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38)

    (三十八)老伴莲香住院记

    老伴二十多年前患类风湿关节炎,我翻阅报刊,四处打听,求医问药,千方百计给她治病。由于长年累月天天吃药,虽然类风湿关节炎得到了有效控制,肾脏却受到了损伤。后来,就改服对肾脏

    09月01日
  • 谢谢你来过,也不遗憾你最终离开

    今天,八月的最后一天,总是对每个月月初,或者月末有一些感慨。月初,是满怀憧憬,月末 ,是回首望,忘记。

    八月的第一天,我说,八月你好,愿温暖和快乐常与你相伴。却不曾知道,这个八月,也是我心痛的月份

    08月31日
  • 秋有夏木

    北方这座滨海小城,夏天的光影还算温顺,比不了南方艳阳那般燥热。一缕轻柔的海风掠过,略带腥咸却有说不出的清凉、舒坦。蔚蓝的大海,金黄的海岸,天空晴朗的那般纯净。周末黄昏,携妻、儿,带着帐篷、隔潮垫,穿过

    08月29日
  • 一路走来

    (一)

    闲看花开,静观日落,冷暖自知,初心如昨。《硒园雅吟》主人微我说,老师写了很多清美的散文,有没有关于爱情方面的?能否提供一篇?没有直接答复,只是回了一个微笑调皮的图标,其实没有。人生旅途,除

    08月29日
  • 心里预防针

    人在不同的位置上,承受不同的压力。只是,这个压力,能不能承受的起,能承受的起的时候,可以承受,承受不起的时候。就会放弃,不放弃的时候,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释放,释放的时候,就会影响,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的

    08月28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33)

    (三十三)顾村公园游览记

    2012年3月24日上午,我正在书房里写博文,老伴在客厅里大声叫道:“王龙生,过来。”我闻声赶去,问:“什么事?”她说:“王颖来电话问你想不想出去玩?”说老实话,由于老伴

    08月2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31)

    (三十一)东方明珠游览记

    2012斗1月27日上午,从北京回沪探亲、陪我们一起过年的二女儿、女婿和小外孙豆豆,准备去游览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临走前,女儿问我们去不去。老伴说:“我身体有病,腿都肿了

    08月27日
  • 缘有深浅情有长短

    时间的流转,又到初秋,盛夏的热浪迟迟未退,秋老虎实在凶狠,这一日复一日实属不易。

    这夜灯火如昼,星空点点。一人闲坐在庭院,手捧香茶,收音机的广播经常重复的那首歌。又是一个飘零的秋,伊人乘着一叶轻舟

    08月26日
  • 卖书之难

    妻三番五次地说,将家里的书卖卖吧,你看堆得书房客厅到处都是,自己看着下不去脚堵得慌,即便有客人来总也是凌乱不堪吧。

    妻一次次地说,我便也一次次地答应着。这些书,既有我多年积攒下来的,有曾经上学时留

    08月26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32)

    (三十二)清明前夕去扫墓

    3012年3月23日上午,离清明还有十几天,我们就和弟妹们相约,驱车去嘉定松鹤陵园扫墓,悼念岳父母。

    轿车迎着风雨飞速奔驰在市郊高速公路上,不到一小时,便驶入陵园新辟

    08月26日
  • 踏上征途,圆支教梦

    好几年前就已经听哥哥姐姐们说大学三下乡支教的事情,所以大学以来,我一直对三下乡这件事满怀期待。今天,三下乡如期而至。

    一大早从下着雨的学校来到同样是下着雨的支教地点—信宜市新宝镇中心小学。路途是漫

    08月26日
  • 脚步!丈量世界的健康标识

    天天在地球走路,没有谁说不会,可脚步下的那点儿事,也扯上了文章的意味。

    可能有人要问:啥?写脚步?没逑事干。可我萧月月却理直气壮,真要写出点文字来给大家看看。

    不然的话,我们来觑觑,一些人么?

    08月26日
  • 淡听风雨,笑看流云

    风雨流年着稠落的繁华,沾满了红尘的笔尖,在月光下书笺一束烟雨,娇羞了清歌如玉的春水;流云微笑了飘拂的碎影,收藏了彩霞的容颜,弹指瞬间的花开,浅梦了真情如珀的心灵。在无言的雨巷里,望青花、踏水迹、听风雨

    08月25日
  • 人之初

    人之初

    (许克勤)

    孙子一岁九个月时,为了断奶,我们跟他度过了半个月同吃住、同游戏、同成长的快乐时光;事后写了篇《回眸时看小於莬》以记趣。近日,因儿媳出差,我们又跟孙子“三同”了十天的美好日子

    08月25日
  • 莫负今生,璀璨逝水流年芳华

    捋一把汗儿,于盛夏炎热,行走若风;火辣辣太阳,从不打闪,坚定地,将光芒四射,沐浴大地万物;天空下无一丝风,似乎,躲藏成为悄悄卯翘;为接幼儿园放学小孙孙,全身湿透,汗流浃背,让此时此刻,光景濡染自己,实

    08月25日
  • 脚踏山顶印峰下

    春草微风吹情花,离怀昔日染烟霞,心路盈盈沾疏雨,山堰石壁引飞峡。一抹尘沙,经眼已过看繁华。一习梦,一场花,无边的丝雨染鬓发,潋滟的水色染晨光,我把惆怅踏脚下, 染绿了我的心意,醉了我眉夹。浩浩风波,任

    08月24日
  • 力量、勇气、精神(康有山)

    早晨起来散步,在马路边上,看到有趣的一幕。一只仅有针孔大小的蚂蚁,拖着一只比他大十几倍或者二十几倍大的蜘蛛,在缓缓地行进。眼见那只蜘蛛还在挣扎,腿在不停地伸动、挣扎,似乎并不情愿地被拖走。但是,它抗拒

    08月23日
  • 脚踩山顶印峰下

    春草微风吹情花,离怀昔日染烟霞,心路盈盈沾疏雨,山堰石壁引飞峡。一抹尘沙,经眼已过看繁华。一习梦,一场花,无边的丝雨染鬓发,潋滟的水光染晨光,我把惆怅踏脚下, 染绿了我的心意,醉了我眉夹。浩浩风波,任

    08月22日
  • 雨泻繁花,风一般吹落满地

    又是一天的清晨,太阳老早老早钻出,似乎不将大地晒得脱皮,它不安逸,那一火红炉子,光芒四射,刺得万物睁不开眼,但天空好像喜欢,一碧如洗,大团大团白云,缀在蔚蓝天幕,展示着它们高贵典雅,雍容华贵,以及卓尔

    08月21日
  • 坐看流云,静听清风

    清晨,从梦中醒来,望向窗外,碧蓝的天空,白云在轻盈的漂浮着,阳光正从天际赶来,热烈的洒满大地。夏季的末尾依旧很炎热,蝉的声息从窗外的某棵树上传来。忆起昨夜一场暴雨,雷声隆隆,闪电如刀,倾盆的大雨把天与

    08月20日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