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花香,墨染流年

2017-10-13 06:25 | 作者:花好月圆 | 散文吧首发

流去的时光,变换的光阴,不变的是四季风吹来的淡淡花香,镌刻在岁月深处的是心灵一隅最美的墨韵。花开四季,花香漫过,香如故,多少文人墨客踏香寻花,留下唐诗宋词万万首,只为许花香一份千古流芳的承诺,在淡淡的流年里晕开点点墨韵,歌颂花的美、花的媚、花的柔、花的品格与花的韵致。

“冰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开。香从清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 走在茉莉花丛中,一阵阵淡淡的花香飘来。茉莉花是春天的使者,是春天的女神,是春天的梦境。茉莉,雪一样透明洁白,就像凝脂玉面的美人,在温润的春风中轻轻摇摆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是谁晕开了它的淡淡芳香,是谁塑造了诗人梦中的花神形象?不是谁啊,正是这梦一样的花香。

“ 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茉莉花香,香遍神舟大地。一片、两片、三四片,茉莉花瓣层层围绕着白色的花蕊,像婴儿的小拳头,粉粉的,嫩嫩的,娇小可。远远望去,一朵朵白色鲜嫩的茉莉均匀的点缀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花丛中,微风吹过,仿佛是那万千雪的精灵,飘落在缓慢涌动的绿色的海洋中。满目雪白青翠,满世界的袅袅清香,它不醉人,人自醉。

“白日发光彩,清飚散芳馨。 泄香银囊破,泻露玉盘倾。”夏天至,荷飘香。初夏的荷塘,荷花大都含苞待放,粉白相间,像羞涩少女,在等待情郎的出现;初夏后的荷塘,荷花开得流光溢彩,开得心花怒放。淡淡的花香,随清风飘散,淡淡的凉意,给荷塘增添了一种清幽的魅惑。雨后,露珠或聚集在荷叶上方的最底端,或像闪闪的钻石零星的散落在荷叶的各处。

一片荷塘,挤满了田田的叶子,柔风吹过,荷叶缓缓轻摇,仿佛在为夏天这场盛大的雨而表面轻柔、内心热烈的庆祝着。八月的荷花,多数已经枯萎,荷塘里剩下一小片荷花仍娇艳的怒放着。看着这些洋溢着馨香的荷花,仿佛如坠仙境中。它们仿佛下凡洗澡的七仙女,见着路过的情郎,白皙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朵,它们的舞姿,清新而娇羞,它们的气质,缱绻而多情。

“一园红艳醉坡陀,自地连梢簇蒨罗”秋天至,杜鹃花香飘满园。南方的秋天,杜鹃开得最美。它是人们在家中常种的一种花。小小的阳台,金色的秋光,干爽的天气,阳光里能隐隐约约看得见的灰尘。在这片金色的小小天地中,杜鹃破空出开。白色的、粉红、深红 、黄色的杜鹃热烈开放,可唯独那红艳艳的杜鹃最为光彩夺目。

在湖边,一大片杜鹃像粉红色花朵做成的头发,随秋风飞舞。又像一只只聚焦在一起的粉红色的蝴蝶,组成香妃化成的蝴蝶床,飘散着阵阵粉红的芳香。远处欣赏,便觉那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的杜鹃,像极了在燃烧的粉红色的火焰,在空中燃烧。湖面,倒映着这浓得化不开的火焰。湖水与倒映的杜鹃,便成了水火相融的奇妙场景,让人赞叹让人称奇。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冬至,北方雪茫茫。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大地白茫茫一片。山岭上,枝丫没了叶,只剩白色透亮的霜包裹着自己的身体。雪压寒枝,压出小小的梅花惊艳世界。在这个落花成冢的白色世界里,唯有寒梅独自开放。雪,透明无味,可是唯有这红艳撩人的梅花散发着阵阵让人振奋不已的清香。

梅花的品格,代表着坚强、正直、无所畏惧。梅花,一身女子的浩然正气,一身女子的铮铮铁骨,一身女子的独特韵味。梅花,是为保名节纵身跳涯的昭君;梅花是宁死不屈的杨开慧;梅花是绝境逢生的白毛女。毛泽东诗有云:“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寒梅,不仅仅象征着困境中百折不挠的女子,还意味着熬过了寒冷的冬天,那些有着铁一般意志的女子将会更加美丽动人。

花香,丰盈了四季,妩媚了春风,清幽了夏雨,迷醉了秋湖,美丽了冬雪。文人墨客的一首首描写花香的诗给淡淡的花香增添了迷人的色彩、醉人的芬芳和不朽的韵致。

芳香袭人,情致浓厚。墨韵点点,流芳百世。淡淡花香,墨染流年。但愿岁月带不走花朵的馨香,但愿这一首首千古流芳的诗句,在未来的流年里为更多人传唱,但愿岁月安好,流年安稳,诗句不朽,花香永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