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

2015-07-17 19:58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一》

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就知道家里穷。因为没有钱,菜里总是飘着少得可怜的油星子,更多时候是白水煮汤,里面放上几根葱末,就是我们一家六口的下饭菜。这个家太穷太缺钱了,家里总是充满了硝烟的味道。姐姐小学毕业就辍学去打工挣钱,一是因为她成绩确实不好,还有是因为家里确实没钱。爸总是会为我们学费而四处奔波,常年在外头做些小本生意,有一年最远还到了新疆,没有赚到什么钱,却得了急性肾炎回来。家里几亩田地的劳作,全部由母亲一个人操劳。

小升初,我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被选送去参加市重点中学的考试。我特别文学,尤其是写文章,每次总是只要把开头和结尾写下来,然后就会一气呵成,总会第一个交作业。每一次都是那么盼望作文课,当被高年级班主任老师拿去当范文念的时候,全校所有同学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我时,确实让我得意了好一阵子。我也做梦想将来有一天也考上大学,长大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去爬格子。可是父母担心的不是我考不上,而是我考上了之后哪里来的生活费学费?就连平时晚上我要是看书看晚一点,母亲总会催我早点睡觉,强迫把灯关了,因为电费很贵,少熬省电费。再说去市里的学校比在家乡的学校需要更多的开销。年幼的我只是倔强地一定要求去参加考试,而父母总是摇头,用无奈的眼神告诉我:不是爸妈不想送你去参加考试,而是家里真的没钱。母亲说:“二丫,你就认命吧,学你姐姐出去打工挣钱。女孩子不需要读那么多书,将来长大了还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去找在外头打工的姐姐,请姐姐帮助我,姐姐的话让我那一刻心如死灰:“凭什么你能够读书我就不能,我凭什么赚钱给你花!”

我躲在被窝里悄悄哭过不知多少回,可我就是没有流露出来。爸妈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表现得特别听话。我希望爸妈能够让我去参加考试。

最终,我还是没有去参加考试。

从此,我对父母及这个家失去了热情,甚至是有点冷漠。我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离开这个家,永远离开这个冷酷的“窝”,一定要赚很多的钱回来,让自己有能力改变生活。

《二》

老师的家访,让我得以继续上家乡的中学。确切点说,是父亲日日早出晚归,在外头打零工,做体力活,母亲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在田里劳作,才换到了我们姐弟三的学费和生活费。看着诚实善良的父母,我有些心疼,但是又有那么些绝望。为什么命运会薄待好人?想起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要父母操心。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年年捧回的奖状将家里的墙壁贴得满满的。穿的从来都是补丁打补丁的粗布格子衣服,老师还常常拿我做典范教育全班的同学。我从来就没有要父母给我买过纸笔,不是奖的就是同学用剩下过的铅笔头,很多时候第一名还会奖到一笔小钱,我会用火柴盒小心地装好,然后慎重地交给母亲。那个时候,一期的学费也就那么多吧。母亲的脸上会闪现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学校搞活动排练节目,老师让我去当播音员兼主持的时候需要我买一条裙子,我们家哪里买得起?母亲没有钱,却连夜给我一针一线缝起了裙子。那条小碎花布裙子,母亲愣是用一个晚上逢好。我不知道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是怎么学会的?我心底涌起的是多么复杂的感情:爱,恨,可怜,失望,还有些许的感动

看着可怜又可恨的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总认为女孩子读书读了没用的父母,我毅然选择了南下打工。母亲在临走时突然拉住我,留着眼泪说:“妹子,这千山路远的,你又没有见过世面,没有出过远门,又没有熟人带路,叫我怎么放心啊!你还是别去那么远了。”"你们不是觉得女孩不如男孩吗?我去证明给你们看。“执拗的我正想方设法逃离这个充满硝烟味的窝呢,最终还是去了深圳。

外头不管多苦,没有了父母的唠叨,没有了心中的内疚,没有了压力,我还是觉得比家里惬意。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怀念母亲为我缝制裙子的那一幕。当然,我还会常常想起自己倾慕的高考落榜的初恋男友,不知道他去北方发展得怎么样了?他知道我去了南方吗?可是,不管我有多思念他,我却只能压抑自己的情感。男孩是母亲拼死反对我嫁的人。因为男孩就是我邻居嫂子娘家的弟弟,邻居嫂子和母亲一家一直相处不愉快,是父母亲恨之入骨的仇人。

《三》

母亲拼命反对的原因有很多,因为男孩家太穷,也因为房屋地基的事儿两家就有了意见。男孩很帅,很温柔,1.78的个儿,会唱很好听的歌,也很会念书。母亲说人还是不错,用姐姐的话说,天下第一美男。他很勤劳,善良,努力上进。家里没有钱供他上高中,他就利用假期打工的时候挣学费,念完了整个高中,高考落榜,家里更拿不出钱供他复读,也不赞成他复读,于是他选择了外出打工。喜欢他追求他的女孩排成长龙。我不知道哪一天认识他的,应该是从他姐姐嫁给隔壁哥哥以后就认识到他了,但是只是限于见面点个头之类的认识。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每次看到他就会莫名的脸红心跳。总会在他每次放月假的时候,拿着一本书去他必经的路口看。眼睛根本不在书上,心却跟随着他的背影飞走。也不知道男孩有没有看见我,多希望他能注意到我呀。

听说,他一毕业就订婚了,是他亲嫂子做的介绍,女孩很漂亮。我悄悄哭了一场,谁都不知道。我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夭折了。

当男孩家突然请人前来提亲时,我心里的激动不言而喻。是男孩姐姐的婆婆给我们牵线。第一次正式约会的时候我竟然傻得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最后还是让姐姐给我参考。第一次,让姐姐用她的化妆品给心里装着十五只吊桶的我化了一个淡妆。我说,为什么想起了我?那个漂亮的女孩呢?男孩说,喜欢一个人是不能光看外表的。有的人长得漂亮,但是不会说话,很没素质。我说,难怪我不漂亮。男孩说,不,能认识你是我今生的福气,庆幸没有错过你。你还小,我会等你长大。那一次约会,是我少女时代快乐的日子。和男孩写信的时候,我常常会练字到半夜还不睡。母亲是看得见我的快乐的。也不知道倔强的母亲心里怎么想的?也许她是怕失去我这个女儿,嫁过去以后就胳膊肘往外拐。我姑妈拼命想帮我做媒,做给她所认识的一个年轻的包工头。说男孩家有房子有车子,家里绝对富豪。长辈们也许是为了我好,可是她们怎么能够理解一个小女孩的爱情?姑妈一直持反对意见,在母亲和父亲面前说了不少,说什么将来你会丢了一个女儿,多了一个仇人。母亲的脸越来越阴。男孩家应该是支持我们谈恋爱的,而母亲是顾虑了又顾虑,结果还是死活不同意我们的事。

男孩要去新疆,悄悄送了我一打明信片和一支钢笔,每一张后面都写了话:

见也依依别也依依

心中涌起的激情

自然是离别的惆怅

无奈,因为生活的需要

为了幸福美满的明天

暂且把沉重的感情

沉积在记忆的心底

留待相逢时欣喜重温

你的爱,我会永远珍藏在心底

别了,我最爱的人。。。。。

我则悄悄送了他一张我自己的照片。他走后,我怀着一颗塔忑的心告诉了母亲。

我与母亲大闹一场,一气之下南下广东。

《四》

这一出去,就是三年。我要用三年的时间让他等我长大。这三年,是我忍辱负重的三年。我在厂里做了一名流水线员工,日日加班加点到半夜,有的时候甚至上通宵。这三年里,我拼命打工挣钱养活自己,省吃俭用把所有的钱悉数寄回家,除了给自己买几套衣服。不知道是不是为人瘦得人憔悴?反正那段时间我是迅速地瘦下来自己却浑然不觉。

那一年,妹妹上高一了。她打来电话,母亲不答应送了,因为没有钱。我二话没说给她寄回了学费。我知道母亲心心念念想着的就是建房子,不惜借了高利息建造房子。我把省吃俭用下来的每一分钱都寄回给他们,让他们早日把帐还清。是的,我就是不回家。我唯一打听的就是,男孩是不是往家里来过信了?记得我在家的时候我们一直都有断断续续的书信来往。他写一封信来,我虽然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总是捧读了遍又一遍,直至能滚瓜烂熟地背下来。他说,遇见你,真是我的荣幸。但是女孩子的矜持总会让我故意拖延好久才回信。打工以后,母亲告诉我,他已经好久没有来信了,心里充满了疑惑与猜疑。

后来,再问母亲,母亲说没有收到过信。我却因此而怀疑男孩对我的感情。是空间拉开了我们的距离么?我是这么矜持高贵的女生,怎么可以让爱情如此折磨我?心里多少的失落与期盼,矛盾,痛苦,纠结,剪不断理理还乱,却不曾诉说。我写了一封封信,却始终没有发出去。父母那头根本就无法通过,我写什么信?外冷内热的我还是采取了冷处理,希望用时间来证明一切。是你的就是你的,该来的一定会留在你的身边,有缘就一定会走在一起。我没再怎么写信回家打听男孩的消息,当然更不会把地址告诉男孩,只是每个月都会按时寄钱回去。爱情的事,就暂且搁置一边吧。爱情,应该和亲情一样是永远的,我决不相信我们会就此断掉。我相信我们的心里都还装着彼此,只是没有联系罢了。我曾对他说过:对你的爱早已坚定不移,对你的情早已不会怀疑,今生爱你永不渝。

有一天,突然收到工友们递给我的一封从新疆发来的信件。是男友的!我欣喜若狂。信件因为没有保管好,居然就有被拆封过的痕迹。我断定男孩给我写过信,只是被弄丢了。我迫不及待拆开,信里大致说,他叫家里人打听到我深圳的地址,给我写了几封信都石沉大海。他不相信我会这么快背信弃义,当初的信誓旦旦都去哪里了?他告诉我说,现在他已经当上了班长,希望我和他去他舅舅家的公司发展,他可以来接我。这不是私奔吗?优柔寡断的我竟然没有回信,还是犹豫,纠结,痛苦。我多怕就此伤害了生我养我一辈子的父母。母亲不止一遍来信说,如果不听话就一刀两断,就死在我面前。母亲说:“你是要亲情还是爱情,你自己看着办。”我知道倔强的母亲说得到做得到,我怕她会不要我这片最顶尖上的树叶。我害怕没有亲情,我害怕失去母亲,虽然我有些恨母亲,恨她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恨她不让我上学。

当我再一次随着厂子的扩建而搬到中山后,我们终没有了书信往来。是我主动断掉的联系,多少负疚多少痛,无人知晓。期间有不少工友向我暗献殷勤,我从来不为所动。只因为,心里一直住着那个他,冥冥中我断定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父亲写信告诉我,家里有好几个男孩在等着你回来相亲,你回来吧。我置之不理。

过年了,妹妹告诉我,母亲在家里捧着我的照片哭。我很难过,也想念他们。可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关心过我的幸福和快乐,我何必要回家呢?

可是,思念如潮水般涌来。亲情如同一颗大树,将根深深地扎到了我的体内。也许我是最顶尖的那片树叶,但牵挂和想念还是会通过亲情树发达的根系传至叶脉,并且随时随风侵袭。对待亲情,我不会试图割断,也知道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梳理。因为血浓于水的亲情与生俱来,在血液里流淌。无论时间流逝多久,绿叶对根的思念永远挥之不去。

其实,根对绿叶的挂念与担心甚至还要浓厚。这是我回家后才深深理解的。

《五》

我终于还是回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农村。

几年的时间,变化是如此之大。我几乎找不到回家的路。车站变化了,路旁耸立起了一座座高大的楼房。我家,也由原来的土砖房变成了楼房。三年的时间,我由一个黄毛丫头变成一个年轻时尚的美眉。可是父母老了很多,当年矮小的弟弟比我高出了一头。我永远不会忘记瘦瘦小小的妹妹飞过马路来接我时,抱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他们看着我,我凝视着他们,泪水就那么一点一点涌出来。母亲战战兢兢地抚摸着我的脸呢喃着:“二丫,真是你吗?咋瘦了这么多啊,你出去的时候是圆脸儿,粗胳膊,现在怎么变得腰这么瘦了,脸也变成尖脸儿了,风都吹得动了。这真的是我的二丫吗?”“妈妈,是我,是我,我就是你们的二丫啊!”我们抱着,哭成一团。妹妹说:“妈妈,你快点给姐姐补补身子吧,都风吹得动了。”妹妹的那一句话,让我永远都记得。我是如此地在意亲情,在意家带来的温暖。其实我在外头一直省吃俭用寄回的每一分钱,都饱含着我骨子里对亲情的依依不舍。表面的冷漠,内心却那么狂热的爱着家里的每一个人。

回家后,我整理衣柜,却意外发现了男友写给爸妈的信和写给我的信,还有很多照片。他在信里竭力说服父母,只要两人相爱,事业可以发展,钱,以后可以赚,亲情我们也可以要。

我泪流满面,父母把他的信扣押,导致我误会他。

那个天,爱情没有了,我走了,家里却遭遇了一场空前的劫难。

弟弟和我恋爱三年的男友的姐夫打了一架。他们一家要控告我弟弟打人,造成轻伤。那年,弟弟16岁。男友姐姐家正式撕破了脸皮,仗着自家是村干部,有亲戚在市公安局当局长,带着她一帮亲戚,抢走了我母亲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喂养的大母猪,砸坏了我家的家具,打碎了门窗玻璃,最后扬长而去。男孩没有来,听说也曾竭力阻止。老实巴交的父母只知道去找村长。母亲在寒冷的半夜赶去村长家里的时候没有打手电筒,因为心急如焚,居然就掉进了几个人深的池塘。母亲穿着厚厚的棉衣,也不会游泳,求生的本能让她拼命挣扎着,竟然抓着那些毛草爬上了岸。整个人冻得青紫。也许是因为穿的衣服有浮力作用,也许是因为母亲前生今世没有做过亏德事,所以,老天帮助了她,救了她。那个池塘,曾经就淹死过几个人。母亲,我可怜的母亲,如果不是因为我,又怎么会受这么多磨难?如果,我当初坚持一点再坚持一点,充当他们的和事佬,又怎么会发生这后面的一切呢?最终,因为家里上头没有人,这件打砸抢的案子就以没有起诉为结局。母亲的心里要有多少委屈可想而知。。。。。。。

父亲又来信说,你的那个同学和村里的年轻支书都很喜欢你,在等你做答复。你同学特别和气,不光人长得帅气,还特别勤快,天天来家里帮我们做农活。村支书年轻有为,说是只要你答应嫁给他,他就可以帮我们一家摆平家里的纠纷。我当机立断就拒绝了。爱情怎么可以带有目的地交换。

我再一次回到家,男孩却比我先回来几天,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巧合?我回来的那天他刚好远远跟着在我后面。他姐姐家要经过我家门口的,我到家的时候,他径直朝我走过来。我没敢邀请他进来坐坐,甚至都不敢看他一眼。倒是他并没有介意,邀请我去他家玩,我婉言拒绝了。我知道他家里已经帮他在物色张罗相亲。他还是一定要等看到我再说。‘’我不能再失去我母亲的生命了,祝福你,亲爱的。我如是对他说。他说,为什么我们要让别人来决定我们的幸福?我无声哭泣,转过头冲进了家门,丢下他在那里,再也不肯露脸。

家里一直没有告诉我任何事情,包括父亲腿受伤住院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他们只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他们。而我,却一直在心里恨他们,恨他们棒打鸳鸯,恨他们干涉儿女的婚姻自由。

《五》

我没有嫁给村支书,也没有嫁给同学。因为我根本就不去相亲。几经周折,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夫君是离娘家不远的另外一个村子的憨厚诚实的退伍军人。婆婆是名将之后,我母亲甚至都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也许是因为婆婆的聪明与善良吧?母亲说,你要和婆婆相处半辈子的,有个好婆婆就会有个好儿子,这个理论基本相差八九不离十。她说根基是非常重要的,结婚主要的就是要看人品,才能好过日子。婚后的日子倒还恬淡,母亲总是不停要父亲送一些他们自己种的蔬菜和家鸡蛋之类的过来。有的时候还把鸡肉炖好了亲自送过来,甚至连鸡蛋都煮好剥了壳拿过来的时候还是热着的。她她怕我忙得没有时间照顾自己,不知道自己对自己好。我心里感激,但是却无法消除我多年来她对我婚姻的阻止和不让我考学校的事情。

那一年,我的生意经营惨败,一下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我因此大病一场,家庭经济陷入危机,老公在一夜之间头发胡子全白了,我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觉。那一年,也许因为情志不畅,我大病一场。这个家开始飘摇欲坠。我从来都没有告诉母亲。我只告诉了弟弟一个人,请他不要告诉父母。弟弟却出卖了他的承诺。父亲母亲急急忙忙一个电话打过来向我证实的时候,我突然之间就山洪爆发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不是不关心我吗?告诉了你们又能够怎么样?”一向温和的父亲哽咽着,咆哮着:“为什么要瞒着我们,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啊。连我们都瞒着,都不想麻烦我们了吗?你还当我们是父母吗?我们多少会为你分担点啊。崽崽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为娘的怎么会不心疼你呢?”听了父母的话,我第一次在电话里失声痛哭,并且甩掉了电话。我伤心自己的遭遇,自己的命运却无能为力改变,更伤心的是弟弟为什么不守信用,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脆弱,我的难堪,更何况是父母。挂掉电话以后,父亲立马赶到了我身边,颤抖着将一叠钱递给我,说:“这些年你们姐妹几个给我的钱我都存着,以备不时之需,现在这点钱你先拿去吧。”父亲说着一些安慰我的话语。我第一次,伏在爸爸的肩膀上哭了。原来,这个世界有最爱我的人一直在我的身边默默关注我无条件地护着我。也只有血脉之情才是这个世界斩不断的情。这一年,母亲卖掉了所有值钱的家当,动员姐妹和弟弟帮助我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让我在困境中浴火重生,重新点燃希望之火。

父亲说:孩子,当年,我们共同犯了一场错,爸爸的责任最大,理应受到惩罚,你别难过。只有看到你好好的,我们这些年的煎熬就没有白受。妈妈没有念过书,你爸爸没有能力让你们过得更好,但是我们尽力了,你就原谅我们吧。”我哽咽着点了点头,再一次,母亲拉着我的手泣不成声。“爸爸妈妈,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多一点坚持,多一些自己的主见,也许我们一家的生活就会不一样了。”

曾经我问过母亲:“你后悔过当年替我作出的决定吗?”母亲眼里闪过一丝泪光,叹了一口气,说:“过去谁也无法重来。”是的,亲人,不是洞察一切的上帝,也有犯错的时候。但是,当风来临时,在危及关头,保护你,则是他们的条件反射。这就是亲情的内核。我们家这颗风雨过后的亲情树,伤痕累累却内核凛然。从此,它一定会枝繁叶茂,摇曳生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