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湾的深处

2019-06-23 07:56 | 作者:夜色阑珊 | 散文吧首发

早晨,老战友发来他的新作《戍边往事》一文,并配有两张我们风华正茂时的照片,就在这一刻岁月回眸,仿佛是在不经意间碰对了封尘岁月时光的密码,平静的心情顿时涌起层层的涟漪••••••或许戍边时的那段经历,影响过我人生的步履,在我心灵深处烙下了最有意义的印记。此时,回忆起往事,难掩真情实感的流露,宛如一杯陈年的醇酒,使人有种历久弥香的回味。有这样一段话就很有哲理:“我们的生活样式,就像一幅油画,从近看,看不出所以然来,要欣赏它的美,就非站远一点不可。”那些经岁月沉淀的经历,能留在心灵深处并且终生难忘的那部分,才是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记忆

东安是乌苏里江中游上的一个江湾小镇,以前可能曾经繁华过,不知什么原因颓败了,留下许多使人遐想和唏嘘的残垣断壁。奔腾的江水在这里转个身后,就变得舒缓了,也 就形成了一个不深不浅的江湾。一条公路穿过这里,拾几户打鱼的人家就错落有致地坐落在路的两旁。边防连队的营房建筑在江湾深处的半山腰上,红瓦灰墙掩映在白桦林中。江湾的下游是座页岩山,靠江的一面怪石嶙峋。高高的山顶上有座瞭望哨,当你站在哨位的时候,蜿蜒的乌苏里江就从在脚下奔涌流过;往上游可以看见白云飘过的大顶子山;向下游可以看见麦浪滚滚的三江平原;江对面的异域风情也能尽收眼底。

早就知道边防一线环境艰苦,虽然有所思想准备,当设身处地的去生活时,现实的状况还是让我始料不及。各种各样的考验接踵而至,也让我深深地体验到,思想和现实是有着天壤的距离。就在我到任的当晚,“地火龙”的青烟熏得我是泪流不止,难以言说的滋味不知不觉地涌上心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中,躺在我身旁的王班长见状,就悄声地起身,拿来一条湿毛巾递给我,并小声地说:排长你用毛巾盖住眼睛,不然明天眼睛会红的。一个看来很普通的举动,和短的一句话,当时让我很感动

那时候的艰苦生活,现在讲给人听,都以为是在讲段子。要不是过年和节日,能吃上肉都是很奢侈的事情。记得有一次营长来连队检查工作,中午时就加了一盘炒肉。当时我们都是站着吃饭的,我陪营长一桌,几个老兵都集中在紧挨着我们的那另一桌,他们一个个端着饭碗磨磨蹭蹭地吃饭,眼睛却直勾勾地望着那盘肉。营长没吃几口就放下碗筷,我也赶紧地陪着他走出食堂。就在我们刚刚离开后,听见身后轰隆一声,接着就是哄堂的大笑声。我知道这是老兵们为了抢那盘肉,把桌子都给压倒了。

我来到连队的第二年,老连长就要转业了。有一天晚上他把我叫到连部,当我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特有的香味,使我垂涎欲滴。老连长笑着对我说:你来时就说要给你接风,现在我就要走了也没有办这件事。今天晚上请你吃炖肉,就算是补过了。小锅里炖的是带骨的精肉,没有皮和一丝的肥肉。我拿起一块肉蘸着蒜酱放到嘴里,香喷喷的味觉霎时传遍全身。我闭起眼睛慢慢地咀嚼,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味珍馐。我问连长这是什么肉?他回答是狼肉。从此在我的印象中狼肉是天底下最香的肉。

妈妈总是在信中问我在什么地方工作?我告诉她是在乌苏里江边的东安镇。她问我为什么在地图上找不到名字,那里是不是很艰苦?我无法回答只能用一封封平安的家信,安慰她的挂念。也就是在这连地图上都找不到名字的地方,我驻守了六年。在我人生最美的年华里,自己用青无悔的颜色,书写出一片永不退色的记忆。

虽然那时候条件艰苦,生活单调,但是,生活中也是有乐有情的。江湾的景色就很美。我时常在秋日的夕阳里,独坐在江湾的沙滩上,看湛蓝的天空中云卷云舒;看远处层林尽染的五花山色。当灿烂的秋阳照射着划起的水波,发出白花花一片片耀眼的亮光,一阵阵江风吹过,让我感觉很是舒畅。当我纵目向上游望去,只见江面上一个个挂机渔船,正快速地向江湾驶来,一群江鸥追逐着船边起伏的浪花,时而俯身紧贴水面,时而惊起高飞,欢快如意兴趣盎然。这幅风景镶嵌在蓝天白云之下,在乌苏里船歌的旋律里更显富有诗情画意。

这里的渔船是按规定的时间返回的,并且都要在江湾里靠岸。当渔船缓缓地靠岸时,人们个个热情如火,欢笑声连连不断,相比之下,竟连机器的轰鸣和波浪拍岸的声音也会暗然失色的。早在岸边等待的渔业队的收购人员,还没等船停稳,就急急忙忙地跳上渔船,打开船舱板时里边的鱼还在扑棱扑棱地跳,这些人忙着清点过磅。然后就装车将这些新鲜的鱼都拉走了,全然无视打鱼人的存在。打鱼的人也像是与己无关的样子,只顾整理网具,抬上岸边晾晒起网具了。后来才明白,这里的打渔人都是国营农场的职工,是挣工资的特殊渔民。

江湾里还有所小学校,听说有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几个老兵总是有事没事地去学校,说是搞共建活动,但真实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有一天我带队去巡逻,此时旭日初上,江湾撒满金黄色的阳光。这时我看见在通往江中的栈上,站着一位正要担水的姑娘。她昂着头忘情地眺望着初生的太阳,在清清江水和悠悠船儿的衬托下,身体呈现出一条柔软的曲线。那飘逸的长发和微微舞动的裙摆,宛如风姿华艳流烁仙女;又仿佛恰是一幅吴带当风的飞天仕女画。我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感觉上一定是张难以置信的漂亮。此时仿佛有种奇异的诱惑力,使我的心脏感觉漏跳了一拍。这时有人悄声地说:她就是那个漂亮的老师。就在一次心跳的短暂瞬间,让我有些后悔,就是在多年以后,还是对没有勇气去学校搞共建活动的决定耿耿于怀。不久后我就调到团部任作训参谋了,一别江湾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也许是怕回味,也许是还有••••••

一眨眼,皱纹爬上了我的脸颊。据说,江湾里面流动的江水像时光的转盘,已经将一个小渔村,转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那条通往江湾的砂石路,已经被柏油马路取代了,江湾的堤坝也砌成便于观光的台阶了。至于哨所变得怎么样,现在只有想象。我忠心地祝愿那美丽的江湾,变得越来越好。同时我也相信江湾无论怎么变,仍不会改变它与世无争的姿态。在我心里永远有着它本真自然、淳朴静美的模样。

2019年6月14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