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曲塞北之旅(第一辑《河曲》)1-1:行路难!行路难!

2020-01-19 09:01 | 作者:风沙飞扬 | 散文吧首发

下得高速路行难,已临河曲空喜欢。

正入煤道圈子里,一车刚过一车拦。——《河曲行路难》-易激扬

2018年季,天气酷热,烈日炎炎,本打算去川西的“四姑娘山”呆上几天,既可避避暑,亦可赏赏景,可从天气预报上得知,那地方的一直要下到两周之后,无奈之下,改道“河曲塞北”,看看晋陕的大峡谷,游游陕北的黄土高原,开开张北的草原天路。从郑州出发:

第一站是石楼县的“黄河第一湾”;

第二站是延川县的“乾坤湾”(顺便去了趟“梁家河”);

第三站是靖边县的波浪谷;

第四站是榆林市的红石峡和镇北台;

第五站是偏关县的“老牛湾”(连带去了乾坤第二湾);

第六站是张北县的“草原天路”;

第七站是安新县的“白洋淀”;

然后拐回郑州。历时7天,驰经豫、冀、晋、陕、蒙五省,全程3232公里,与朋友三人自驾,边开车,边游历,边观览,边摄影。

一路上,既有“鸡鸣三省”之地绮丽壮美的河曲风景作伴,亦受“晋陕蒙”三省交界处运煤通道拥堵之煎熬;既感受到了河曲塞北民风之淳朴,也体会到了恶贾导游的丑态与铜臭。可谓“酸甜苦辣俱尝,喜怒哀乐皆历”。

可最让我难以忘怀,或者说“淡虎变色”的,还是“晋陕蒙”交界处的“行路难”!以山西的大同为中心向西南辐射,半径150公里左右,在以321省道、249省道、250省道、304省道、209国道......这些个国道、省道和一部分县道构成的运煤公路网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辆运煤重卡,来来回回,往往返返,没日没,一刻不停地奔忙着。

狭长无岔的山谷,凸凹不平的路面,风沙飞扬的尘土,轰轰隆隆的马达,吱吱嘎嘎的刹车......

一不小心落入这种境地,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拐也拐不得,超也超不得,神经高度紧张,稍不留神,便有性命之忧。行进在煤道上的我们,跟在望不到尽头的运煤车队后面,一步一步地挪,一点一点地蹭,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受着慢火的煎熬,心里那个难受劲儿,脸上那种无奈范儿,唉......嗨......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黄河之曲虽美,但煤道行进之难,难于上青天!煤道行难,比之唐代诗人李白《行路难》中的“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满山”,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白尚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心劲儿,而我这辈子是不想,也不愿再陷入“晋陕蒙”这个煤道圈子里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