细看了一遍。

桌子,椅子,还有那沙发。

极了沙发,灰白色的,很软,很大。静静躺上去,就像睡在床上那样。不,应该说,那就是我的床了。

里,我总睡不着觉,起来坐着就有些累,躺着又望不到边。心,老是不听话的忐忑不安。

白天的时候,那沙发不是我的。

因为,很多人都说,沙发是用来坐的,不是用来睡的。再者,这里又不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不敢常常躺着,所以要常常远离着。

对于,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大姐以为我恨这个地方,恨这里的人。

她知道,这个地方埋葬了我很多东西,比如笑容,自信,还有勇气。

她很少看到我在这个地方开心微笑,跟大声讲话。

而我不知道她是以什么心态来看待我的,是孤独?是寂寞?是无奈

我想大部分都有吧。

而作为我自己本人,我倒觉得无所谓。无所谓地看电视,无所谓地被骂,无所谓地睡觉。

或许由于这么多的无所谓,恍惚间,我发现,自己其实是一无所有。

人一旦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会开始回想起自己的往事。而那些往事总是怀揣着丝丝温暖,安抚着那颗受伤的心,还有那些坚强泪水

于是乎,我想起了他。

一个曾经对我说要给我一场只有我看的烟火的男孩。

记得那时的他,一看到我就会笑得很灿烂。

而我喜欢牵着手,顺其自然地,他喜欢被我牵着手。

他说我像小孩子,走到那里都需要一双手来伴行。

我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他的手在秋割之后会变得很男人一样,长满了茧,厚实黝黑。我不喜欢太过白嫩的手,因为牵起来,感觉要掉队那样,毫无好安全感可言。

不过,那些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人是无情的动物,时间久了,记忆就开始剥落,调零。犹如残花那般娇脆,一碰即碎。唯有静静观望,淡淡回味那些辉煌的时候。

因此,我记得他。只剩下,那一个带些温度承诺

虽然没有实现,但却已经暖到心里。

被记忆惊扰的我,慌乱地跑到了厕所里面。用水泼到脸上,流到眼里。

我抬头看了看镜子里面的我,像个落水鸡一样,眼里充满了颤抖,恐慌,无可奈何。

也许,有那么一天,没给我的烟火盛典。会以自燃的模式,开始绽放。

到那时,我只希望一个真正爱我的人观看,一场我的烟火。

地点呢,最好不要再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比如现在的这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