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故乡茶园

2017-11-13 17:21 | 作者:行星 | 散文吧首发

我的故乡在广西全州,在那群山环绕遍野清泉的地方有我生活过的家园

人生的路是漫长而又艰辛的,年近而立的我迫于生计远走异乡在西域绿洲石河子市已快三年了,对故乡的思念便从来时那转动的车轮开始,辗转反复,才下脑海,又涌上心头……不经意间,思绪又回到那牵萦绕的农场、茶园……

对故乡最美的记忆是在童年,那时候,我母亲在农场幼儿园里当幼师,父亲管理着二十亩茶园。不用说,作为农场的孩子,这茶园就是我假日闲时最多的去处。

从远处望,茶园位于群山之口,山脚下很自然形成一个大水库,茶园就在水库大坝下面,像厚厚的绿地毯铺占了那些平缓而宽阔的地带足有近千亩。还没有开发的坡地都是草坪,一直延至山边的树林下。那时候,周边农村绿化得特别好,这山就是树的海洋。童年最多开心的事儿,便都发生在这些和茶园有关的地方。

天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茶树吐出了嫩芽,草儿也泛青了,山林里树木绽绿百花齐放,一切都那么欣然而有希望。那漫山遍野的红杜鹃,一朵朵一簇簇在幽暗的山谷里将我召唤,我的心顿时也如同这满山的激情,唱着歌儿,带着妹妹自然就来到这山林里看野花、采蘑菇。美的妹妹总是摘下各种花儿插满一头,把自己装扮成美丽的“花仙子”,而我还可以寻些美味的山珍野蕨,解我憋了一的馋。

茶园旁边的草坪是大自然的广场,在此嬉戏游玩的可不仅仅是我们人类。踩在草地上,软绵绵的、轻柔柔的、心也是醉的。孩子们在这里打滚儿赛跑,一会儿贴身草地闻花香,看青蛙觅食;一会儿追逐弹腿飞翅的蚂蚱,再聆听叫天子歌唱云霄;懒洋洋地躺在幸福里,眯缝着眼数白云朵朵在蓝天静飘逸。

总是春天的常客,一阵一阵来得温柔,先送一股清凉的风,再捎上一片薄云,告诉一声。众多的山谷沟壑到处都唱起瀑布似得歌声,走在低洼处,还不时邂逅几眼清澈的喷泉,百折曲绕汇成山下的一江春水,向远方奔腾而去。雨中,那采茶的人们戴斗笠、穿雨衣,敏捷的双手在嫩绿的茶芽间跳舞……就是这茶叶,嫩绿的茶叶,它不仅承受着我家的生活和供我读书费用,而且还撑起农场经济,那几年茶厂的桂花茶等产品远销北方甚至出口香港和东南亚,使得桂北农场茶叶公司享有美誉而名震一时。

炎热的日,水库就现出了它独特的魅力,像一面巨大的明镜躺在三面环山的天地间,给劳作汗流浃背的人们慰藉以清凉。小伙伴们也常聚集在这钓鱼、游泳、击水,或而将腮帮里鼓满的水对着太阳喷彩虹;或而从四五米高的水库闸门小楼跳下,感受那无依无靠飘的真实;或起风时,便从书包里拿了写完的旧作业本,扯下纸来叠成船,放置于起了波涛的湖面,而没有想过那童年的时光也如同这快乐的小船,一荡一漾地飘向了远方……无论是茶枝挂满小果的秋,或有那么几片薄的冬,都尽去了,不再回来……

而今,远在新疆的我,想在这个干旱而寒冷的北国里痛痛快快地淋一场雨、游一次泳,再追寻一次那失落已久的梦,却总是一种奢求……

母亲与我是心灵相通的,大概知道我思乡心切,特地从桂林给我邮来了家乡茶厂刚窨制的桂花茶。

呵!好一壶清香的茶!当那缕缕热气和着沁人心脾的香袅袅升起的时候,却又突然弥漫成了一屋更浓的乡愁……

哎!何日我才能将这生命的船回航到遥远的故乡?

行星阿明于石河子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