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释放

2014-08-08 20:33 | 作者:米思特.蛋蛋 | 散文吧首发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她起的很早。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她打开窗,仰着头深深呼吸一口,深秋的风已经有点的味道。她看了看表,时针懒懒的垂在了数字5上,于是她想,还早,可以好好打扮打扮呢。

从衣橱上拿下封存了将近一年的化妆品,放在桌上,盒子上几个纤细的指印。她轻轻皱眉吹了吹灰尘,然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举手投足间将姿势拿捏的甚是优雅,不禁将自己逗乐了,几乎笑出了声。自从父母离她远去,她都好久没当过公主了。脑中闪出父母被铐走的画面,她赶忙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将那些伤感念头赶了出去。她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端坐好了,长发披肩,淡红色的衣装,那么年轻优雅。这种气质怎是她周身那些尖嘴猴腮的婆娘所能比的?她想起那些人的嘴脸便觉得有些恶心。于是她继续手头停下的动作,轻轻描起了眉。哎呀!她轻呼一声,差点把这个忘了!她起身去衣橱里轻轻拿出珍藏着的东西,一支口红。她又回忆起当年众多追逐者中对她最好最用心的男人,长的又高又帅气,还那么温柔体贴,那天晚上……想着脸上渐渐泛起了红晕,捂着嘴偷笑起来。忽然又自责了起来,瞎想什么呢啊,羞死人了。她握着口红,想,这支口红是她20岁生日那天他送的,可不便宜呢,一直没舍得用。只是,两年过去了,当她家境落魄,为何所有人都离她远去了呢?不禁又泛起隐隐伤感。她不经意间又看向镜子,看到自己那张苦着的脸,真是难看死了!于是马上又调整心态,脸上又挂上曾有的迷人的浅浅笑意。

哎呀,已经六点了,该走了。她挎上她最喜欢的粉红色的包,走到门口,顿了一下,又倒走回来,手在桌子上摸索,摸索到两个瓶子,也没看,很快装进包里。“咚!”她习惯性地带上门锁好。转身刚要走,又转过身打开门,重新轻轻的关好。这样才好嘛。她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街上,路灯昏暗,只有很少匆忙走过的行人。她压住不觉又加快的步子,让步伐变的优雅。何必呢,一辈子忙忙碌碌,到头来换得一头白发,空回忆忙碌的一生,感受不到任何意义。她朝刚从她身边匆匆走过不小心碰了她一下的人不满的撇撇嘴,想着。只是,我之前何尝不是如此?今天刚想通了是不是有点晚了?唉,她叹了口气,手拽了拽包的拉链。终于到了学校门口,她轻声叫了一声门卫大爷,门卫大爷在门岗旁懒懒地抽着烟,似乎是没听见。她又叫了一声,稍微加大了些声音。门卫大爷转过头看了一眼,假装在扭脖子,仰着头扭了几下,又继续抽烟。她不禁微怒,手握紧了包。但是她没动,没说什么。然后用手敲了敲门。门卫大爷抽完了烟,也没等到他预料的她如以往的漫骂。这小娘们今天怎么改了脾气?他悻悻然想着,开了门。她进去,对门卫大爷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门卫大爷装作没听见,转身进了屋。他心情突然不是很好。

到了餐厅门口,她站住,仔细打量了下她工作近两年的地方。天还未尽亮,朦胧中,她看向餐厅南边的一排宿舍楼,安静,又勾起她的回忆。她曾经有一群不错的姐妹,只是不知为何都断了联系。她怅然,撅起嘴,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自言自语:“这是为什么呢?”此时如若在外人看来,她真的很可。她进了属于她的窗口,餐厅做饭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到了。她从包里小心翼翼拿出那两只瓶子,紧张地向四周望了望,放在调料桌上不起眼的角落,有点心虚的舒一口气,嘴角却突然泛起有些狰狞的笑意。她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好,于是又故作镇静地唱起了熟悉的歌。“哟哟,小狐狸长了新毛,还学会唱小曲了呢。”不远处熬粥的地方腾起一阵白雾,有个胖胖的身躯在白雾里装腔作势扭着腰,跳大神似的将屁股对自己的方向扭了扭。接着四周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她突然感觉到很委屈,她撇撇嘴,忍住将掉下的眼泪。不就是妈贪了公款被判无期么,不就是自己做菜做的好吃么,不就是学生都喜欢吃她的饭么,不就是自己长的有些漂亮么,我没当小三,没做贼,我也不是因为跟校长有特殊关系才进来工作……她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她切菜的声音在整个餐厅里回荡。她回忆起自从爸妈离开她后受到的所有委屈,几乎所有人都在远离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在学校做饭的工作,却处处受排挤,受嘲笑。她是个坚强的人,很快学会了扯着嗓子和别人吵,拿起板凳和别人打架,她试着跟别人友好相处,却迎来别人更多的鄙视。也有人试图接近她,但她明白他们别有的用心,所以都拒之千里之外。但更多流言袭来,说她生活的无度,说她不干净。“你们嫉妒,你们就是嫉妒!”她在心里喊着,手上越来越用力,咚咚咚……所有人都在往她那里张望。她停下了,甩了甩震麻了的手,剧烈呼吸着。良久,她平息了心底的怒火,有些失意的笑笑。快到下课时间了,其他人都在忙手头的活。她也抓紧将切好的菜下锅,翻炒。她熟练的将调料加进锅里,脑海中想起学生们夸她厨艺好,想起在她窗口排起的长长的队,有些得意的笑了。手碰到了那两只瓶子,不禁抖了一下。她的心开始猛烈的跳了起来。她拿过来,一瓶写着香油,另一瓶,敌敌畏三个字格外刺眼。她慌乱的将标签撕掉,勺子,铲子掉了一地。她的手抖了起来,捡了好几次都没捡起来。她恨恨的想着,我受够了。你们这样对我,我又何必仁慈!”她眼里透出凶狠的目光,将瓶盖拧开,呼啦倒进去几乎大半瓶。忙收手,拧开香油瓶子,倒进去不少,用铲子搅匀了,挑起一片菜,仔细闻了闻,应该没有别的不舒服的味道吧。她嘴角泛起隐隐笑意。盛了几碗,用盘子端起来,向其他窗口走去。“婶儿”,她友好的笑着,“尝尝我今天做的菜?”

被她称作婶儿的人愣了一下,然后看看其他人正在看着她,没好气的撇撇嘴,把头扭向一边。她微微一笑,亲自端起一碗放在窗口那,然后走向下一个窗口。“哎哎,”那个被称婶儿的人叫住他,然后用铲子铲起两个饼甩进她的托盘里说,我可没欠你的啊!她点点头微微一笑,走了。下一个窗口的是一位平时很少说话的大叔,他没说什么,接受了那碗菜,然后递上一杯八宝粥。以后各个窗口似乎形成了默契,接受了她的赠送然后回送一份自己卖的东西。然后餐厅开始异常的安静。平时他们还有些时间愣愣神聊聊天,说说笑,今天却像是有做不完的事情,都在忙碌着。有人将窗口擦了一遍,做贼似的瞅瞅其他窗口,犹豫一下,又将窗口擦一遍。她则微笑着看着时间,默默数着。“丁玲……”放学时间到了,各个窗口的人都松了口气,开始愉快的忙碌起来。她的窗口依旧是排起了长长的一队。有位学生露出灿烂的笑容,赞叹说:“姐姐今天做的饭比昨天还香呢!”她开心的笑,将他的菜又多加半勺。很快,她的菜卖完了,她看着学生欢快的吃她做的菜,笑的很开心。但是,她的手碰倒了那个空瓶,乒乒乓乓的落地声砸的她的心几乎停止跳动,她的笑容僵在脸上,双手颤抖着端出她留着的那碗菜,愣了很久,她深呼吸了一下,拿起筷子,吃自己的菜,同时吃着其他窗口送他的饭。她大口大口的吃着,接近狼吞虎咽,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其他窗口的人也在吃着她的菜,脸上露出笑容,交流着她做的菜确实很好吃。有人看到她在哭,好心的过来问她怎么了,当她抬起头时,看到餐厅其他窗口的人都在她旁边,满脸关切的看她。有个人满脸的歉意,犹豫着说:“那个……以前……是我们不对,你……”她放下筷子,狠狠地擦了下眼泪,站起身,快步向外走,留下一群人满脸愕然的看着她的背影。她走着越来越快,慢慢成了慢跑,后来成了奔跑。快到校门口,门卫装作漫不经心地将门打开,然后将身子转向一旁。

她跑累了,大口大口呼吸着,抬头正好看见“心理诊所”四个字,她缓了缓呼吸,轻轻叩门。“进”,听到他的声音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闯了进去,因她冒失制造出的噪音让那位伏案写东西的青年抬起了头。看到她,青年礼貌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埋头工作。她站在那里显得不知所措,青年说话了:“怎么样,我的建议有效果吗?心里想犯罪的念头消去不少吧。”听他说话了,她本来有些不自在的表情立马变成了笑脸,习惯性地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很不错啊,”她笑着说,“不过现在想想,将矿泉水想象成敌敌畏感觉好傻奥。”他笑了。再没说话,她感觉有些尴尬。伸长脖子去看他在写什么,看见他额头微微有些汗,察觉到她正在看他,写字的速度突然更快了,显得有些慌乱。她看了会,犹豫了下,说:“感觉你很忙的样子,那我就先回去吧,再见,董医师。”青年似乎犹豫了下,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她有些失望,慢慢站起来向外走。“哎,”听到他叫她,她转过身,他一手拿着玫瑰,一手胡乱挠着头,说:“祝贺你又走出一步,我感觉你人挺不错的,那个……”他看了眼玫瑰说:“我不是故意买的玫瑰,我不知道该送什么花好,我对什么花语挺白痴的,那个我……”她愣愣地看着他,忽然扑哧笑了,她说:“其实你现在的样子比平时显得很高深很有学问的样子可爱多了。晚上一起吃饭么?”这次他愣了下,不好意思的笑了,“这正是我想说的。”她接过花,脸突然羞红,她想表现出大方的样子,所以她故作潇洒地转过身,快步向外走去,喊了声:“晚上见!”

她走到门外,将花放在鼻子前使劲嗅了嗅,感觉自己的心灵伴着花香悄然绽放,迎着阳光渐渐飞扬。她笑了,笑的舒心。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