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念想,花就开放

    站在时间的尽头,脑海中总是空荡荡的。我想一定是装的东西太多,因为太多了,无从提及。

    翻看旧时的日记,里面记录了满满的心情。有好几次,恨不得继续烧了日记本,但还是控制住了。我不能烧毁我的过去。

    12月27日
  • 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岁月匆匆而过,时光不再,蓦然回首,日子已过千年.....

    伴随着儿时的梦想,一路走来一路歌。曾经的我豪情万丈,随梦飞扬,洒下了一路的汗水,一路狂奔。为了梦想,无数次地追逐,无数次地跌倒,无数次爬起

    12月25日
  • 这一年,认识你真好

    光阴无疑是个隐形的杀手,能将原本亲密的两个人一分为二,再无交点,甚至越来越远。因为来生不再见,所以今生才更要珍惜。有的人陪你走过一程,有的人伴你一路相随,每一种,我都会感激。所以当你无声地在我生命里消

    12月22日
  • 乡愁,不设防

    岁月,是柔软的,恰如故乡的土路。

    --题记

    雪花飘,思念慢慢发芽;冬叶落,牵挂慢慢茂盛。

    雨,逐渐密了起来,路上的行人步履踉跄,连那些公交车也不愿在雨中多停留,匆匆而过,向着终点疾驰,不带

    12月22日
  • 我视霜雪如良师,霜雪何曾饶过人

    文|李胭

    这么些年,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安静,习惯了淡走,习惯了风沙,也习惯了微笑。直到发现,无瑕眼角笑出沧桑,笑出细纹,笑出故事,亦笑出眼泪,突然便哭了。原来,浅然笑对生活,可以无须什么理由。但当哭

    12月17日
  • 如梦江南,一生守望

    文/花汐颜

    对于北方人来说,江南,是一个诗情画意的梦,是一种情结。江南,于我而言,是与一位未曾谋面的女子,相识十年,也期待了十年,那一场莫失莫忘的烟雨邂逅。

    花开花谢,秋去冬来,整整十个年头,

    12月13日
  • 有心者有所累,无心者无所谓。

    许多时候,总想过一种云淡风轻的生活,没有羁绊,没有烦恼,让心天马行空,让自己清逸洒脱。

    可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偏偏有太多的放不下:繁忙的工作,琐碎的生活,剪不断的恩怨……

    不管暗自有多少叹息,

    12月12日
  • 待一场冬雪的约定

    冬雪,在这季冬天里,来的有些突然,有些惊喜,“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小小的意外,给冬天平添了更多风采。雪花飘飘,如约而至,信守了彼此的承诺,很是欣慰。

    雪,更多的喜欢,也许是它的飘逸

    12月12日
  • 金秋十月,我在长阳等你

    金秋十月我在长阳等你

    文/ 陕西省石泉 马本元

    金秋十月,我在长阳等你。一抹深蓝的天空中漂浮着一层轻纱似的的微云。一群大雁沐浴着金辉,在秋阳的悉心装扮下,排着整齐的队伍,缓缓南行,一路

    12月12日
  • 初闻不识曲中意,听懂已是曲中人

    文/伊人轻舞

    夜的帷幕刚刚落下,但见天空有雨滴答,街边的一家店铺像是应景似的,漫不经心地飘出一首《泪海》的老歌。潮湿的夜,深沉的旋律,不知会让多少原本虚掩的心门,挤进些许无限蔓延的旧象,一下子淋湿

    12月12日
  • 陌上花开,缓缓归矣

    陌上花开,姹紫嫣红,蝴蝶双飞,翩翩起舞,人间四月天欣欣然又至。光阴总在不经意间转瞬即逝,日子在云淡风轻,清清浅浅中重复,重复……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蓦然回首,惊觉小半生已过,韶光

    12月12日
  • 我不想看到你悲伤的样子

    如果我的文字透露着哀伤的曲调,那一定是因为此刻我的内心笼罩着乌云。我知道,我们应该每天开心的过,但是,偶尔,还是会有忧伤袭来。我们总是在为难着自己,不愿意自己好过。

    有时候,我们做过的事,说过的话

    12月11日
  • 静夜幽思(原创)

    闫会作

    夜,不是白日的结束,而是一天的延长。夜是灵感的天堂,是思绪的海洋,是孤独和忧郁者的狂欢。

    白天总是喧闹,只有到了夜里,才能帮我们摆脱了喧闹,回归内心的宁静。拖着奔忙了一整天疲惫不堪的身

    12月07日
  • 雪落的那些事....

    不知什么时候,紧张的城市生存已不再适应现代人生活习惯了。一种看似“回归自然”且缓解工作压力的行为样式,正悄悄地取代固有城市的快节奏,成为他们规避忙碌、逃避闹市,忘掉灯红酒绿而“回归自然”,得以舒张神经

    12月07日
  • 人生,因缘而聚,因情而暖

    时光这本书,我们在静静翻阅,总有些心情,需要倾诉,总有些光亮,需要记取,而我,喜欢把它们妥贴在心中。

    每天为了生活而奔波,有时会觉得疲惫,因而心中便有了或喜或忧,五味杂陈,任你怎样隐藏,也都会有所

    11月29日
  •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作者|晓枫婉月

    人生之难,最难、难不过一个“一”字。这不仅仅这“一”字极其难得,极其短暂,似皓月当空,或白驹过隙,正如常言所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转念一

    11月26日
  • 冬天就要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怎么感觉这样的冷,没下雨时,老疑心外面下起了雨,推窗望了几次,只是一树的黄叶被风扫去了不少;但真正雨来了,倒把窗子紧闭上不曾打开,看到门外进来的人,头发湿漉漉地,衣肩上全是

    11月26日
  • 初冬十一月

    暮秋不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但在我眼中却是最有内蕴的时候。就像厚重深沉的人生之秋,容颜稍败却成熟睿智,又恰似那些牵手心灵的遇见,花开相惜,花落弥坚。

    一抹初冬的萧瑟遮蔽了温暖,但是,我确信,某些诗意

    11月26日
  • 最美的时候,你遇见了谁

    生活是一种修行,所有的遇见都是禅意,总会在心里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

    文/ 树儿

    早已过了客套敷衍的年纪,时间教会我们忠于内心,就像所有的真情无需刻意,所有的信仰都值得尊重,拂去一身尘埃,以清净

    11月21日
  • 冬雨

    冬雨,顾名思义,即冬天里的雨。雨在冬天里下得奇,下得怪,下得一如苏东坡的肚,不合时宜。昨日立冬,今日一早雨就来敲窗户了,真可谓冬雨,且又正是逢时的冬雨。

    我似乎是被雨叫醒了,出去溜了一圈,算是观天

    11月21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