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墟里烟

2018-01-12 17:59 | 作者:墟里烟 | 散文吧首发

至于我本人,我不必说,说了你也不会听。总归我是男是女,年龄如何,是与文章无关的。你们要看的是文章,我也写的,也是文章。文章出自我手,但又确乎与我无关。我不敢说是我创造了它,而是我的思想在时间的溪流里碰到情感的石头激起的水花,应当说是我窃来了思想伟大产物的丝毫。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窃来的火种一样,照亮它该照亮的东西。

其实在之前也用过不少网名发表过文章,只是零星的只言碎语,不成气候。“僵竹”就是我上一个笔名,但总觉得,一旦认定了的事,就要把它做全面,像我之前用着瞎取的笔名,不定时间的写一些是是而非的碎语,是万万不可的,是对文学的大不敬。

但现在,我叫墟里烟。“依依远人行,暧暧墟里烟。”一直都是我喜欢的诗句,他的意境也是十分引人入胜的。而墟里烟这三字组合在一起,仿佛有着独到的魔力,令我拍手叫绝,将它来比喻文学思想也是适宜的,你想,村落里的炊烟就像我所追求的文学意境,缥缈,摸不实,肉眼却可见,但又难辨虚实,无形状。浓郁开来又片刻飘散,自会弥留但又不可挽留。有根源,来自烟囱来自柴火,是实实在在又普通不过的事物的灵魂,这是再美不过的了。而我,一个小小的窃贼,又可以是一位画家,一位摄影师,可以把它实实在在的捕捉下来。但我更想做一位作家,因为灵魂,思想,是不可以以任何强硬的形式保存的。对我来说,我应该用同样缥缈,无虚实,能表明思想灵魂的枝角的形式,来作媒介,将它描述给你,亦或是带你来到我的立足点来亲身切会观望。而这个媒介是文字而且只能是文字。只有它有这些职能。就是这样,文学是美的,思想是美的,灵魂是美的,文学更是美的。

文学啊!我对您抱有崇高的敬意,请原谅我,一个叫墟里烟的人,多次拜访。但您是一个温柔的人啊!您总是愿意包容我,鼓励我,能“窃”取思想的火,去照亮,去燃烧,去温暖一切需要温暖的心灵

------------墟里烟

2018年1月2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