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日记之师妹

2016-05-26 19:39 | 作者:唐景林 | 散文吧首发

1

大二那年,受同学之邀去学校沸点音乐协会教口琴。

有天,讲完课后去声乐部找一个高中校友玩,他正在给一位教科系的师妹弹钢琴伴奏,那师妹是个初学者,半天也学不得其中要领。校友教的急了,说了那师妹几句,师妹很腼腆,顿时脸红了。我看着不忍心,顺便道:“其实你的音质很好,我还没有听过像你这么好听的音色呢,如果能够掌握一些技巧就可以了,不要灰心,慢慢来,我们当初学的时候连口都张的不对呢。你这位师兄声乐厉害,如果能把他的歌唱技巧学来就成了。”那师妹不再尴尬,脸由红变润。

晚上,我一个人在琴房练琴,一个女生打来电话说她是**,我说我不认识她,是不是打错了。

“没有错,学长,今天下午你给我指点,还记得吗。”声音很细柔,笑声若银铃般清脆。她说想转到我的部门来跟我学,问我愿不愿意收她。

我吃了一惊,还没等我开口,她立马又说不用担心,她已经跟那个学长说好了。

我方松了一口气,但我不教声乐,怕对他的好造成影响,她说没关系,我教什么她学什么,跟我学口琴学木叶也好!

2

第一次上课多是聊天式的,如果尴尬了就拿一些基础知识来过渡,彼此也尚觉愉快

上课都是在琴房。 第二次课上到一半休息之时。她突然说:“学长,我听我同学说荷花路有一家火锅店味道很好,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尝尝,怎么样?”

火锅店在荷花路的一条小巷子里。店面不大不小,里面看起来很干净。当时的女孩子流行穿白色靴子配格子裙,看到她们的打扮,便知道这些吃饭的情侣多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学长,你看这火锅还不错吧,来,你先尝尝!”她微笑着给我往碗里夹了一块儿带芹菜的瘦肉。我细细地嚼着,并点头称赞。

“学长,你知道吗,这儿的火锅不仅好吃,而且超便宜的,你说我们吃的这个多少钱?”她看着我猜答案,我猜了一次26块,她说不对,又猜了一次20块,她仍然笑着摇头,我不好意思再猜,要她说答案。她把筷子倒竖在被辣的红红的嘴唇上,给我说了一个12块“怎么样,没想到这么便宜吧,还可以随便加青菜哦,以后我们还来,今天我请,下次你请!”

她的眼睛有600度近视,有一次她在火锅里挑到一个鸡头,并把它夹到我碗里,说是补眼睛的,尤其防治近视。我告诉她自己平生不吃鸡头鱼头,“我吃!”她高兴的说。

我把鸡头夹到她碗里,她用筷子熟练到地挑出那像黑珠子一样的鸡眼睛,并慢慢地往嘴里送,生怕那眼珠子从筷子上滑下来,舌头早已伸出唇外迎接。啊,她吃的时候居然眼都不眨一下,一副品尝受用的样子……

3

有一回她来上课,把挎包放在钢琴上就说:“学长,晚上我表哥要请你吃饭,上完课我们俩就去!”我顿时心里就有点紧张,急忙问她表哥为什么请我吃饭,她开心地说去了就知道了。先前是听她说过有个表哥在这里工作,可是这也太突然了,我反复问她可不可以不去!“不可以哦,表哥都订好餐了,一定要去,不怕,我也在呢!”

下午五点左右,她接电话说表哥到了,由于我还要给另一位师妹上课,叫她先去,她不肯。没过多久,她表哥又来电话催,她只能先去。

我上完课,找到了那家饭店。里间,她和一位穿警服的青年男子坐在一起,我赶忙走过去,师妹立马起身招呼我,她表哥只抬头看了我一眼,便面无表情地坐着不动了。我知道他一定是怪我迟到了,而且迟到半个小时之久。

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我赶忙又是道歉又是解释一番后,没等他们开口,紧急着夸赞一番他表妹和我对人民警察的仰慕。师妹也在一旁帮腔“是的,表哥,学长今天有点忙,确是上课到现在呢!”“我没有见过唐伯虎,但我听你说话便知道唐伯虎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她表哥终于说话了,而且是面带笑容,我知道他不再生气,更与他有的没的聊起来,师妹在一旁欢快的为我们斟酒。

“学长!”他跟着他表妹这么称呼我。“怪得表妹老在我面前说你如何如何的好,原来,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来我们干这杯。

“我听说你们校园的风光很美,尤其色更甚,我表妹刚来,人地生疏,以后还望学长你多多照顾!表妹你可要好好向你学长请教啊!

4

又一个周末,我与一位师兄在琴房练习萨克斯,她发来信息说有东西给我,要我晚上在综合楼后面的竹林旁边的亭子里等她。

凉风习习、月华初上。她从竹林后面绕到我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学长,声音极细,我还是听出是她。她开心地从包里拿出两个果子 “这是我表嫂从外地带来的,我觉着好吃,就给你拿了两个,我这里还有一个,回寝室给室友们分!”我拿在手里觉得像橘子,她说就是橘子,是一种好吃的大橘子,我笑着,她也笑了。

我们不约而同地走在洒满星月的小路上,快到教学楼前,操场上周末舞会的音乐声阵阵传来。她突然说:“学长,我们老师邀我去跳舞,你说我去吗?”

我第一反映便是这老师是不是喜欢她了,因为在大学,未婚老师喜欢学生,学生追老师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系就有一位男生把他的班主任追到了,那班主任刚从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也教我们数字逻辑,我们都喜欢她的课,她总是面带微笑,温柔中带着腼腆。

我看着比我高的她说:“你这么高挑的身材跳舞一定很好看,如果你很喜欢跳舞就去吧,他是你老师,会好好教你的。”

“那我去跳舞了,你去干嘛呢?”

“我……我还不知道、我去练琴、或是去电脑室。”一时语顿,竟吞吞吐吐起来,她双手捂在自己脸上,弯腰笑出声来:“呵呵,我不去,我哪儿都不去,我陪你……”

5

寒风带叶、花乱坠,冷夜突袭校园,使从小生活在南方的我冻的措手不及。她似乎早有准备,穿着栀子黄色羽绒长服站在我们寝室楼下的雪地上等我去吃饭,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学长,我这里有床被套给你,昨晚好冷,你肯定没有准备,我只盖过一次,已经洗过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想推迟不受,但她已经拿来了,又怕是自己想多了,便激动地谢过她。有一次,我们吃过饭后往回走,在一条小巷子里,她说走另一条路,我不明白地问她,她说表哥和表嫂经常路过这里,被她们看见又会笑话她谈恋爱。我听她这么一说,思想一时短路,楞了一会儿神。当我回过神来,发现她的脸上似乎有一丝不悦,我始终没弄懂那一丝不悦代表什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位师姐闯入了我的世界,并在不知不觉中把我的心掳走。暑假,我随师姐去了北方她家的城市,归来之时,已是另一个学期的开始。

回校的当天下午,她打来电话,说是看见我一个人回学校,问我有没有时间,想请我吃饭,自己在暑假做家教赚了点钱,要与我分享。

我们没有去那家火锅店,而是在学校一家餐馆点了几样家常菜。

“学长,我们喝杯酒吧!”她的脸上还是荡漾着那山茶花一样的笑容。

“不了吧,喝酒做什么。”我随口说着。

“没关系的,天热,啤酒,我们俩共喝一支?”

她很小心地给我倒一杯,也给自己满上!

我们谁都没有先喝一口,都低头看着自己杯里冒着泡沫的酒。

“她……还好吗!”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仿佛手拿着筷子都很拘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