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美丽是“遗世独立”

2017-07-15 17:12 | 作者:江南水乡 | 散文吧首发

有一种美丽是“遗世独立”

论作品。成就陶渊明的,不是《归园田居》,而是《桃花源记》;论人品,欣赏陶渊明的,不是“不愿为五斗米而折腰”的清高和傲骨,而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与洒脱。

人在顺境,且在其位,风得意,踌躇满志,甚至趾高气扬,得意忘形,比比皆是,无可厚非。连一生贫困落魄,潦倒不堪的“苦吟”诗人孟郊,45岁,第三次赴考,金榜题名时,也写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样的得意之作,“仗剑云游吟万景,赢得诗酒两仙名”的李白,41岁时被皇帝征召,也发出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言。而那些逐名趋势,趋利若骛,且才华不如孟郊,品行不如李白者,如若机会来临,自然会更加出格了。

其实,世上的人,功成名就,一生顺风顺水的很少,多数人,终其一生,仍然摆脱不了平庸、平凡,甚至落魄,潦倒。即便是一时的得意,也难以慰藉一世的失意。此时,面对他人的成功自己失败,奋勇直追,永不放弃,自然可敬;望洋兴叹,自怨自艾,人之常情;羡慕嫉妒恨,自暴自弃,亦在所难免。

因此,人在逆境中,面对挫折时,能安之若素,泰然处之,很不容易。身在红尘,却不为尘世所累,心有千千结,也能化断肠为柔情。一壶浊酒,静对风云起伏;一抹苍凉,笑叹人生沉浮,则难能可贵了。

最近,看了电影《杀生》,主人公牛壮实,黄渤主演的,很另类的一个小人物。他践踏祖训,搅和族人的平静生活,甚至侵犯个人的隐私权,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屡招族人的惩处,却乐此不疲。

由牛壮实,我想到了鲁迅笔下的阿Q。二人有很多相似之处。牛壮实以践踏祖训为业,阿Q以自欺欺人为己任。牛壮实不务正业,阿Q好高骛远。两个小人物虽然摆脱不了悲剧的命运,但是,卑贱而快乐地活着,却是他俩生活的常态。

以前读《阿Q正传》,以中国有阿Q这样的人为耻,而今,我深刻地感受到,中华文化从来就没有缺失阿Q精神,我对平凡人阿Q肃然起敬。鲁迅,哲人般诠释文化,医生般解剖人性——的确“伟大”!

昙花因暂而美丽,风华因绝代而妖娆。人生,难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人生,也有“遗世独立的孤绝之美”。

为救世人于苦海,悉达多放弃王子的地位,远离荣华富贵,选择苦修,让身心受尽煎熬,了不起。六年后,放弃一无所获的苦修,在菩提树下禅定七七四十九天,在金星升起之时,大彻大悟,因果成佛。佛陀伟大,不是因为选择了苦修,而是选择放弃苦修。弘扬佛法,不是为了解决宇宙形而上的问题,而是为了普度世人,使之脱离苦海。

基督用死来救赎人类,屈原上下求索,只为追求“唯美”的真理,“我直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这是谭嗣同对信念的坚定表现。而阿Q在状纸上认真画圆圈,堂吉诃德大战风车,透露着普通人难言的心事,苦涩的

试问“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哪句更有诗的离愁感,哪句更有词的悲凉情?我想,这是个很难下结论的问题。李煜后期之词——苍凉,字里行间,流露出英雄末路,壮士扼腕的感慨;纳兰的作品——凄清,春花秋月,抒发着美人迟暮,韶华白首之哀叹。但是,李煜难以释怀之“愁”,终究因放不下亡国的负疚感而显得“情”过于纠结,“理”过于直白。而纳兰虚无飘渺之“悲”,总让人失魂落魄,孤独茫然。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我佩服纳兰,“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之思”。淡泊名利,真性情之人。

看风景,自然要站在山之高峰,水之前沿。所谓登高望远,游目骋怀;临渊揽景,心旷神怡。看人生,论成败,自然要走出棋局,置身事外。“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很豪迈,很霸气,也很无奈。如果热潮退后,你还在裸奔,在他人的笑谈中,还有你的影踪,这才是真英雄,也不枉来人世一遭。

人生无绪,只因生活一成不变,思维故步自封。行事因循守旧。不知山外有青山,不见楼外有高楼。人生纠结,只因拼搏一世,忙绿一辈子,难免是非成败转头空,赤条条,来去,只剩下千般牵挂,万般烦忧。

卞之琳《断章》:“你站在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宁静的画面,旷远的意境,悠闲的明月,幽思的迷梦。好美!只是不知道,你是属于在桥上看风景的你,还是属于在楼上看风景的人。

“千秋有绝色,悦目俏佳人,倾国倾城貌。生在尘世中,不沾凡尘念,遗世而独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