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坐在梳妆台前,朱镜里不再是芙蓉如面柳如眉,霍晓晓想起,原来啊,她今年已经六十有余了。

    往事难追,命运易折,十八岁的霍晓晓一定猜不到六十岁霍晓晓的模样。

    十八岁时,霍晓晓总共有两个愿望,一个是等

    04月17日
  • 一票否决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

    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

    04月1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14)

    (十四)女儿出差回新疆

    一天晚上,楼上邻居让我们去他家看录像,边看边介绍:“这是广州开来公司来新疆开展传销活动。只要交800元,就可以得到一套化妆品和保健品。如果在一个月内发展三名以上传销员,公司

    04月14日
  • 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当时已惘然

    文/紫颜若雪。

    1,【梦里的女孩】

    志鸿总是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一个眉目清冷的女孩,与他站在一座木桥上冷冷相对,突然,他用力推了一把女孩,女孩往后一退,撞断了桥上已朽的木头

    04月13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12)

    (十二)边学边干办报纸

    1995年3月初,到新疆广播电视报汉文编辑部上班。我一直从事广播新闻工作,办报是个门外汉,不太熟悉,缺乏经验。到报社后,我以小学生的姿态,虚心向丁总编和汉编部同事学习、请教

    04月12日
  •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刘庄往事片段选发

    第八章 西 征

    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

    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

    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

    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

    漂不漂亮不敢说,

    保你

    03月29日
  • 浮生错负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

    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

    03月28日
  • 浮生错负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

    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

    03月28日
  • 老来伴(闪小说)

    文丨孙怀军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

    03月28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3)预览

    (四十三)一时气话也当真

    1985年10月26日,这次学习提前结束了。晚上,给莲香打电话,请她将我以前写的业务自传和照片尽快寄来,並告诉她,近来电台要搞专业职

    03月2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41)

    (四十一)改乘班车回伊犁

    1985年8月26日,马建勋突然来电台,又匆匆离去,到武汉大学学习。听说这是中国作协委托武汉大学举办的插班生,共20名,学制二年,毕业后发给大学本科文凭。学生不举行入学考

    03月23日
  • 花谢花飞花满天

    (1)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

    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

    03月23日
  • 冲锋衣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

    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

    03月2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四章35)

    (三十五)积攒存下辛苦钱

    1984年10月4日,昨晚,莲香替我准备行李。将苹果一个个擦干净装在提包里。从衣柜里取出新衣服,从箱子里翻出小棉袄。她一边往行李包里装衣服,一边叮嘱道:“天凉了,还是要多

    03月17日
  • 卖宅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

    03月09日
  • 抉择

    抉择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

    ”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

    03月05日
  • 红灯笼(二)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

    “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

    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

    03月05日
  • 回味美好(2)

    回味美好(2)

    胡光荣

    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

    03月03日
  • 血珀玫瑰花戒(闪小说)

    文丨孙怀军

    .

    年关将至,这座小城,到处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在腊月灰蒙蒙的天空下,格外耀眼,透着喜庆。尤其到了夜晚,大街上车水马龙,两旁的行道树上、建筑物上,各式各样各色彩灯闪烁,映照着人们喜

    02月19日
  • 红灯笼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

    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

    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

    “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

    02月19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