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流年,铅华绘成素描

2017-09-11 10:52 | 作者:子夜咖啡 | 散文吧首发

许是时光流转,伫足一段清爽的季。堪那往事堆柳,柳在雨中层层烟。薄烟中是模糊了容颜,还是清晰了往昔的故事;又或者清晰了容颜,却淡了颜色。褪粉的桃树,如今挂满青果,在下个清晨粉妆描眉,如年芳二八的女孩,娇羞欲滴,以新的姿态更换了逝去的年华。

空气中飘来爽朗的笑声,那些梧桐树下捉的迷藏,光着脚丫捉过的鱼,柑桔树上偷摘的未熟的桔子,爬过某家的院墙……在这个雨季里静静地偷笑。此刻有谁在回忆

刻在记忆里的木雕,如今不知放在哪个无人知晓的角落,独自弹奏尘埃满丝的琴弦,哀怨满腹的心事又与谁人诉说?曾是那样的宠,却又随意的被抛弃,是那样的——不经意。宛如清晨里的一杯清茶,是那般的喜爱的味道,但却熬不到午就要倒掉,只因隔了夜的茶不仅只剩下残渣,而且还霉变了味道。如此残忍却不得意而为之。

行走的路每天都在变,但有终点永不会变。突然想放声歌唱,却又不知唱哪句;好想畅吟一首诗词,却始终找不到抒发此刻心绪的句子;多想一醉方休,却不明白醉为何事。都说哀到深处,所有的语言都将苍白无力,情到最浓时,毋须用词句来描绘,此刻我无语。窗外雨声不断,不停诉说着过去与将来……

电视剧不断地在播放那个硝烟弥漫的年代,那个时候爱是唯一让人想到一切是美好的。但现实,无助地趋散了曾经誓死的誓言,让所有的希望在浑浊的气流里随意游走,幻化成彩色的气泡,飘飘忽若有所失的上升而后逐一破碎。是那样的唯美的爱,却又是那样的触手而不可及。都说雁过无声,却是如此的无痕,只是风拂过面时感觉到曾经存在过,无力的泪水无止境的流淌,谁料竟汇聚成了这个天的雨季。淹没了血肉模糊的年代,也淡了那份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的爱。

逝去的流年,铅华慢慢绘画出一幅幅素描。是忧伤的、亦美好的、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