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说,我很纯洁

2012-05-07 15:40 | 作者:岁月无痕 | 散文吧首发

————电影《山楂树之恋》观后

很向往乡村的纯美。清澈见底的小河,潺潺流淌的小溪,散落岸边的石块,安静宁谧的小树林,甜美新洁的空气……这一切如今似乎都成了城里人热望的奢侈。即使不能有机会亲历其境,能在图片画册或者在影视作品中满足一下视觉,也足以令人欣喜不已。

影片《山楂树之恋》就给人带来了这样的享受。就其场景的选择和气氛的渲染而言,尽管它只是以黛青与灰蓝作为背景的主要色调,但却因其不事张扬的平铺直叙以及淡泊白描的诗情画意而令人陶醉;故事情节的微浪推进,将人带进一种抛弃矫情造作、追求质朴纯真的审美境界;对男女主人公情的诗化写意,又让人领略到一种在纯净的美丽中展现清淡深幽的艺术趣味美;那带着东方电影独特魅力的含蓄,温馨地在呼唤着人们心灵深处的真善美,呼唤着纯真雅洁情感的回归。而这些,正是当今在经济社会大潮的猛烈冲击下逐渐缺失的基本人格。因此,影片《山楂树之恋》虽然还不足以遏止金钱情色欲望的横流,但最起码它能对人的灵魂产生一种净化的作用。

然而,影片的深层意义并不在于对纯洁爱情的表现与歌颂,而是在于那不露声色的娓娓道来之中所蕴含着的巨大冲击力和震撼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至七十年代前期整整十年,是共和国历史上最为黑暗的年代。它的黑暗在于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卷进了愚昧、彷徨、乃至疯狂之中,一切无知均毫无例外地指向人类自己创造的文明,向文化开刀,毁灭人性。我不想说,我很纯洁,青期的骚动每个人都无法回避。但我却不希望像一些人那样,用“荷尔蒙”、“性欲”之类的词汇字眼去注释、嘲笑甚至亵渎影片主人公老三和静秋的纯真。从那个时代逃离出来的人,至今仍心有余悸。一些曾经充当过“紧箍咒”作用的诸如“清退”、“考验”、“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之类的词汇和话语,还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并常常在他们的恶中出现,让他们吓出一身冷汗。

老三和静秋的不幸恰恰就因为正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因为“教育革命”的需要,静秋随队来到农村,帮助农民撰写村史,编写教材。又因为在抗日战争时期,抗日英雄曾经被枪杀在村外的一棵山楂树下,这棵树便被赋予了革命传统教育的意义。请不要相信在那个时代不可能读过什么书的几个尚未毕业的中学生仅仅在一个老师的带领下就会编出什么“教材”来,他们充其量必须并且只能编出几句空洞的政治口号。但静秋伏笔描写的山楂树却与老三所在的野外地质作业队偷唱的苏联歌曲《山楂树》同名暗合,这成为他们爱情萌发的契机,经过浴血烽火的山楂树也成为了他们爱情的见证,而树下最终又成为了老三的长眠之地。孤零零的在山坡上茂盛着的山楂树,一定年复一年的开着它白色的或者红色的花,结着它红色的果。但我并没有感觉到它历史的张力,我只感觉到了一种令人窒息的精神负累。

老三出身在一个高干的家庭,但他却不失正直与善良。虽然他的母亲已成了“走资派”不堪污辱而跳楼自杀,作为军区司令的父亲也被隔离审查,但他还是要比静秋好得多,毕竟他还有地质队的工作。而静秋则有着同时代人的许多不幸:右派父亲被送去劳动教养,母亲被留在原单位学校里劳动改造,弟妹年纪尚幼,她自己也在能否毕业后留校工作的问题上如履薄冰。她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老三处处关心并帮助着她,一颗亟需温润的豆蔻之心慢慢地被融化,以至于她在去看望病中的老三时在路上就已经想过“要什么都给他”。但在老三爱抚他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渴望心理和制止行动,以及后来流露出来的对男女之情的茫然,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在最大程度上摧残人性的精神戕害!在这里,人类最原始、最真挚的情感被压抑,人类最高尚的爱情被政治阉割。因此,我们看到了恋爱中的他们同行而不能并肩,同车而不能邻座,同船而不能相依,相拥而只能隔岸的怪诞与悖谬。欧洲中世纪所宣扬的禁欲主义是公开的、虚伪的,而这里所表现出来的禁锢却是隐蔽的、残忍的。因为它无需公开禁令,只要给人戴上一付精神枷锁,便将人推到一个非此即彼的两难选择:要么你去相爱而不要前程;要么你“好好表现”而不要爱情。

老三得了白血病,这已经使他在爱情的路上进退维谷,但这只是命运的偶然,她与静秋的爱情不幸却是必然的。说必然,并不是指他们最终的不能结合,更重要的是指他们的爱情自始至终都在一种强大的无形的政治压力下而举步维艰。这才是那个时期里具有典型意义的爱情悲剧。我们无法帮助他们去摆脱精神羁绊,因此只好让老三死去。这不是老三的自愿殉情,而是影片的编导者刻意将美好残忍地撕裂的爱情绝唱。

弥留之际,除了静秋希望用“我是静秋,我看你来了”的哭喊将老三呼唤回来之外,老三几乎是“于无声处”滴下了最后一颗泪珠悄然离去,只留下一连串低回、哀怨、悠长的音乐延续着他们的憧憬与控诉……

2011年5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