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生命!

2012-08-16 21:08 | 作者:荷塘月色 | 散文吧首发

一直不愿跟医院打交道,不管是作为病人,还是作为陪护。

那些单纯的干净色,顶棚、墙壁、床单、被褥……就连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都是清一色的纯白。尽管这颜色会让人想到纯净,想到“天使”这个美丽的名字,以及她们努力地所作着的对生命的挽留,但过度的单调,却也同时向人昭示着一个最不愿想到的却又不得不正视的现实——生命的脆弱。

我知道柔弱的生命是抵不住强悍命运的安排的。

作为陪护,虽然暂时感受不到肉体的疼痛,但心理上的磨折,一点也不亚于病人肉体所受的苦痛。病床上躺着术后不能动的亲人,一次次扭曲了的表情,向你传导着难以承受的内涵,无时无刻不在用某种东西刀削斧斫般地镌刻着你的灵魂,简单说,或许就是四个字——揪心揪肺!——一种远比在没用麻醉剂的情况下进行的身体上某一病灶的切除更质感更刻骨的感觉!

同病室的那个年轻小伙儿,不知何因冲动地切腕。过多的失血让看起来挺结实的他变得如此虚弱,痛苦不时地在那张还算帅气的脸上扭曲着。我想,在这副最不愿示人的表情下掩饰着的,或许是一颗没有好好审视生命的扭曲了的灵魂吧。

曾经悄悄地严肃地问自己:生命,究竟是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却让自己几次叩问又几次难以回答。

或许,生命就是风中万叶千花的竞相妖娆。可为什么又会出现繁华过后的花谢花飞花自殇?

或许,生命就是里绿莹莹油亮亮的旺盛鲜活的生机勃发。可为什么又会有潇潇雨歇处的叶残叶凋叶断肠?

或许,生命就是秋露冰冻不了的那份挣扎着的执著。可为什么总是上演绿枯红落芳菲尽?

或许,生命就是封锁不住的那股热烈着的怒放。可为什么终究展露浅凝馨泪锁幽香?

轮回的岁月,看尽花开花谢,望断云卷云舒,嗟叹日升日落,感慨潮涨潮消。悲欢离合,阴晴圆缺,终究阻止不了分分秒秒一刻无息地流逝着的生命因子。就如因跌倒摔伤了腰椎不能动弹的临床老太太的儿女或者朋友为老人的早日康复而送的花篮。

鲜花店的服务生早上将那造型还算漂亮的花篮送来时,那以凤尾竹叶的莹莹绿韵为主背景色,满缀在其间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各样且散发着混在一起已经不太好辨别是那种花溢出的淡淡馨香的鲜花,还旺枝鲜叶地盛放着,以极大的热情炫耀着生命的极度灿烂与美好。可到晚上,几朵叫做“永不败”的菊型朵儿,长长的花瓣已经蔫蔫地下垂着打不起精神——这是不难理解的,有根深植土壤有各种营养成分供给的生命,尚且抗不了自然命运的安排,更何况这些被切掉了用来吸收养分的关键器官,只有经过简单处理过的茎与之相连的花儿——她们,曾经是那么美好那么自信地旺活着——又能有多少残存的力气供生命在不可预期的磨折里长时间的损耗?

所以我说,真的难以定义生命的内涵,也真的不好界定生命的外延。至于生命的意义,则更是在万千生灵万千表象的万千不言中。

夕阳散着余热带着一天的疲惫渐渐沉入暂途程的尾声里,烟帐徐徐幔起,幕渐渐四合,一点点融尽西天幻化着的最后一抹残韵,并将万家灯火一点点牵过来,一点点镶进去,用心地将祥和的都市氛围和温馨家园情调,编织进流淌了一个大白天却还不舍得安静地睡去的车水马龙的城市动脉,倾情炫亮在我从十九层高处俯瞰的暖融夜韵里……

凌晨四点多,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模糊的楼厦、树影还罩在灰幔似的晨霭里。远远近近、稀稀疏疏、星星点点的早起或者一直未熄的灯火,明灭在这张幔帐里,闪烁着,伴着疏淡渐趋热闹的生命律动,传送着黎明对新的一天的轻声召唤……

面对这一切,我在想,生命,也许就是一种灿烂着的美好!而这灿烂着的美好,本就只是一段路程,譬如朝露,譬如晚霞,一如满月,一如昙花……或者可以这样说:其实,生命本就不是一种永恒

生命!生命!

这短暂的一程,究竟要承载多少苦厄磨难方能归于静好的康宁?究竟要交付多少泪与痛方能挣得平安、幸福和祥和为底色的夜的霓虹?

东方的天际渐渐露出了一线鱼肚白——天,就要亮了!相信不久,新一轮崭新的朝阳定会如期而至,且一如既往地把她的关倾情洒向这个唱着生命欢歌生生世世不息轮转的世界!

愿每一朵无奈的生命之花,在短暂的途程中,在灿烂的阳光里,且行且惜,留一份最靓丽的色彩来定义生命的永恒!

早安,人间!早安,生命!愿人间的一切生命和生命的一切,安好!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

凌晨四点于诸城市人民医院

所属专题:2012清明节诗歌散文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