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年危机

2017-05-26 17:40 | 作者:羚羊 | 散文吧首发

今天早上,打开微信,看到的第一条消息是同学发来的某同学母亲去世的消息。发过悼念信息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如巨石压身,沉重无比。近年来,不断接到同学父母过世的消息,让我感觉危机重重。岁月无情,总在人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时候,把人推向衰老,逼近死亡。

我的父母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昨天母亲心动过速,陪她在医院做了一天检查,跨进家门看到凌乱不堪的状况,就不由得无名火上窜,发了一通牢骚。不知是母亲现在有些小心眼还是我自己变得小心眼,为丁点小事便争论不休,我俩都时常唉声叹气,我不知道别人听到我叹气什么感受,反正我时时感到压抑不得不长吁口气来缓解,可是又特别讨厌听到母亲叹气,她一叹气,我立马心烦意乱。父亲最近又把腰扭了,走路都困苦不堪,可还硬撑着干家务。看他勾腰驼背艰难支撑着干活,不是摔这就是掉那,又哼哼唧唧的样子,我是气不打一处来,“叫你歇着,歇着,就是不听!老想做这又做那,你再一倒下,要我照顾谁?你这哪里是在帮我,是给我添乱!”父亲耳朵不好,小声说话,他根本听不见,我对他说话总是嚷嚷,冲他吼叫有点借机泻火的嫌疑,反正他听不见。这不,腰都扭了还抢着做事,我更是火冒三丈。我现在这火爆脾气,不点都着。其实我是心里极度恐惧,特别害怕父母生病,害怕他们有事。我深知一旦他们有什么问题,全凭我一人应对,没有人能替换我,能安慰我。我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平时的生活都是由他们照顾。我害怕所有重担压在我身上时我会六神无主。所以我期望父母别太劳累,能够始终身体健康。愿望是这样,但说出的话却总让他们多心。不让他们干活,让他们少操点心,他们却理解为我嫌弃他们老了,用不上了。搞得我郁闷至极,情绪糟糕到极点。

虽极不情愿承认自己的年龄,但身体信号却不停的告诉我已步入更年期。自从进入本命年,十指的关节开始莫名出现疼痛,虽未到痛不可忍的地步,但每每让你无法安心做事。屋漏偏又逢大,去年年底下台阶不小心扭了一下脚,感觉没怎么着脚就疼得无法着地,一拍片竟然还骨折,虽及时打了石膏,又吃了药,可是到现在五个多月过去,走路仍然不利落,疼痛依旧。今年年初开始,莫名奇妙的阵阵发热,浑身冒汗,遇事就着急,恨不得一天之内把所有的事情做完,方可轻松了之。最近又开始肩膀痛,两个上臂抬不起来,看了医生,说是预五十肩,不及时治疗,不加强锻炼,以后更加痛苦

身体的重负已让我苦不堪言,女儿更是我心头大患。女儿虽已二十好几,可心里年龄还相当幼稚,什么也指望不上。学业未就,工作更没个着落,天天在家晃荡,家务事一样不会做,更别说照顾老人。吃喝得靠我父母伺候,衣服还时常由我父亲帮着洗。我也知道女儿不甘心以后就在生活的最底层挣扎,她是想继续学习深造以便有自己的选择空间,但是她又不能静下心来专心学习。就这样在幻想中让时光悄悄溜走。看到她,我就窝心。学习不好,身体还不少的毛病,光给她看病,一月就得花近千元。药拿回来还不按时吃,因为早上不起,晚上不睡。别让我看见她还好,见着她我就想发脾气。

想想我这一生,真够失败,就一个孩子却给教育成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每天在书桌前一坐几个小时却又毫无收获。我无能,那就借助外力吧。各种学习机构,大小辅导班,甚至一对一的课都上遍了,能力所及的,我都已做过尝试,可结果依然令人心痛。我无力改变现状,也无力改变女儿,只能心急如焚,焦头烂额。

父母照顾不周,女儿教育失败。我只能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事无巨细,我都力求尽职尽责,尽善尽美。对于我做的工作,别人基本无刺可挑。我也被单位连续多年评为先进个人。

可这些对家人没有丝毫作用。用老公的话说,就是“你一个快到半百的人,还争这些干什么呢,是想升官还是能发财?”的确,我工作几十年也没能混上一官半职,收入又低,可是我并不愿做什么官儿,我只想做好自己的本分,找到自我的价值,这有错吗?

对老公的事业我全力支持,家务事他从未管过,做惯了甩手掌柜。让他体量我的苦衷,只能视为奢望。因为是我的父母,照顾父母是我做女儿应尽的责任,而不是老公的义务。女儿是我和我父母一起从小带大,老公没有插手,教育出了问题,自然应由我和父母承担后果。也许是我多虑,以己度人,可现实中,我常常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二十多年来,我没能从老公那里得到过真正的心灵抚慰,在他也即将迈入半百,面临巨大工作压力且多病缠身的阶段,寻求来自老公的安慰,不是自讨没趣吗!也许他认为他比任何人更需要安慰。

看到同学朋友不停地刷朋友圈,晒美图,拍美景。可是想到女儿的现状,我自觉羞愧难当,哪有心思刷图。出门旅游,又怕父母无人照管,也怕他们多心,说我甩下他们只顾自己逍遥,带着他们又担心他们身体吃不消。周末出去转转吧,老公在家不愿出门,我还得考虑他的饮食,替他改善改善伙食。

生活本就如此还是我庸人自扰?呜呼哀哉!如何才能平稳度过这要命的更年危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