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你若安好,便是晴天(2)

    在萧岚她们要上六年级的时候,她们的语文老师换了,因为原来的那个女老师的女儿要上高中了,所以老师就调到她女儿读书的那个城市。而教她们六年级的,是一个刚刚教完毕业班的一个男老师,姓邓,这个老师比较逗,对学

    08月30日
  • 0老盐柠檬水【一】

    【一】泛黄的记忆

    多少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碎碎念,一如既往地,想念一个人,却只是悄悄的,如同一杯放在通风口渐渐冷掉的白开水,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心里头就忘记了,思念一个人的感觉。

    林逸然,我好像

    08月29日
  • 0总有一个人是你不可触碰的秘密(3)

    三悸动

    回到家后步薇直到睡觉时还心不在焉,纠结着张涛那个事,却不知怎么想起了王明洋,想到了对自己笑的王明洋,想到了直到现在还使她心跳加速的王明洋。脸竟开始滚烫,她很想问问别人她怎么了,于是在晚上十

    08月29日
  • 0总有一个人是你不可触碰的秘密(2)

    二.表白

    早上,步薇早早的就来到学校,今天是她值日。她很认真的把黑板擦干净,默默的扫完教室,然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前桌的的男生进班后,在惊讶于步薇究竟几点到校时,还顺手扔给她一瓶饮料,虽说并

    08月29日
  • 0总有一个人是你不可触碰的秘密(1)

    她自幼失聪,听妈妈说是幼年发高烧所致。因为这点她从小便被身边的孩子嘲笑,她从未听过声音。可是倔强如她,她很小便被送去学习唇语,硬生生的学会了语音和文字。竟使很多不知底的人被这个善良的女孩所瞒过。也正因

    08月29日
  • 0我的爷爷:将平凡渲上一抹传奇的辉煌

    笑容是爷爷脸上最常见的内容。

    整张脸忽的绽起一簇皱花,随即便迸出好一阵爽朗的笑声,似热闹的蜂蝶。极欢时,随那笑,忽猛地拍一个彻响的巴掌!那便是爷爷对极端的无言,仿佛是欢迎眼前时刻精彩的乐事。

    08月28日
  • 0幻觉(闪小说)

    他吃过晚饭,来到她家屋后,对着石头墙有规律地使劲踹了三脚。这是他们约会的暗号,至于地点,不用说,还是老地方。

    出了村口,来到田野。今晚的月光明亮,玉米、高粱、花生、地瓜还有黄豆,好像被蒙上了一层洁

    08月27日
  • 0当干物女遇上电冰箱

    Part one

    如果公司要票选最神秘的人,那夏染绝对会被推上首位。

    “小染,去不去聚餐?”同事甲盛情邀请。

    “不好意思,今天要去拿一下快递,可能会拖得很久。”

    夏染摆出完美的待客

    08月24日
  • 0爱有多远

    1、我是一只蜗牛

    蜗牛背着一个重重厚厚的,漂亮的壳,像座坚固的避风港,也是一个装着它这生的风雨阳光的家。它随遇而安,四海为家而无忧。总是慢悠悠的旁观这尘世的变幻莫测,爱恨情仇。

    我也有一个壳,

    08月23日
  • 0我们终会忘记那个ta(三)

    表白风波

    期中考试的热潮还没过就突然被周一的晨熙被表白风波给掩盖了。这次表白和以前的有所不同,是隔壁中学的一名有名的美女,学习成绩却一般而且还和社会上的一些混混有来往。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做的出这

    08月21日
  • 0我们终会忘记那个ta(二)

    星期一出现在语文书上的纸条

    周末一转眼而过,在周一终于迎来了阳光,太阳好像也特别的祥和并不是太猛烈。而此刻穆晨熙的心里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因为在语文书里有这样一张纸条。

    周六下午谢谢你!害你淋雨

    08月21日
  • 0《童话》职业男友

    童话 职业男友

    前引:灰色的天,一个穿着灰色连衣裙的女孩静静地站在灰色的天桥上,头顶着灰色的云,下着灰色的雨,雨中照映出她那灰色的眼神。她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远方,看着一所大学的门很冰冷的关闭上。然在

    08月21日
  • 0我们终会忘记那个ta(一)

    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年龄,那个年龄的女孩和男孩都想有一个美好到极致的人喜欢自己吧,而且也会去喜欢一个美好的人。那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知道当初以为会铭记一生的人和事终将在时间的消逝中被遗忘。{

    08月20日
  • 0一场考试

    韩秋在发完试卷后,开始审视这是个不知感恩的家伙:一个一米七五的大块头男生,短寸头,一副大近视镜后面是两只大大的眼睛;透过那厚厚的镜片,从里面射出两道冷冷的寒光来,脸上满是怨恨的神情。那孩子就这么斜着杵

    08月20日
  • 0一生的长发(闪小说)

    乳腺癌晚期。好似晴天霹雳,唐山大地震。

    放疗,化疗。她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脱落,不久,掉净。对于爱美的她来说,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这样一点不亚于切除的乳房。切除的乳房还可以掩盖,女人不论何时何地,

    08月17日
  • 0在烟花绽放里消失

    1

    月色皎洁明亮,云朵薄薄如轻纱披上,古桥下的小河里,点点荧荧碎银。小女孩大概是哭累了,发不出声音,只能浑身颤抖,可眼泪还是任性得流个不停。

    她从家里夺门而出,沿着寂静的街道一直跑,一直跑,哭

    08月15日
  • 0懵懂时候的爱情

    年少的我们,都曾渴望过爱情,都曾幻想过未来的Ta长什么模样。当身边真的出现了一个令我们怦然心动的人时,会有点惊慌,有点害怕,有点掩饰,有点期待。在所有人当中,唯独会感觉Ta是与众不同,也唯独在Ta面前

    08月13日
  • 0赎罪(闪小说)

    那是一场意外,十岁那年,我上学的路上横穿马路,被一辆大货车撞成腰部以下失去知觉,司机逃逸。

    在县里医院治疗一段时间,不见好转,他带我在全国各大医院奔走,最后的结论是,只有坚持功能锻炼,才有可能奇迹

    08月13日
  • 0麦子黄时

    文/张盈

    田里的麦子开始带上杏色。

    “ 半黄半割”早早就飞来了,在远处不停叫着“半黄半割”, 叫的人心焦。

    我想起了兰花姐姐,也想起了母亲。心里酸酸的,想哭,又像被什么堵着哭不出来。

    08月13日
  • 0古刹炼墨

    【古刹炼墨】

    文 / 牛老伍

    我不知道:何为佛,也不知道为何佛?

    我不知道:什么是文章,同样冷冰冰的文字,怎么别人嬉笑怒骂就皆成文章?

    诸多疑问,百思不得其解,与其苦苦思索,不如上下求

    08月10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