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2011-04-10 | 作者:岩怀 | 散文吧首发

从来,都是瞪着比蓝宝石更深的眼睛,盯着那比天还要大的世界;从来,都是把仓促的时日,弹进了玻璃球中,滚到了海天云外。

没有明了的季节,却充满生命的世界。

——这,就是童年

都是从童年跑来,童年却在失意的记忆中褪去。童年,就像那天边一朵流动的云彩;又像那清晨里一片雾朦朦的柳岸。

或许,最得意的时候,只有在童年;或许,最绿的天,只有在童年。

童年,没有忧愁,没有冷静,没有思索。有都是直辨与理由,有都是自信与从容。岁月,只能为天堂调色;阳光,只能为幻想编织。

童年的时光,没有比旷野更静的酣睡;没有比朝阳更红的脸膛。

童年呵,可以无拘无束地拉起心灵的手,超越重重的叮嘱;可以毫无掩饰地扑到在一起,滚进那牵伴的黄昏;可以惬意地碰撞那透明的眼神;可以随便地去亲吻朋友的红润。——这,就是童年的真淳与“心恋”。

泪,只有委屈,没有激动;目光,只有满意,没有知足。

一车一车推来的时光,一车一车送走的日子,爸的斥责飞到了山外;妈妈的欢笑,却摇响了岁月的风铃。躺在妈妈的怀里,看蓝天、白云、大树,时常,把妈妈的手掌当成了屋脊,而妈妈却又把每一束草香,都点燃成吉祥与祝福。

童年的笑语欢声单纯、和谐,犹如牧童清脆的笛,可以飘荡在原野里;可以盘旋在水塘边;可以在挂着月牙的树梢上;可以在盛满星光的“天潭”中。这是一种谛造,一种升华,是在石榴石上滚下的源头,是在铃兰花枝头上婉约的曲。

学不会的天真,在童年;模仿不了的笑脸,也在童年。

呵,童年!你是百花园中清新的早晨;你是林荫深处清脆的鸣。

然而,当真正懂得什么是童年时,童年,却已经成为美丽的了。

作者:岩怀20114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