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家旅游区

    前天回老家的时候,听说老家通往旅游区开始铺路了。其实,老家通往旅游区原来修了一条土路,“龙湾垂钓”景区刚刚开发那阵子,这条土路承载着人们让景区红火了几年。后来,村子里乱了十几年,原来美丽的景区成了几近

    11月19日
  • 遥远的尼泊尔

    时光荏苒,曾经决然的离开一个城市,既是厌倦,又是欣喜。有时候无意间的离开,便成了抛洒的雨滴。

    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脚下,宁静的横卧着一个国度,遥望连绵的雪山,是尼泊尔人民真挚无邪的敬畏。尼泊尔国土像

    11月19日
  • 缺电

    遥远的村落,

    那里没有闪烁霓虹;

    一个人孤单走在没有路灯的黑夜,

    任你侵袭内心的空虚。

    一点点荧光,

    怎么能改变这个落寞的世界;

    不要承诺,

    不要抗拒,

    静静的呆在黑夜

    11月19日
  • 踏未青

    和煦的风还未吹开翠绿盎然的时节,慵懒的午后,随着阳光弥散。指尖止不住的欢快的憧憬,在皲裂的树干感触新生的欣喜。

    骑着单车,无所谓是否需要将手藏匿在厚重的手套之下。 当炫目的阳光熏得你微醉的时候,应

    11月19日
  • 一场还未结束的雨

    是否云的深处繁花似锦,风的来处波澜不惊,玻璃窗上缓缓滑落的雨滴,洗去了浮华的堆积,外面的世界,晚秋残叶,摇曳不止,不叙归期。

    浅浅的水痕,慢慢地侵占我脚下的土地,焦急的白狗,不住地在越来越小的角落

    11月19日
  • 理想主义的矮子

    迷幻与封建在理想主义的沃土恣意生长,在一个活生生的完美个例前,现实变得体无完肤,执念,信念,理念,在各种观念中,变换着其本真的色彩。

    对与错,是与非的界定,依托不同的价值观念,无法一尺衡定。好似诡

    11月19日
  • 我与地坛(1)

    我在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实际就是地坛1。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

    地坛离我家很近。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总之,只好认为这是缘分。地坛在我

    11月19日
  • 让座

    随笔

    让座

    于公谨

    前几天,送孩子上学的时候,遇到我的一个熟人,比我年长的熟人,相互交谈着一些事情,我就说起了明星捐款,而有些人则是厚颜无耻地接受着,而且觉得应当应分。还有,很多人在接受捐

    11月19日
  • 赋予自己的思绪以重量,做真实的自己

    赋予自己的思绪以重量,做真实的自己

    --一个高中生的内心独白

    /

    米兰﹒昆德拉在其小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说:“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然而,没有负重人变得

    11月19日
  • 第一次写作文.程汝明

    第一次写作文 . 程汝明

    ——《流年碎影 . 二十一》

    一九五八年,我上小学三年级,老师让我们写作文,并叮嘱:要认真,要写好,写漂亮些。

    什么是好?什么是漂亮?回家,我把报纸上,书上,父亲

    11月19日
  • 二十四、阐述眉睫下的露珠

    二十四、阐述眉睫下的露珠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1.18

    .

    这只水杯,就这样地站立在书桌前。

    ………书写抗争,抢回黑道势力吞噬的真相语言。人与兽不相同,仙与魔不同道

    11月19日
  • 采访的收获

    近日,从新闻媒体欣喜地看到:“‘胶东王都•大美平度’2017(北京)文化展览周今天在民族文化宫盛大开幕。开幕式上,近500名与会嘉宾共同见证了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镇农民刘元久向国家博物馆捐赠家庭生产生活

    11月19日
  • 一封家书

    兄弟最近还好吗?有没有感觉到一丝丝寒意袭来。

    室外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寒冬如期而至,而你拼搏的冬天才刚刚开始,你可要hold住了(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成绩)。要保持对学习的那份热情,发奋图强,没人

    11月19日
  • 踏着歌声的翅膀

    单位搬迁了,本来上下班很近的我,要每天5点30分起床,经4公里到火车站坐火车,再步行1.5公里才到单位。晚上,同样的路程,7点多才到家,全天花在路上的时间有4个小时,一年四季、刮风下雨不断。夏天热些还

    11月19日
  • 蒲城手擀嫂子面

    老家蒲城县位于陕西省关中平原东北部,在这里,面条在人们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许多人嗜面的程度到了“一天不见面,四肢就发软,浑身轻无力,吃面增劲又解馋”。老家的面有多种意义:老人过寿吃长寿面,婚礼上小两口

    11月19日
  • 世界很静,我的思绪于深夜里远行

    文/伊人轻舞

    夜已沉睡,世界很静,而我却醒着。若棉纷飞的“心絮”,伴着窗外凝练如水的月华,带着我幽长的情思于深夜里远行。

    如果可能,我想跟着明亮的月亮走,让她的纯玉之光渡我心上的“浑浊”。{p

    11月19日
  • 谢谢你,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8日
  • 悟客情

    平淡地活着,有人在乎,就是幸福,有人心疼,就是温暖,一颗真心,无需花言巧语,久了总会知道,一份真情,无需能说会道,时间会让你看清,人与人,聚散是缘,生情有因,有人大声表诉,有人暗自关怀,情的方式有千千

    11月18日
  • 谢谢你,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7日
  • 谢谢你吗,终于忘了我

    岁月蹉跎,时光,恍如白驹过隙,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不曾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开的第三百五十八天了吧,仿佛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成为了彼此的路人,从此相望无期,生死成迷。

    ——题记

    11月17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