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丝般的亲情

2020-05-19 11:36 | 作者:命若琴弦 | 散文吧首发

家乡,总是落在我的生命里,并非大雨滂沱,气势涛天;而是绵绵密密,层层斜斜。长长的雨丝,牵起了天与地,也牵起了我与亲人间如天地般平凡而高贵的情思:晶莹剔透,纯洁无暇。

家乡的雨,似乎也特别了解我,每次我离家,没有一次没有雨丝相送的。每一次离家的印象里,总有那样深情而温柔的雨,就像妈妈如水般温婉的。今天出发时,亦是这样一个湿润而温暖雨天

这次回去,我已经盼了很久了,因为假期里刚好有妈妈的生日,我有些激动!想到可以见到妈妈了,我竟欢快得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同事们看出了我的激动,但却不明白我激动的真正原因。而我也不需要做任何解释。

来的人不多,只有最亲的那一桌多人。可是从妈妈的表情却看得出来,她心里特别开心。因为来的都是心里真正有她的人,都是最关心她的人,都是妈妈最想见到的人。妈妈最不喜欢无关痛痒的虚假逢迎,这就是妈妈!所以我感觉出了妈妈的满足。我也特别喜欢妈妈这一点。

“妈……”“妈妈!”离家门口还隔有一块小坝子,我的声音,早已穿透空气,直奔妈妈耳朵了。

一声长长的“哎——”,也早已拐过了几道门,先于妈妈的身影,亲切地来迎接我了。 接着,围着围裙的妈妈出现在大门口。

我跑过去,拉着妈妈粗糙的手,高兴地边看着她边转起圈儿来。之后,干脆一把抱住妈妈,撒娇似的轻轻摇晃着她瘦弱的身体。

这一幕,曾多次出现在我回家后与妈妈见面的时刻。也许,从某个时刻起,我只能在记忆或者里见到这一幕了。

到家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看着妈妈准备了好了很多菜,只是还没下锅炒。

看着那些菜,我有点发愁。既然是妈妈的生日,怎么还能让她不停地忙碌着;如果我们的到来,不是为了让她更轻松和快乐,反而让她更劳累,那还回来干什么,还不如不回来。我说直接去隔壁的农家乐订一桌菜就可以了,不要自己那么累,但妈妈坚持要自己做。我也只好理解妈妈的心意,和她一起把这桌菜做好,然后开开心心地招待客人。

于是,我退去手表,系上围裙,拿起铁铲,自信地当起了家里的小厨师。姑姑,二姨,表姐他们也跑来帮忙,厨房可热闹了!

一道道菜陆续上桌之后,客人们围满了大圆桌,兴高采烈地开吃了。

厨房里的妈妈、姐姐和我刚好被剩下,我们就坐在只有几个菜的另一个小桌子上吃。看着亲人吃得很开心,我们三人也很高兴。

妈妈的快乐是很简单的,她很容易就满足了。可我却觉得有些惭愧:今天最该坐上大圆桌的是妈妈,而她却一直忙到现在,最后还坐在了只有几个菜的小桌子上。我知道她一直不在乎这些,可我在乎!

一会儿,妈妈过去那边桌子了,因为陆续有人敬酒。我在这边听到了亲朋对妈妈真诚的祝福,大家都希望她身体健康,晚年幸福

是啊,晚年幸福!怎样的晚年才算幸福呢?这边的我一下陷入了深思。

如果说看到子女幸福,是父母最大的幸福的话,那么我是不是该狠狠地幸福,妈妈的晚年才会幸福?可是,我的事竟让妈妈操心了这么多年。自己是不是该步入现实生活的轨道了?

就在我发呆时,厨房传来了声响。果然是妈妈在厨房洗碗了!我赶紧放下手中的碗去帮忙。

“妈妈,我们一起来。你洗,我来清噻,这样很快哟,还不累。”

“哪锅要你来洗哟,我自己来就是了。”

“别锅想和你洗嘛……”我开始撒娇了,“别锅好久都没和你一起洗碗了,给我个机会嘛。”

“那要得嘛。”妈妈很勉强地答应了。

姑姑他们看见了,就夸我,“小芳一回来就帮妈妈做事情哟!”哈哈哈。

“耶,小芳,就是心疼妈妈得很,帮到炒菜,还要洗碗。”表姐也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她以前回来还是喜欢帮我做事。”听着妈妈当着大家的面儿夸我,我很诧异,因为我想只要妈妈知道我心里有她就行了,别人是否知道一点儿也不重要,没必要说出来的。我心里很温暖,因为我知道至少我让她心里感觉很温暖。

下午的时间,亲人都坐在客厅里摆龙门阵,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我给大家削苹果,剥桔子,然后一个个地递到亲人手里,看着他们开心地吃下去,那种感觉很美妙,很值得回味。见大家都吃好了水果,我就抽一根独凳挨着妈妈坐,顽皮地把头靠在妈妈的肩上,把大家都逗得哈哈大笑。我就顺便再吐两下舌头,“我就是要挨着妈妈坐嘛。”接着笑得比他们还灿烂。然后大家笑得更开心了。

那样的下午真的很开心,每一次回家也都是这样幸福!可就是时间太少太!因此,每一次离开家,我都会尽量挨到最晚, 就像要剥了我的一层皮一样痛苦

那些随风逝去的时光,教会我品味亲情的每一个动人的细节,感受每一次家庭聚会的温暖,珍惜亲情的可贵与不可复制。

突然想起这让人害怕又催人奋进的话:有的人,是见一次就少一次。

因此,我们不能陪父母一起去天堂,可我们可以尽可能的让他们在人间享受到天堂般的爱与温暖。我们必须见一次就深爱一次,见一次就开心一次,见一次就温暖彼此一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