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和无

2012-08-10 22:35 | 作者:柒年的七岁 | 散文吧首发

人生是一种追求和失去的过程,譬如生到死,有到无。

有幸,我拥有了生命。因为有了生命,才看到世界,想到人,记得事。

无幸,我等待失去生命。因为失去,才能给这一部闹剧划上句号,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只要失去就无法拥有了。或许这种画上句号的方式,应该叫做解脱。

昨天天空阴暗,不久,就下起蒙蒙细细雨带些微凉,轻轻地洗涤这里的空气。清凉,带些淡淡地甜味。我很喜欢,却不能时时拥有。

天色无常,今天却晴空万里,烈日当空。把昨天的为柔情蒸发得一干二净,不带一丝犹豫。感觉,就像没由来的风那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留下一大片痕迹斑斑。

太阳很晒,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在走动,只有不停歇的二氧化碳在上升。

我不撑伞地走到大街上,路边的落叶多得数不清,没有规律可寻地躺在地上,车上,还有些幸运地落在过路人的肩上。

为什么落在人的肩上说是幸运?

大概生命在于动,由心动到脑动,再到行动。尽管是肉体被移动,也觉得这人未曾离开过那样。

落叶也是如此。死的,会静静等待腐烂;活的,会活跃的在树枝上伸展;而似生却死的,会徘徊在人世中,随风随月随人移动,漂浮。毕竟,唯一在世上的证据,还在告诉所有人,其实,它是活过的。

西方人喜欢称这种似生却死地移动叫做行尸走肉,但,我们东方人却喜欢称之为鬼。

鬼,无处不在,若隐若现。而我们好像能看到,却只能感受那些灵异的出现。

也许,是没有入土为安的聒噪骚动;或许,是对这个世上留恋不舍的太多;或许,是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没了。

每次的颤抖,都带些木讷,甚至是麻木。

没有反抗,没有目的地随人而动,因人而移。就是这种有到无的无可奈何,才知道,我们还没有习惯去接受逝去的一切。好比,我中意的微凉。

叶子从出生,就注定死亡;从拥有依偎,就注定失去;从睁眼看世界,就注定闭眼感黑暗。

尽管,不舍那风那叶那情,但又如何呢,一切总有命,该失去时就失去,该拥有时就拥有。

我在树下逗留了一会,之后继续往前走。

到第二个路口,我看到很多小在地上觅食,吱吱喳喳地呼朋唤友。

之后,我转过脸看对面的车站,车站空无一人,那板凳应该被阳光晒热了吧。我想,如果她在旁边的话,她一定毫不犹豫地坐在那张板凳上等车吧。而且她会笑着对我说,来啊,不坐着等车,难道要站啊?

呵呵,我想起,她是怕累的。一见到,有地方歇就会停下来。

所以,跟她等车坐车,几乎是没有搭对过路线。

正如,毕业典礼上的我们一样,说好了一起走四方。却一直找不对路线。我跟她,逐渐走远。

那时,我总习惯有人在旁。但在离开后,我只愿一个人走。

二减一,我得了一。

一人走,一人跑,一人干杯。

我拥有过两个人的微笑,也曾绽放在太阳底下;拥有过两个人的午餐,也曾滞留在时间流光里;拥有过两种心情,也曾为此流过泪。

不过,之后拥有的成了虚无,过去成了回忆

我难以再度学习拥有那些曾经,失去了,毕竟是失去了。愈合也会带着伤痕提醒自己,此花非彼花,此人非旧人。

有也只是为了漫长的失去,在得失间,我看到的是一片安宁的大海。

虽然那海很大很阔,周围铺满礁石,看起来,会随时打起浪潮。

可是没有想象那样,反而像个死去的人一样,安静地等待入土为安。

我没有反抗自己的有跟无,只是冷眼看着,心里想着,总须一日,有将成为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