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花局长的悲喜

    小小说

    丰田吉普颠簸在崎岖的老国道上,因修高速,新路未通,老路没有养护,弹石路面坑坑洼洼,坐在车内的三人沉默着,各自想着心事,只有驾驶员小心谨慎的开着车,生怕颠簸幅度大,被坐在前排的领导骂。

    01月21日
  • 0我的同学程

    刚刚打开歌徳i诗选,便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的同学程,他摇晃着廋长的身子,脚跟一提,脚尖一垫,一上一下的活动着,翻动着我的书,又把书合了,像点钞机一样,他放下书,坐在床上。我泡了一杯茶,放了一盒烟

    01月21日
  • 0织网

    织 网

    见梁勇突然出现在面前,罗琦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紧紧抱着胸口没命地哇哇大叫,她以为白天撞着鬼了。经过一番对话,最终证明眼前这物什确确实实是个活人。

    (一)

    罗琦直感觉这事太不可思议,

    01月20日
  • 0夜晚的雪【闪小说】

    月亮出来了,又是一个满月,圆圆的像个银盘,他好久没有用碗盘盛着食物吃饭了,可能不会用筷子了,他只会用五个手指。

    他半躺在台阶上面,走廊西头的墙角,这样的位置可以挡住疯狂的西风。他多么希望月亮变

    01月19日
  • 0短篇小说连载他和她第三章--涉世之初

    妈妈出院后,弟弟妹妹不愁没人照顾了,他向舅舅借了二十元钱,跟同村的一位年长的大哥坐长途车去他们地区所在市找活干。虽说已是三月中旬了,但那天天气很阴冷,母亲含泪送他离开。经过县城的时候,他抬眼向学校的方

    01月19日
  • 0病中杂念

    “烦死了!”我坐在床沿这样想,突然楼道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我望着门,渴望有人来敲,无论男的女的都行,只要有一个诉说的对象,把我的烦闷吐出来,可这脚步匆匆地从我的门前溜过了,我无奈的又躺进了被子,“他

    01月19日
  • 0孙老师

    我和洮弟正在舅舅家看电视,父亲突然来唤,脸上流露出几分责备的神情,对洮说,“孙老师在家里等你好长时间了,你不是答应送她吗?说话怎么就这么不负责任……”

    哦,洮弟惊喊一声,便拉着我一起往家走。一股寒

    01月18日
  • 0短篇小说连载他和她第二章--青春懵懂

    二、青春懵懂

    文/樊文博

    转眼五年级完了就升到了初中,她妈妈因爸爸的关系调到了县城上班,她只能跟随妈妈离开这些儿时的小伙伴,去县里的初中上学了。他坐在宽敞的教室,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偷忘一眼身边

    01月17日
  • 0他和她-短篇小说连载第一章儿童相识

    他和她

    文/樊文博

    一、儿童相识

    一九八零年九月第一天,刚满七岁的他被憨厚朴实的父亲带到大队里的小学报到。

    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师问他:"一只鸡几条腿?"

    &quo

    01月16日
  • 0在路上

    从写第一篇短文开始,我就在上路了。

    天亮就要启程,要走很远的路。

    看见妳的第一眼,我就被夺去了目光。妳照耀下来,让我的身体发烫眼睛发黑。我想,那是因为妳和我心底的天空一样的纯粹。我喜欢这种纯粹

    01月16日
  • 0蝴蝶棒棒糖

    老乞丐来到了一座大型超市门口,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摆好一直跟随自己不离不弃的破纸盒,希望今天有个满意的收获。

    穿着时髦的少妇领着一名两三岁的女孩走了出来,女孩穿着小皮鞋,花裙子,扎着满头小辫子,非常

    01月15日
  • 0老菜刀【闪小说】

    厨房里一把老菜刀,母亲不止一次地建议把它换掉,父亲总是固执地不肯。

    我不知道老菜刀的年龄,父亲也不知道,那是爷爷分家的时候分给父亲的。

    这天逢集,父亲手里又拿着老菜刀去镇上修理。人很多

    01月12日
  • 0老菜刀

    厨房里一把老菜刀,母亲不止一次地建议把它换掉,父亲总是固执地不肯。

    我不知道老菜刀的年龄,父亲也不知道,那是爷爷分家的时候分给父亲的。

    这天逢集,父亲手里又拿着老菜刀去镇上修理。人很多,很热闹

    01月12日
  • 0驴和录音机

    秋,花生熟了,果、主人拾去,秧、驴羊之冬曰口粮,老夫妻养一驴,一日为他人串(犁)花生,老头扶犁驴串地,老婆扶犁驴串地,活儿好花生遗落未几,傍晚驴把秧全拉去,一月口粮没问题。明曰主人念驴活好又去请驴串地

    01月11日
  • 0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再聊啊

    我去洗个澡,

    一会儿再聊啊。

    一会儿是多久?你以为是十分钟?半个小时?还是一小时?

    大多数情况下,是无疾而终。

    01

    你有没有捧着手机等一个人洗澡等到睡着?

    有没有吃着夜宵等一

    01月11日
  • 0这杯之后我们还是朋友

    大中是我的发小,在我的记忆中他永远流着鼻涕跟在我后身后,小时候,我们干得最多的事就是跑到河边去抓鱼,傍晚回家,每个人都满载而归只有他两手空空,所以在大家眼中他有点傻。

    大中不喜欢学习,上初中被老师

    01月09日
  • 0岁月说“谎”了

    付一枝镜花,收一轮水月,飞舞在一帘幽梦中,当梦醒时分,跌落在雨中,发现,岁月,说“谎”了。夜色中的雨丝,穿透灵魂的寂寞,隔岸,把幽幽真情托风,送到你胸前。昨夜一场细雨,叩开寂静的心扉,像一朵盛开在雨中

    01月09日
  • 0(长篇)双城孤影·第七章:信仰

    第七章:信仰

    三舅张慕水看着脸色苍白、浑身污迹的刘起,不由惊呆了:“我主保佑,怎么搞成这样?”

    他将许天城从刘起背上抱下来,放在沙发上,跑到桌旁抓起电话:“您好,钟天师吗?我这有个垂死的朋友,

    01月08日
  • 0寻梦

    第一回 毕业离校初就业 一见钟情恋重阳

    我在网上输入他的名字,搜了千遍万遍,就是没有结果。无奈的我只有把对他的思念化作只言片语,倾泻在这茫茫网络之中。没见到他最少有二十多年了。每当夜静人深的时

    01月07日
  • 0再见·再见

    “丁零零”又是一阵令人心烦的上课电铃,刺耳而聒噪,苏糖厌恶地捂上了耳朵,趴在桌上,等待数学老师的“大降光临”。

    “噔噔噔…”急促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不,准确来说是一双3厘米高的高跟鞋触及地面发出的清

    01月07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