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都是诗

2018-02-05 17:57 | 作者:劉新宇 | 散文吧首发

晨风,暮,枯草,

公鸡,野猫,山坳,

青黛的天,

遥远的小镇。

温婉的伊人,

潮湿的早

——题记

炽热的心终有一天化为滴墨,生命为了自由才不会蹉跎,龌龊的世界中,惟有文字与音乐方能解脱,景为情,情亦心,生活虽则跌宕,而我依旧怀着感恩之心,带着感激之情庆幸——生命尚能在文字里律动。

余晖沉去,霜气升起,平日坚固的建筑犹如年暮的老者,愈发地变得萧然、沉默,粼粼的湖面躺在温暖的夕照里,却依旧望不清苍穹的脸。那年的微风,唤醒枝央,为世界涂上雅素的妆,于是,桃花盛了,河水悦了,心欢喜了。喜欢晶莹剔透的人和物,水一样的日子,水一般的女子,我知道,美好正扬长,与我渐行渐远。

罗曼·罗兰说:“生命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面目后,继续热生活。”每一段生命都是一种认知,领会,历练和愚蠢的过程,认知生命的目的,历练生命的进程,历练生命的真义,残年以后,百无聊赖的我们选择重新熟悉环境,定义人生,这时会憬悟从前所以为的“道理”有多么的愚蠢。事实上,无论在哪一个进程上面,生命本身是无意义的,它更像是一种必要的发生和错误的巧合。这个世界上,每个个体都有其特殊意义,即便冲马桶的污水,在生命衰灭的一霎,亦绽放出最美的水花。

只要有童心,就会有童趣,诚如,善良的人都有一颗熠熠的童心,而太过善良则是一种病。趴在山顶的岩石上,仿佛卧在火车的床铺上,看着渐渐消失的风景,等一轮月明。青春为韶华抛却了容颜,所以“眼底无离恨”,墨汁为我舍弃了苍白,故“寒月清宵绮回”,在这个食人的年代里,充斥着太多太多的薄情寡义和忘恩负义,惟其文字能够使我虚伪的神经放松,闲静时,再佐以钢琴,便可成为一顿顶级的饕餮盛宴。天马行空的思维和不切实际的幻觉已然让我的生活变得异常艰难,与其说求知欲,不如说渴求在文字的世界里徜徉,放荡,痛苦的找寻,最后是无边无涯的放逐。我醉心于文字和音乐,就像嫖客沉迷妓女,干裂的土壤对甘霖的乞求,文字和音乐是有其独特魅力的,音乐是精神的放松,文字则是灵魂的洗涤。方今,文字与我被无情地削弱剥夺,濒临垂死的边缘。无处找寻,无处安葬。

雨是天空的泪滴,因而在我的眼中,雨是蓝色的,是文字里故去的岁月,因而雪是红色的,纵使长河一溯,亦绝妙精彩。是的,请尽情的笑吧,你们的唾笑,就是对我最大的敬畏,然而我的魂灵,将永生不止。

我们不能决定在哪出生,但是却决定以后的人生。最令人羡慕的便是一生忙于自己喜欢事情的人,虽不一定富庶,甚至一日三餐都成问题,可是精神却定是富足的,连梦乡都分外恬美。有生之年,做喜欢的事,是一种福祉。

我将不再赞美阳光,我会享受阳光,我将不用歌颂人,而做我所歌颂的人。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