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访的收获

    近日,从新闻媒体欣喜地看到:“‘胶东王都•大美平度’2017(北京)文化展览周今天在民族文化宫盛大开幕。开幕式上,近500名与会嘉宾共同见证了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镇农民刘元久向国家博物馆捐赠家庭生产生活

    11月19日
  • 一封家书

    兄弟最近还好吗?有没有感觉到一丝丝寒意袭来。

    室外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寒冬如期而至,而你拼搏的冬天才刚刚开始,你可要hold住了(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成绩)。要保持对学习的那份热情,发奋图强,没人

    11月19日
  • 踏着歌声的翅膀

    单位搬迁了,本来上下班很近的我,要每天5点30分起床,经4公里到火车站坐火车,再步行1.5公里才到单位。晚上,同样的路程,7点多才到家,全天花在路上的时间有4个小时,一年四季、刮风下雨不断。夏天热些还

    11月19日
  • 蒲城手擀嫂子面

    老家蒲城县位于陕西省关中平原东北部,在这里,面条在人们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许多人嗜面的程度到了“一天不见面,四肢就发软,浑身轻无力,吃面增劲又解馋”。老家的面有多种意义:老人过寿吃长寿面,婚礼上小两口

    11月19日
  • 世界很静,我的思绪于深夜里远行

    文/伊人轻舞

    夜已沉睡,世界很静,而我却醒着。若棉纷飞的“心絮”,伴着窗外凝练如水的月华,带着我幽长的情思于深夜里远行。

    如果可能,我想跟着明亮的月亮走,让她的纯玉之光渡我心上的“浑浊”。{p

    11月19日
  • 谢谢你,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8日
  • 悟客情

    平淡地活着,有人在乎,就是幸福,有人心疼,就是温暖,一颗真心,无需花言巧语,久了总会知道,一份真情,无需能说会道,时间会让你看清,人与人,聚散是缘,生情有因,有人大声表诉,有人暗自关怀,情的方式有千千

    11月18日
  • 谢谢你,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7日
  • 谢谢你吗,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7日
  • 空道

    当我风尘仆仆奔波在这座城市里,我心里一片坦荡,没有思绪的飘然,更没有情愫的牵肠,当白天的暖日落下,傍晚只剩下凄凉的夜空,我才感受到被冻后的冰爽和惬意,城市留有回忆,脑海里回忆甜蜜无悔,可造物弄人,偏偏

    11月17日
  • 绚緣

    无论我遇见谁都是缘,应当珍惜因为缘分不长,今世相遇来世也许不见,善缘恶缘都是缘,一人生一段缘,刹那的欢喜,是千百年的寻觅,一世又一世,清泪滴落天地之间,何处相逢远山青黛,梵音袅袅,纵然是苍凉,一颗真心

    11月17日
  • 烟花易冷红尘无梦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是世间最无奈的声音!

    走过万水千山,走不出心中的那一片烟花地。

    生命的历程中,总是有些人,有些事,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沧桑,时光的打磨,却依然被记忆所眷顾,永远地留了下来,如夏花

    11月17日
  • 乌夜啼

    抬眼辽望落日,西山路。无奈人生长河水东流。老来泪,把酒醉,多少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11月17日
  • 冬夜秦淮,一壶浓浓的茶香

    秋色远去,从晨曦到午后,从黄昏到夜色,河水绕着城墙渲染着小城,一行行梧桐树摇曳在风中,摇曳着一地的金黄,那梧叶韵着冬意铺满了大街小巷,那黄色的叶随水漂流,忙碌的人们东来西往,穿过秋意走进冬韵,柴米油盐

    11月17日
  • 阅读土楼

    为何客家人独建 为何独建闽南

    阅读土楼

    土楼,这是世界一大独特的民居,也是世界独特的一大风景。到福建,若没去土楼,总是一大缺憾。可去了土楼,随便逛逛,相互做个对视,甩几句幽思,可能读懂土楼?{

    11月17日
  • 剪纸温润着我生命的底色

    引子 一剪几千年,一纸中国吉祥红,纸与刀在手指间翻转,去寻访那些历史的沉浮,剪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辽阔时,是一片镂空的世界。

    我喜欢世间所有美丽的花朵;我钟爱,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为此付出

    11月17日
  • 一见钟情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哪有什么一见钟情。”

    。。。。。。

    坐上去往青海的火车上,我是多少有些不甘心的。不甘心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甘心他们却是两个人。

    绿皮火车的车轨轰隆隆的,声音

    11月16日
  • 近水楼台(第四篇)

    九十年代中期,房产开始了私有化进程,所有公产、私产房屋均能名码标价市场交易。但大部分工薪阶层都是一、两间陋室,且我们上一代均为多子女,三四个儿女的都算少的,多的有八、九个甚至不乏十一、二个儿女的。好多

    11月16日
  • 这个冬天不太冷

    立冬之时,寒而不冷,朝夕加凉,已到添衣时。菊花未残,满地也没伤。心中藏一丝暖意,墨染纸间,自由一番惬意与诗情。

    人到一定岁数,钢筋水泥的世界呆久了,难免会有一些闲散。复制粘贴的日子充满着无奈,平静

    11月16日
  • 母亲的三年日月(一)

    (一)三年日月浓如酒,乡中人好,水也甜……

    2017年10月19日四点零八分,妈妈走了,我现在眼睛一闭上满脑子都是妈妈临终前的样子,整整一个多月昼夜不停的疼痛,有谁能真的领悟“束手无策”这个四个字

    11月16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