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咀嚼

2018-06-20 10:02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一抹残风中放弃了执着的洁白与坚强,是喜悦还是惆怅?一玫绿叶在中凋零了蕴育一春的葱笼与想,是快乐还是忧伤?一只孤雁依着高天淡云缓缓南去,是留恋还是逃亡?一茎小草在冬雪里不住的瑟瑟,是柔弱还是坚强?一个身影在迷雾中徘徊,是凄美还是淡荡?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雪的洁白最终敌不过春的温柔乡,绿叶的葱笼怎么受得了夏雨肆无忌惮的虐狂?孤雁的远去也许带着来年热烈的梦想,小草的瑟瑟何尝不是在孤独品味着那难耐的凄凉?至于那一个迷雾中的身影,我在想,他能否走过那一道迷朦之墙?

该来的迟早要来,不管你是否渴望;该走的自然要走,哪怕你有再多的忧伤。生活不紧不慢的前行,就象白云漫步在蓝天上。变化是有的,要不怎么会有白云苍狗之叹?不变也是有的,要不也不会有白云千载空悠悠了。

我们生活在变与不变之间。我们的生活就是我们全部的感觉。感觉之外的东西与我们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我不想说感觉之外的东西不存在,这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我们只生存在我们的感觉中,为感觉所左右,因之而喜,因之而悲。而这个感觉只是一种个性化的感觉,故古哲人有云: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

是哦,我只知道我自己,哪儿能知道那么多。有时,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呢。俗语所云不知自己是老几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对于世故人生,我可真是无奈之至了。

稍不留神,便会撞着别人,遇到朋友大度,我便得意,遇到较真的朋友,我也只能是手足无措一再致歉了。有时也想视而不见,一走了之,可又总缺乏这样的潇洒,所以,只好这样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下来,也许还得这样走下去。

《三国演义》里的诸葛武候午睡诗云:“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这种潇洒真让人羡慕呀。不过,武候好像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做到的。

武候真正的生活,用武候自己的话说,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结果好像也正如武候所说。要不,也不会有杜甫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了?

这样想着,心便轻松起来。就这样走下去吧,自然地咀嚼着自己的喜悦与悲哀,快乐与忧伤,不必刻意做给人看。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潇洒呢。忽然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了。

你站在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是否装饰了别人的梦,我是不关心的。我只想凝视自己窗子上的那一轮,哦,也许是一勾明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