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少年.一年级的老师》3-4

2015-01-26 11:31 | 作者:唐景林 | 散文吧首发

第一学期结束了,转眼就要第二学期报名了,可愁了我娘,她说,家里没钱,先让我姐读,要我暂时停学,原因是我姐读三年级,不好中断,而我才开始上学,影响不大。我虽不情愿,但大人说的即是对的。不过有一天她改变想法了。

那天,村里请来了柴油机在水库里抽水,许多大人小孩都去玩耍观看。我和娘也去了,我们在堤岸上大槐树下乘凉,大人们说着话,我们小孩子自己玩耍。这时一个大人突然问:“你们这几个小孩子,都是一起去读书的哈,哪个最很。”我看看旁边的同伴们,又看看大人,心里想,他们都不很,我又不好意思说自己,便低头不语,没想到同伴们把我的名字大声地像念书那样念了一遍又一遍。我顿时脸红了,娘却在旁边悄悄地笑。

回到家里,娘便叫我仍旧去上学,说每人拿七块钱去报名。

开学了,我高高兴兴地与姐去报名。到了办公室,报名老师说每人七块钱太少,报不到名,只能一个人报,姐姐手里拿着十四块钱站着不知道怎么办。这时余老师从外面走进来了,他看见了我,高兴地说:“呀,你来报名了,来,我给你报名!”旁边老师说:“他俩姊妹每人就七块钱怎么报名!”余老师说:“这个仔仔读书很,人聪明,是我班的!这样吧,把你的七块钱给姐姐报名,我也给你报,回去告诉你娘,等有了钱拿来还我!”其实书学费总共是21块钱,奈何家里清贫,实在无力。

4

我天天数着余老师来上课的日子,可第一天来上语文课的不是余老师,而是一位很老的安老师,我当时失望极了。不过这位安老师很会讲故事,也很干净,人瘦高,每天穿得整整齐齐的。他看我们身上脏兮兮的,鼻涕流出来,就用衣袖去揩,红扑扑的两边小脸蛋儿敷得像是画了猫胡子,手抬起来写字,衣袖像是打的布壳,挄得厚厚一层,便忍不住笑,说:“学生要讲卫生,爱干净,不然以后要成叫化子。”说着他就来了一个故事。

他说:“以前就是有个小孩子,很不讲卫生,十岁,就成了叫化子。一天,他看见人们去街上赶场,他也跟着去了,走到马路上,看见路边有一小堆花生米,他很饿,已经两天没讨到饭吃了,便去捡着就吃。他吃着好吃,吃了一会儿,就觉得这花生米味道怪怪的,很软,像是煮过的,味道儿酸咪咪的!”讲到这里他笑着问我们:“知道这味道为什么这么怪吗?”我们都齐声兴奋说不知道,用眼睛期待地望着安老师。

“告诉你们吧,那花生米是一个有钱人,吃花生吃多了,拉肚子拉出来的,那小乞丐捡着吃,还说好吃呢!”安老师说完,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我们也放肆地大声笑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