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共赴七夕

2011-08-06 20:42 | 作者:彼岸烟花 | 散文吧首发

拈一支瘦笔,题一阕清辞,浅煮一弯西湖月,轻捧一把眉心。待碧色如烟,星河鹊起,我倚身画楼,在残烛冷光中等你,共赴七夕。

——题记 文/浅吟*诗君

经纶将寂寞点亮,回忆无处安放,我不愿躲在,没有你的天堂

打开电脑,轻点鼠标,音乐如泉,在冷寂的空气中四处倾泻,丝丝缕缕侵润我心里潮湿的角落。我的心,像极了这八月的天空,不曾放晴。

风起舞连叶也随之静落,安好的时光随流光剪灭。光影横斜,指尖跃动的灵感已经轻轻滑落,在这白纸素笺间,流落半笺诗香。水飞溅,青石裸露,我深沉的目光紧锁,思念在细雨中游弋。

八月未晴,天空无云,想你的情绪莫名而来。

(一)前世,西湖岸畔,我是恋你的鱼

前世情,三生路,孟婆,无归处。青林无风,白水出莲。前世,谁把谁亏欠,花香里尽是你不散的素颜。

曾经,只是过去的事情,美丽终将沉淀,沉淀出一缕清荷的小香。与恨的岁月,落幕的情感,归于我前世的宿命,你今生的情。

梅花引,芳尘目,我画一楼残月,残了你我的影。银雀生吟,牧马无痕,我是追逐你的风,恋你的云。

只谁依,画楼月?可曾记得,西湖岸畔,我在岸边举目四望,恨不能与你举案齐眉,从此莫问前世今生。

犹记得,倪安然的浅笑,生出微澜的色泽,身着白衣,翩翩不尽神采,青丝飞乱,挽起一曲诀别。冷月拉长你飘若惊鸿的身影,你携一缕竹青,目送秋波而来。叶如旋飘落,沉入西湖的明镜,柔柔的泛起一层层涟漪。

明目里,你是如此的出尘,洁而无暇,媚而生丝,白切如玉,葱指交相间如丝如织。想来不是俗世女子,却生在俗世里。恐怕这一片刻的际遇,便如董永轻瞥七仙女,牛郎凝视织女一般,似是人间天上的恋情了吧。

花影弄舞,罗袂生尘。与你彷如天的际遇,却从未许诺苍天,不敢奢望如花美眷的恋情。我只是生在红尘,长在红尘,一个在红尘半墨诗香里渲染的男子。幸得天眷顾,顾我自怜,怜我一世为人。从此,才得以与你长相思。虽无法相守,也可相忘人间。

几百年前,是否你便是放我回之于水的女子?也如那女子一般,温柔的浅笑,安然的身影,我心事如蓝的透彻,也终究忘不了你。如约的回忆,破碎成伤,记忆如海水泛滥,你在我的心里无主的沉浮。

前世,我只是一条在水里,只求安然静渡的鱼,青荷碧水,红藕白莲,只求为此安身。天有不测风雨,鱼亦有灾,风骤其西湖,雨如惊涛,雾渡流觞,白浪卷我上岸,我已无力翻身。

岸上花开,如雨浸润的艳艳姿态。我无心细赏,心灰意冷间。偶然瞥见,你撑一把油纸伞,在天青色的烟雨中,碎步翩翩而来,红唇欲滴,低声呢喃:鱼儿,怎生这般可怜。我放你回水,去寻你的碧海蓝天。

轻捧起我嬴弱的身躯,轻抚我的鳞,黛目流转间送我回归。我回水之前,轻吻了你的侧脸,不为别的,只为今生记住你的气味,你的容颜。来世,莫要相忘了你。

是如今生,我又在烟雨霏霏中遇见,我等了一世的女子。你还是前世那样,安之若素,没有变,是吗?

西湖未曾被时间风干,一世写不够我对你的眷恋。细雨如丝,丝丝扣住流年,流年里,你颦笑依然,画眉心如雪。

前世,我在水中,望着你的身影,在碧莹莹的水面摇曳生姿,轻盈的白衣,及腰的青丝,在如许的微风里纷飞,飘扬。

杨柳堆烟,惹起数不尽的芳美,黛色的空气丝缕消融在一派冷寂之中,我浮出水面,只为能有一刻,瞥见你的容颜。

你可知,前世,我是被你放生的鱼,亦是,恋你的鱼。

(二)今生,执子之手,与子共赴七夕

牛郎织女相隔光年外,日复一日的相思,终于换得了一片刻的相见。我用时光的剪影,剪掉寸生的痴缠。一年中终有一刻,鹊儿搭起星桥,一年一度的相如一幕。然而,鹊尽南翔,星桥断裂时,谁的破碎?谁的思念成空?

我只想与你,端坐在时空的一隅,共唱一曲银河曲恋,相依相望,安然观其火流萤的静落,浅声祝福他们,也祝福我们。

星河寥寂,月落潇湘,七夕,只愿与你化为同翅的比翼,衔红豆,以换相思。也似像牛郎织女,化为天边闪烁的两颗星,相隔于光年之外,留下一段美丽的传奇。如果可能,我愿意用一颗红豆,换一片刻的长久。

时光都是无情物,燕蹴红英,乱雨打浮萍。无边的丝雨,不尽的伤感。我愿意用一生的光阴,换得片刻的晴天。在晴天里,与你看一场狮子座的流星雨,流星落下,火雨成坠,一切只愿意与你。

八月,无处放晴,我的心情像下雨。惟愿我心似你心,相思两共,情怀一缕。

卑微的生命里,我只是岁月的过客,一丝不挂的入了尘世,一丝不挂的归于尘土。不求天荒地老的爱恋,不求矢志不移的誓言,我只求,片刻与你相依。纵是若干年后化为一堆白骨,我的中指间也有着永不消退的红印,那是曾今爱你的证明。

我无法想象某个时候,我的心像小小的城,城里下着雨,你撑一把油纸伞,走进了我心里。

为了你,我一直都是以文人的姿态,存活在你如玉的浅眸中。在落花中独立,看淅雨中微燕,绿柳如烟中墨笔生香,只求,在宣纸上留下你无与伦比的靓丽。也想如易安凄柔幽婉的笔调,让你在书页间轻歌曼舞,让你淡淡的疏影,在我墨香古卷中沉淀下去。

我只是想你,在丝弦弄音,霓衣轻舞的七夕之夜,陪我去看那纤云暗渡。

素笺成灰,相思成灾,七夕前日,我已写不出千回百转却明澈依旧的心境。我的心情,早已零落成泥,碾作尘土,于暮霭深沉中遁于无形。我深怕你会在兰舟催发得桨声里,在千里烟波的长江头,一篙独去。

你可知,七夕,少了你,我会泪溅素笺,魂断星云。

半抹清妆,促成你的容颜,沉香屑未燃尽,我的心情如几缕轻烟的缭绕,悠然而起,随风静散。

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覆,只愿用一世相期,换一世相守。七夕调琴,纵是谁的弦断,花落肩头,使我恍惚的迷离。我已把青烟焚散,散做我们深深的羁绊。

天青色烟雨倾覆了我这条转世的鱼,待当繁华谢后,终将是一场山河永寂。

前世我的等待,只为今世与你相遇,相约。执子之手,共赴七夕。

心事如蓝,一缕冷香倾远,眉心如雪,巧笑安然。前世,我等你。今生,与我共赴七夕,可愿?

彼岸烟花腾讯博客http://447810690.qzone.qq.com

所属专题:“七夕”情人节的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