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的婚姻不曾一地鸡毛

    夫妻在生活里,有时就是你退我进,你进我退的博弈。掌握不好分寸,就是硝烟弥漫的战场,鸡飞狗跳的乱世。

    01月1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30)

    (三十)带病出工干农活

    1962年7月2日,昨夜值班,大约一点半左右,我们吃完烤面饼,巡逻一会后离开学校。临走时,党支部办公室里还亮着灯光,校长和三位老师值班巡夜,彻夜未眠,多辛苦呀!从学校里出来

    01月1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29)

    (二十九)风大浪急撑船难

    1962年5月31日上午,我们锄地回来,在卫星河岸上的一条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路上,一位老汉默默地在削平道路。我们好奇地问: “老伯伯,这条路都是你一个人平的吗?”老汉点

    01月19日
  • 城市夜行

    网上有个段子: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我虽不知道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却知道凌晨四点的合肥。不仅知道,而且行走过不止一次。说起来,那是我二十多年人生中最为消沉的一段时期——考研失败,借学习之名

    01月18日
  • 怎能忘记?

    在QQ阅读空间,偶然看到了她的几篇日记。如今六年过去,她鲜少更新空间,微信也很少发消息。她没有换号,只是不会再写这种略显矫情的东西。而我和她之间,也仿佛这旧文一般,永远停滞在了过去。

    她从来都不是

    01月18日
  •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最近前任3刷得很火爆, 还生出不少段子来。前任这两字,烙得多少人心疼?

    有人问:分手那么久还记得你的前任吗?怎么说呢?记得显得太花心,不记得显得太薄情,其实我觉得,那人就好比我走路撞上一个电线杆,

    01月18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28)

    (二十八)一次连煮四锅粥

    1962年5月16日,我的父亲是一个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搬运工人,是我最尊敬、最亲切的人,也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无论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他总是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破烂衣服

    01月18日
  • test

    test

    01月18日
  • test

    test

    01月18日
  • test

    test

    01月18日
  • 搅团锅巴

    搅团锅巴

    文/樊文博

    这是年初的事了。

    今年二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几个长安的朋友要我作为向导陪同,去我的老家法门寺景区游玩。刚在老家过的春节,返城没多久,我也心疼父母年事已高,为了不让父母操

    01月18日
  • tetest

    test

    01月18日
  • tetest

    test

    01月18日
  • 珍重人生,走出五彩

    珍重人生,走出五彩

    岁月总是在不断流转中行进,人生走过了许多的港湾终将来到生命的又一个路口。心在经历了无数次磕磕碰碰之后早已遍体鳞伤,习惯了孤独寂寞。在漆黑的夜空寻找记忆的影子。

    曾经的曾经我

    01月18日
  • 关于爱情的回忆录(续一)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一天,被室友L小姐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去篮球场堆雪人打雪仗。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厚的积雪了,所以每个人都很兴奋,而且在校园的各个开阔的场所,都能见到形状各异且惟妙惟肖的雪人,不愧是

    01月18日
  • 腊月初二

    1月18日,2017年农历腊月初二。

    腊月是一年中天气最冷的一个月。我认为寒冬腊月一词是对腊月残酷最恰当的描写。

    相信很多人对腊月最深刻的印象是热火朝天的腌腊肉、装香肠、办年货。就我而已,因为

    01月18日
  • 行走在人生的边上,且行珍重

    行走在人生的边上,且行珍重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到中年,真希望能把留住时间脚步留住,将青春永远定格在美好的季节,好好享受生活,然而事非人愿,许多事还来不及等待我们去思考,昨夜青丝今成霜,昔日俏丽

    01月17日
  • 落雪飞花诗意如画

    雪,应了冬之约,裹着一身素衣舞动着身姿如约而至。雪落枝头,是千树万树盛开的梨花,雪穿庭树飞花而下,装裱出一幅幅冬的童话。雪花时而象轻盈的蝴蝶,淡淡然地飞舞;时而象断线的风筝,簌簌而落;时而象贵妃醉酒,

    01月1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26)

    (二十六)偶遇父亲买瓶胆

    1962年4月1日,星期日,从早晨到傍晚,一直下雨,没完没了。上午不出工干活,呆在家里看书。下午,雨小了,兄弟都割草去了。我不好意思不去,便也跟着出去了。然而,一到外面,

    01月1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25)

    (二十五)自己动手补衣裤

    1962年2月25日早晨起床后,因为下雨,不出工,母亲开会去了,我脚痛,走路不方便,干不了家务,就拿起自己的一条破裤子,开始缝补起来。母亲平时实在太忙,根本没有时间给我缝

    01月17日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