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天高烟水寒

2017-06-09 18:09 | 作者:/tp索仑高娃 | 散文吧首发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看惯了大漠的荒凉,草原的苍茫,黄土高坡的孤寂,总以为西北就是这样一个遥远的蛮荒世界。黄土、黄沙、黄天,似乎是这片世界特有的标志和定义的标准。处处风沙,处处干涸,处处寂寥,有着无数的生命禁区和月球般的孤傲世界。龟裂的土地是他的名片,江南的山明水秀与他无缘,江左的烟波浩渺和他相去甚远。

然而,这里偏偏就有这样一个地方,秀比江南。陇南,大约是西北最靠南的地方,或许正因为如此,这里沾染了不少南方的灵秀,骨子里却又透着北方的豪迈。我不知道文县的天池算不算陇南最美的地方,但那一池碧水即便在江南恐怕也难得一见。江南我是去过的,那一弯碧水绿得太过浓稠,不够通透,反而少了些许灵气。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有山有水的地方,总是充盈着灵气。青山碧水的地方,那灵气便要溢出来。

说到山水,中国人大约都知道有个地方叫做“九寨沟”,素有“九寨归来不看水”之说。可惜名气太大,人太多。再充沛的灵气也被攒动的人头瓜分的一干二净,不免可惜。文县天池,大约出了西北便少有人知。即便是作为旅游景点,似乎也是近几年的事。身边的小伙伴,去过九寨沟的,十之八九。而到过文县天池的,却能百里挑一。或许正是因为去的人少,才使得这钟灵毓秀之地不被凡尘的俗气沾染,使得这灵秀之气溢满乾坤。

到达天池的时候,已是傍晚,整个景区就我们这二三十个游客,静的只剩下幽幽鸣。暮霭沉沉,似是要下,却丝毫不影响水的清灵,山的俊秀。水面如同镜子,没有一丝波澜,倒影着青山、弯弯曲曲的栈道和我们这群花花绿绿举着手机、照相机搔首弄姿的人。或许是因为太过清澈,湖水微微发蓝,那种碧蓝的、仙气十足的颜色。大约只有在极品的宝石中才能寻到这种清透的碧蓝。 记得白居易说过:“来江水绿如蓝”,曾经的我却怎么也想象不出这绿如蓝是个什么鬼?文县的水却很好的诠释了这个颜色。

湖水似乎很浅,又似乎很深。湖底的石子清晰可见,静静地,如湖水般一样沉静。据说最深的地方,要近百米。不晓得那么深的地方是否有个水晶宫。或许那幽幽的碧蓝便是那水晶宫折射出的颜色。可惜少了双翅膀,不能飞到湖中心,透过那清透的湖水一探究竟。

的日子,正是暑气升腾的时节。不过,山中、湖畔却有些许清冷,如那一池清凉的湖水。人间四月芳菲尽,五月的天池畔却盛开着一树树白花,大约是梨花吧?也或许是苹果花?还是别的什么花?我们这些深居四面围墙中的人实在是眼拙得紧,只能深表遗憾。那花树将身子斜斜伸向水面,不知是喜那碧蓝的湖水还是在欣赏自己美丽的倩影。没有花树的草丛中,黄色和紫色的野花密密匝匝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开黄昏歌咏赛的鸟儿声音悠扬悦耳,大约正在偷窥和议论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云低低地,浓的有些化不开。没有刺目的阳光,一切色彩都柔和温婉,让人心旷神怡,眼睛也顿时明亮了起来。山峦的绿深深浅浅,层次分明。明明都是绿,却显现出那么多不同,仿佛每片叶子都有自己独特的绿,没有哪两片是相同的。就如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没有哪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

几丝清风不急不缓地拂过,还未掀起些许波澜,细雨便飘飘然落入水中,淘气地在那宝石般的镜面上嬉闹蹦跳,不时地还要打个滚,镜面一时被击得粉碎,一圈圈涟漪让水中的倒影变得模糊不清。

细雨濛濛欲湿衣,那出行的仙人也该回来了吧?空气中满是泥土和青草的清新,让人忍不住贪婪的深吸几口,似乎要把来自城市的污浊之气置换干净,让自己自己的胸中充满灵气。

细雨微茫,花雨漫天。洁白的花瓣在舞尽一世芳华之后,洒落一地,却没有一片落入水中。或许花瓣觉得湖水太过仙气盎然,自己的投入是一种亵渎,宁愿远远地落在一旁,静静地凝视着那一汪碧水,等待着化作护花的春泥。

栈道上一条慵懒的大蛇拖着长长的身子缓缓划过。给小伙伴们带来了无数惊恐、惊吓、惊叫和惊喜。胆大的小伙伴举起手机留影。胆小如我的,则远远绕开,一边不驻回头观望,一边不断纠结有木有毒。说不定那个就是华君,正准备赴水晶宫之宴,邂逅白浅上神呢!

夜色渐渐将浓墨泼满整个世界。山间的夜是正真的夜,正真的伸手不见五指。手电的微弱灯光只能驱散一小片黑暗,或者说是那光被黑暗吞噬地只剩下一小片。晚餐是山间的各种野菜,除了花椒叶外其余一概不认识,却是满满一桌,丰盛的不行,说不出来的好吃。

入睡前竟有幸欣赏一场猫蛇大战。只见漆黑的农家小院中,一只小猫顽皮地捉弄着一条手指粗的小蛇。不时用小爪子抛蛇的身子,或是张嘴将欲逃跑的小蛇叼回来继续拨弄。不知白浅上神看到那只放肆的小猫如此调戏她家夜华会作何反应?那猫和蛇对我们肆意投射过来的手电灯光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地玩耍,兴许是在表演。让来自水泥铸就的城池中的我们目瞪口呆。竟然忘了拍个视频、照片什么的。等回过神来时,那对猫蛇早已不知转移到什么地方撒欢去了。

一夜无言,清晨的鸟鸣将我们从中唤醒。山间农舍已开始炊烟袅袅。空气清冷微寒,让头脑也变得明晰起来。虽是起的大早,却绝没有平日里早上起床那种昏昏沉沉,爬不起来的感觉。匆匆用罢早饭,踏上一天的行程。今天的目标是素有“小九寨”之称的“黄林沟”,群里的小伙伴都管她叫做“翡翠沟”。

阳光恰到好处,明亮却不刺目。晴空湛蓝碧净,广袤悠远。重重叠叠的翠绿之后,山绽露娇容,凝望着大地。飞瀑流泉,奏着一曲天籁之音。如果说天池的水是沉静温婉的大家闺秀,那黄林沟的水便是鲜妍夺目的妙龄少女。同样的碧蓝,同样的明澈,同样地倒影着青山和蓝天白云,却又完完全全不同。或者说,天池是飞升上神的白浅,而黄林沟的湖水则是还在昆仑虚游手好闲的司音。少年时代的司音,恰似这一汪湖水,在阳光的直射下,明艳照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