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缘水湄,三月情思落谁家

2012-03-27 21:14 | 作者:荷塘月色 | 散文吧首发

愁丝三月暮,浅过峰缘湄处落。

谁家铺排千千绪?展不开,湄心波!

东风迟来又寞,小酌微吟浅浅墨。

远山牵系相思钥,凭谁解,眉心锁?

——题记【《三月暮雨》】

缠缠绵绵的一场小雨,被南来的多情风儿轻轻撩起细细长长的柔丝,情人的蜜语般,絮絮地,在迷濛的水韵山色里,静静飘落。

山缘水湄,是谁,不经意地,把春三月绵绵密密的心事,轻轻撩拨?

千峰展黛沁幽松,

一水舒柔润兰丛。

鹣鹣语嘤嘤韵,

漾漾花香翦翦风。

往昔的熏风暖雨总是早早地于三月的门前就相携而至。桃儿匀了腮红,且把妖娆簪云髻;柳儿描了眉黛,丝绦翠染嫩梢黄;水悠悠,涟澜轻漾风脉脉;幽兰依依,纤碧摇曳俏生香。

这一番春滋味,总会让人品着,赏着,丝丝的甜,荡漾在心头;缕缕的香,氤氲在怀抱;淡淡的喜欢,流溢于眉眼;浅浅的满足,就绽放在了灿烂的笑靥。而春天的无限韵味,也会情不自禁地吟咏着,流泻在轻盈的诗行里。

不知该不该寻你来问询,今年的这一番心头胜景,却为何姗姗迟来。直至三月快步进了厅堂深院,春,却似乎还在迷恋着江南的媚,不肯就到,不肯共三月作情深意浓的牵手之旅。

若非如此,山腰上那一树一树绉纱般的烟岚,怎么会寻不到一点儿暖色?缱绻在清寂的枝头,弃妇般的幽幽怨怨,怎知她不是在诉说无尽的忧伤与失落?

去岁的残枫,零落了一个天的无奈,尔今依然飘零在水上,一如当初那颗痴情揉碎的心,点点泣红,终不肯深掩红尘,化碧千年之后的轮回。只脉脉含醉,丝丝纠结着随波东逝,将无尽的思念,悠悠流淌成一季离曲殇歌。不畏水无尽意遥遥,只恐一怀情愫空付了一水春流!洇透碎掉的心事,捡拾不起,如何收拾?

捻一片残韵入诗境,不想问她有没有流经你的身畔,只想知道,你,有没有用心,用心捡拾起从我身边漂去的,这一叶似水柔情?

涧畔水湄,兰草依依,沐一场绵柔丝雨,丝丝纤柔,莹亮了绿韵,生动了柔波。那摇曳不尽的雨泪,却也毫不留情地将幽微的香馥锁进了兰心,不使轻透丝缕!

展望眼,一水悠悠无尽处,是我为你铺就的思念的长笺。那两岸簇簇湿漉漉的兰儿,可是你在我的香笺上铺排的慰藉的诗行?

我知道融进文字的往昔,那些朝暮点滴,那些聚散离合,那些不经意的绽放或零落,有时,有时真的会溢出潮湿的诗韵。可为什么,为什么这诗行如此的湿重,一如我这颗潮湿的心,拧不干,晾不暖?

碧绦千丝钓画船,

呢喃双燕入柳烟。

应是春色无限好,

柳绿桃红艳阳天。

心头的春,总是那么美好,那么惬意。而眼前,莹莹蓝天抹上了浅浅轻愁,翦翦东风掺合了丝丝凉意,柔柔丝雨携来了怅怅纤怨。应知春心不随意,峰岚水霭也凄寒!烟柳画舫缱绻处,寻不到,燕子回春路!

总想唱一曲田园牧歌,放逐一个闲适而久远的,让梦里的情境渲染一方永远的晴空,晴空里有悠悠流浪着的云朵儿,洁白靓丽,不染纤尘。透明着的心里没有丝毫暗淡的苦涩的泪,只悠悠然,随意东西,任情南北。披挂一路阳光,揉进一怀花香,奔放一腔情昶,恣情追寻,追寻那片属于自己的馨暖与芬芳。

相思最易愁肠断,绮梦常恨醒来空。当梦幻跌落凡尘,纵千千羁绊,心犹恋,情犹不舍,挣不脱,千千绕指柔缠结!风过处,雨落处,滞涩的脚步终究还是瑟缩在原地,走不出心锁圈就的原点!

斜雨愁丝三月暮,

浅过峰缘湄处落。

谁家铺排千千绪?

展不开,湄心波!

东风迟来春又寞,

小酌微吟浅浅墨。

远山牵系相思钥,

凭谁解,眉心锁?

或许,该来的时候,该来的,自然会来。刻意追求,那意想之外的结局,反而让人枉费了心思倾付了繁华却只会捡拾到失意与落寞。不是吗,岁月轮回,四季歌轮番唱,耐心品着,吟着,春暖花开的那一章,总会在你静静地守望里,在最恰当的时机里,流溢在你最靓丽的歌喉里。

杏花别处雨,油菜黄时春。但愿这馨雨里绵密的情思更染一层暖色,随春水悠悠流淌到你门前。惟愿远方的你用心捡拾起的,只是不沾纤尘不染忧伤的一怀晴好。

荷塘月色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