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唯美了花开的伤

    时光的轮回,在风雨飘摇的季节里终究尘埃落定。花非花,雾非雾,所有的记忆在忧伤的青春里,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题记

    一直都想在匆匆的流年里,寻回那份曾经的淡然与幽静,可惜,流逝的时光与岁月,还是让

    04月27日
  • 有一种活着,叫做人生

    时间,可以给人希望,未必给人机会,左右两扇门,一个自己,一个重点。人生没必要在意别人的说辞,也没有必要耽误自己的路程,很多时候要懂得人生的忘记,而不是说不完的过去。记忆,让自己藏起岁月的爱意,让自己学

    04月27日
  • 迷·途

    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孔,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题记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写点东西,好像上一次还是2016年。时间在过,越来越开始得过且过,总想着明天再做吧,可明

    04月27日
  • 老鹰与喜鹊

    散文随笔

    老鹰与喜鹊

    于公谨

    老鹰,一直以来,我的认为它是空中的霸主,高高翱翔着,俯瞰着大地的一切,蔑视着大地的万物。它的动作总是带着骄傲,对于很多东西,都有些不屑一顾;当它飞临的时候,鸟

    04月27日
  • 风起,花瓣落

    一阵风吹过,不同于往日的和煦温柔,风愈吹愈急,带着不知从哪来的尘沙令人窒息,风中呼吸是如此困难。风起,吹落眼前的花瓣,飘零着谁的忧伤。

    天气就像长不大的孩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早晨天气不错,远远的

    04月27日
  • 半壶纱

    清明刚过,山涧里开满了白色的野花,一簇簇,一团团,好似那寒冬的白雪还未融化,依旧飘洒在人世之间。山间有一座寺院,本来梵音缥缈的灵山仙地却也被这初春的“寒潮”所笼罩。皇帝颁布灭佛诏书,严禁民间信奉佛教,

    04月27日
  • 心愿

    时间是下午五点三十二分,下班,回到宿舍,习惯性地打开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个熟悉的备注——李慧,后面只有一句话:“李慧今天上午安详的走了,谢谢亲朋好友老师同学的关心”。看着短短24个字,一时间竟喘不过气来

    04月27日
  • 春天里,那一嗓熟悉的叫卖声

    “ 上午十一点四十准时到学校门口接我”。儿子一再叮嘱,生怕像上次那样弄错时间,让他只身一人徒步回家。

    特意提前二十分钟去接孩子。想着时间绰绰有余,车速不急不慢地前行着,行至村西头的十字路口,一声“

    04月27日
  • 风起四月,向爱说了再见

    四月,又是一个风柔婉约的日子。花开的芳菲,邂逅了春的烂漫,一个人游离在香味肆益的世界,感怀不到春天里涌动的暖意,唯有离别时的黯然铸就了伤感的寂寞。

    有爱的时光,注定最美的回忆,即使凄美,它也值得用

    04月27日
  • 医者仁心

    都说,世间有两种医者,一种是济世救人的华佗,另一种则是普度众生的佛祖。两者皆为医者皆有仁心,但其施仁途径不同方法不同,仁心所得必然不同。

    但近年来不断发生的“医闹”暴力事件,已成为医者挥之不去的梦

    04月27日
  • 水荡漾着的清波才应是今朝的风流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于一九七六年逝世,我们全国人民都十分的想念他,可能是由于感应,毛主席躺在毛主席纪念堂里做起梦来,于是,毛泽东同志就随着他的梦来到了现实的社会里。

    毛泽东听说现在的农村搞得很好,于

    04月26日
  • 雍容华贵的牡丹,众香国里最壮观

    四月的洛阳,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我接到通知,应邀参加参战老兵联谊会。乔羽的牡丹之歌,被蒋大为唱红大江南北。但是,洛阳的牡丹,我还一直无缘亲眼目睹。这次,我可要一饱眼福了。

    4月12日上午,我坐上合

    04月26日
  • 此身永是少年

    偶然打开公众平台后台,有小伙伴留言来问每篇都有看很久没更新了她说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一头棒喝被这样的期待鼓励着自己,朋友说你写写寒假一个人的旅行分享些体验或者tips。

    有时会很词穷,喜欢一个人的

    04月26日
  • 有多少回不去的家乡

    我突然收拾行李回老家,不是为什么事,只因心情想要寄托,辞去工作后,一直在寻觅,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又为生活而惆怅,想回到家乡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开门见山,山底是河流,河流两旁是翠竹,仰望山上,树木茂盛间

    04月26日
  • 悠扬的哟呵声

    家乡的山高、山大、山密,郁郁葱葱,连绵不断,与天相接,一座座白墙碧瓦的土楼仿佛是绿色海洋的方舟。天一擦亮,各种鸟鸣声与鸡啼声、牛哞声、狗吠声交织在一起,响成一片,热闹、繁忙的乡村生活开始了。

    出圈

    04月26日
  • 风吹思乡情

    思乡是一种故土难离的情结,微风吹过,掀起的微澜一圈圈,而后潮湿着光阴的手帕。这血浓于水,难以割舍的乡情,不论途径多少年,翻云多少日月,离开还是回归,都在心心念念着,絮叨着。

    儿时,总是梦想去远方,

    04月26日
  • 等你的苏醒

    等你的苏醒,我在这个世纪轻轻留下吻痕,怕你在下个时光里忘记。

    等你的苏醒,我已守护你有声的轮回,而我却不知你在那里,我要不要继续想你。

    等你的苏醒,我已不在这个时间里看着你微笑甜美的样子,我要

    04月26日
  • 步行的小路

    散文随笔

    步行的小路

    于公谨

    很长时间,都没有步行着上班。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心中就想,走走去上班,看看路上春天是什么样子。

    本来是有些好奇的,从来就不曾在春天里,沿着小路走去的。但是

    04月26日
  • 红尘,当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天上人间,人人都是天地的过客,生命无论长短,都不过是一场相聚别离。在光阴的更鼓声中,我们都各自拥有着自己的月影云烟,过度的清醒会令人感觉生命无趣,过度的沉醉会令人变得迷失心智。若能把凡尘的烟火解读成一

    04月25日
  • 棉布与散文

    棉布与散文

    文字/香袭书卷

    有人说,诗歌是绸缎,散文是棉布 。一一一题记。

    日子在不紧不慢中来到了,四季是流动的风景线。而我们是画中的点墨,一笔一划都要深刻。

    这样的时日,大多数人在忙

    04月25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