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我生命更重要

      比我生命更重要的
      
      没有被黑暗永久地封存于土壤之中,没有因为一片阴霾而排斥阳光,我相信,当一切都清晰地凝固在你悉数过往的时刻,那些成长的墨线,应该在窗外的

    02月18日
  • 榕树下的爱

      五月,正是云南多雨的季节。蒙蒙细雨过后,树间云雾缭绕,天边的彩虹仿佛是孔雀开屏时的尾巴。五彩的缤纷在云雾里将人带入梦一般的仙境......
      
      恰恰就是这个

    01月23日
  • 状元的坎坷人生

      状元的坎坷人生
      
      文:冷月
      
      话说乾隆年间,大贪官和珅权倾朝野,地方各大小官员肆意搜刮民脂民膏;边境,罗刹大军大肆挑衅

    01月14日
  • 黑洞之战

      黑洞之战
      
      华兴突然觉得自己没了呼吸!?恐惧慌张茫然懊恼无助似漫天荒洪而来。
      
      绝对黑暗——连

    01月10日
  • 爱,是什么

      把一个人刻在心里面,只因为她开心而开心。
      
      好想她在身边,可是为什么?相隔的是那么的远。
      
      为什么?她说她需要的只是一

    11月22日
  • 那天我们隔着一扇窗相遇

      岁月的风吹散了记忆的浮华,留下了一扇孤寂的窗。再也没有人陪我去那条小路的尽头,再也不会有人在我耳边淡淡地说起那些快乐的往事……
      

    11月13日
  • 叶子<4>

      我好怕,我好怕她,我怕她不要我。他说会回来接我的,但是…但是……我该怎么办,秋…。: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我故作镇定的安慰她。没用的秋

    11月09日
  • 叶子<3>

      邻子生病了,病得很严重,全身发烫,不醒人事。我从未照顾病人,因此显得手忙脚乱。但至少知道要找一位大夫,因为自己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终于出太阳了,久违的

    11月09日
  • 叶子<2>

      在那个飘忽不定的雨季,我搭上火车使向城市边缘,听说那边是个奇异且破落的古镇,有着连绵的高山和深不可测湖水。火车在一个环面是山淌着流水的地方停下,透着泥土芬芳的空气和稀疏布满青色的道路有着刻骨

    11月09日
  • 伤的边缘,梦醒了原来一切是那么逼真。

      序
      
      爱的一边,伤的一边。
      
      原来爱和伤都是互相存在着,我们忘记了爱,缺伤了自己。
      

    11月03日
  • 一只猪的故事

      有一首歌这样唱着:“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不是狼,我是一只猪,而且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大蠢猪,我没有农民伯伯的辛劳,

    10月28日
  • 再见,乔克

      灯光,好刺眼。舞台,好空旷。
      
      月色,好朦胧。寂寞,好明亮。
      
      镜中的小丑,时而瞪大了眼睛,咧嘴灿烂的笑,时而低着眉,

    10月24日
  • 老人的烟卷

      老人感觉今年的太阳有些懒散,只是初秋,自己明明是坐在场院当中,浑身却没有一丝暖意。老人快要走了。
      
      老人不想走。老人难以舍弃居住的老屋,难以舍弃陪伴他大半

    10月22日
  • 无言的辩白

      “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打乱了下班人群的脚步,经验告诉我,肯定出现了车与车,或者是车与人的摩擦,又或者是碰撞。为验证我的判断,我在车

    10月08日
  • 一件难忘的事

      我的妹妹叫黄显眉,在我记忆中深处她是一个可爱而漂亮的女孩。也许是和我生活在同一个环境缘故,她从小就是一个乖巧而懂事的女孩,至从读书以后不论在幼稚园,还在义务教育中她都以优秀的成绩一直名列在班

    10月07日
  • 人为什么活着

      人为什么活着?
      
      人为什么活着?是为了功名利禄吗?还是懒散一辈子,人这辈子最多也就叁万五仟多天,当你算算你已经活了多少天的时候,你会感到时间过得飞快,这些

    10月05日
  • “天堂”招生

           招生会议在天堂中学会议室里严肃地进行着。招生办主任袁敬轩对去年的招生工作进行了回顾。在目示得到在场的一把手校长贾政通的认

    10月05日
  • 年轻的心

      从前在球场边,
      
      有这样一个男孩.
      
      当他看着别人在肆意的表演,
      
      暗暗的,期待剧

    09月26日
  • 叶子《序文》

      一直都想写一本小说,以祭奠我那逝去的、将要淡忘的青春。然而却迟迟不曾动笔,原因之一是自己能力有限,不仅从未写过小说,文笔也如狗屁,写一篇千言的文章至少憋五小时:第二便是要写什么,要怎么写,写

    09月22日
  • 又见兰花落(二)

      三弟弟
      
      时间之轮在天空中辗转而过,又是一年过去了。
      
      兰花不曾想过她会又个弟弟,她只记得又一个姐姐,三年前嫁到了很远

    09月19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