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吧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注册为本站会员
散文吧 » 散文吧作文 » 一点的过客,一横的相逢800字作文

一点的过客,一横的相逢

2011-12-21 作者:24257728436人读过 相关作文我来投稿

颜终南沉默许久,拿出颜真卿的字谱,说颜儿,我给你母亲的爱,本应该只是一点,可给得多了,就成了一横,对她来说是负累。但我给她的幸福和快乐,即便看上去是一横,实际上也只是一点,对她来说远远不够。所以,我爱她,放她走。

--题记

一

六岁那年的雨季,纯洁和母亲被那个男人带到了城里。那是个形容模糊,有点发福的男人。可他有三室两厅的大房子,还有四个轮子的小轿车。他能给纯洁衣食无忧的生活,还给了纯洁上私立学校的机会。从此,纯洁叫那个男人作爸爸。纯洁叫爸爸的时候,脑海里总会闪过父亲欣长的身材和面若满月般的俊朗。那个清晰的模样,才是纯洁心底的爸爸。

每当城里入夜的时候,天上的星星在栉比鳞次的大厦间亮晶晶的闪,纯洁就想起小镇上的父亲。那满天闪烁的繁星,总有两颗是父亲的眼睛吧。

严正明送纯洁去学校读书。年轻的女老师问纯洁叫什么名字呀?纯洁说叫纯洁。老师疑惑的眼神瞟向严正明:叫严纯洁吗?纯洁抢上去在报名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颜纯洁。这是父亲刚刚教会她的字。父亲姓颜。

回家后母亲责怪纯洁任性,严正明笑笑说:没事,听起来都一样。纯洁就觉得这个男人不是那么讨厌。

严苏大了纯洁六岁,已经上了初中。纯洁放学的时候,会坐上严正明的车子,等严苏放学。严苏和一帮女同学笑嘻嘻地说着再见,纯洁背过头去不看他,心里很深很深的失落。

纯洁说我爸爸比你爸爸好看多了。严苏转过看书的头瞪了纯洁一眼,说我妈妈比你妈妈漂亮多了。纯洁憋着眼泪双手叉腰:你胡说!你爸爸那么难看,怎么会有比我妈妈还好看的老婆?!严苏突然不说话,盯着纯洁看,看半天:纯洁你真好看,长大了我娶你好吗?纯洁也就盯着严苏看,看半天:你妈妈真的很漂亮吗?

纯洁问这句话的意思是,严苏长得也很好看。

两小无猜的日子,纯洁就怀揣着这样的梦想:长大后作严苏的新娘,一直到十五岁那年。

严苏从大学带回来一个妖艳的漂亮女孩,那女孩一身露脐装,前卫时尚,嘴唇厚厚地红艳艳亮晶晶。纯洁看着严苏搂着她进来,一句话不说扭身进了自己的屋子,对着镜子看自己:小小的嘴唇,算得上樱桃小嘴,很红很红,却没有闪亮的珠彩。纯洁咬着嘴唇,眼泪硬是在眼眶打转。

那一次,严苏开学离家的时候,纯洁躲在车站的人群中,用目光和严苏说着再见。再见,严苏!严苏在上车的刹那间回了回头,仿佛看见了纯洁的爱情,又仿佛什么都没看见。转头,上了车。

初恋一不小心没有先兆的夭折,纯洁一下子变了。纯洁开始交男朋友了。纯洁又换男朋友了。纯洁的身边,男孩子一茬一茬地换得勤快。纯洁的身姿柳芽一样,猛抽。前凸后翘,愈来愈有样子了。媚眼之间,不经意就多了风情,万种。

就在纯洁开始彻夜不归的时候,母亲病了,一病不起。严正明在酒吧括了纯洁一个耳光,纯洁的眼泪唰唰就下来了,不是脸疼,是心疼。纯洁一直对母亲爱不起来,因为母亲的背叛。可,她也真恨不起来,血浓于水,毕竟。纯洁抱着母亲冰冷的身子,想哭,却留不下泪来;想喊,嗓子却跟哑了似的,喊不出来。

空旷的屋子里,只有纯洁和继父。继父一下子老了许多,五十多岁的人背竟有些弯,两鬓开始有了白发。俩个人仿佛毫无干系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各做各的。纯洁复习考试,继父还是经营着自己的公司,有时也回来给纯洁做饭。直到纯洁考上了一所南方的高校。拿到通知书的那晚,严正明喝醉了,他抱着纯洁,哭着叫着纯洁母亲的名字……

大学四年,纯洁断了和严苏一家的联系。严苏,已被她放在心里,生了尘、结了痂。只是在母亲的忌日,她会回到父亲的小镇。当初坚持把母亲的骨灰葬在小镇的,也是纯洁。

毕业后,纯洁留在了那个城市。

网络文学铺天盖地的时候,纯洁的文字红透了整个网络。她的华丽、妖娆的文字俨然有种男人无法拒绝的气质和诱惑,彰显着入骨的妖媚。纯洁的网名就叫纯洁,她擅长写一些歇斯底里的爱情,有些变态却充满诱惑。纯洁的文字把男人写得入木三分,纯洁文字里的女人都妖精一样迷人。有人说她是用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她一笑置之,无所谓。

只有一个男人,网名叫拯救天使的男人,总在纯洁的文字后写些感性十足却不乏理性的话。他说:纯洁,你心里一定很苦。或许,你最初的纯洁被伤害过,所以,你才如此伤害自己。

纯洁的心里一咯噔,莫名其妙地,生痛发软。之后纯洁写字,总是期待拯救天使的评论,拯救天使仿佛很熟悉,距离纯洁很近。

写字的空隙,纯洁也会去串吧。从一个酒吧到一个酒吧。有时也会有那么一段低迷的日子,纯洁不想写字的时候,便在这里夜夜卖醉,梦死生活。

纯洁第一次见到罗去北时,有那么几秒钟的失神,严苏的名字在她唇边滑过,咯在心里生生地疼。她半睁着迷蒙的眸子,打量着罗去北,三十多岁的男人,挺拔的身材,还有一双,严苏的眼睛!纯洁盯着罗去北的的眼睛,心里酸酸涩涩的疼痛随即弥漫开来,眼里浮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她忍住泪,仰头喝下杯中的酒,离开吧台。

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人影灯盏在纯洁周围起起伏伏地晃,罗去北搂住了她露在外面的纤腰,把脚步不稳的她带出了酒吧。

纯洁倒在罗去北的怀里,嘴里嘟囔着:你怎么可以那么像他。

第二天纯洁醒来的时候,发现罗去北留的字条:你本是天使,堕落凡间只是一个必须的过程。终究,你不属于这里。选择凤凰涅槃还是?珍重!

纯洁看着字条,眼泪在眼眶里使劲打转,最终,泪流满面。这个男人,果真是来拯救她的。

后来纯洁才知道,她和罗去北在同一幢大厦上班,他在18楼,她在13楼。如果没有那次她着急上了双号电梯,他们或许只能是过客匆匆。

那天迟到的纯洁看着单号电梯在二十几楼下来,停了无数次后,钻进了双号电梯,电梯门开的瞬间,罗去北从里面走了出来。

有人说忘掉一段伤痛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的确如此。纯洁在和罗去北的那一夜后,爱上了罗去北,并迅速的快乐起来。

她说罗,你是上苍派来拯救我的。纯洁说这话时,罗去北刚从一场巅峰下来,努力平息着急促的喘息。纯洁轻抚他汗湿的头发,温暖和幸福从指尖传来,蔓延到了五脏六腑。纯洁想这样该是一辈子吧?这样可以一辈子了吧?

结果不是一辈子,一个月后纯洁就离开了罗去北。罗去北,给不了她未来和承诺。其实一开始,纯洁就应该清楚,自己是陷在了严苏的那双眼睛里。只是寻求寄托的她不愿意承认。

女人最擅长的便是自欺和装傻。为了爱情。爱情,会让一个聪明的女人变成傻子,也可以让一个聪明的女人故意装傻。

纯洁很多次都想问罗去北的家庭,问问他的妻子,可每次都忍住没问。她怕,怕罗去北会这样告诉她:对不起!纯洁,我不该这样伤害你……她怕罗去北会告诉她,他已经结婚了。虽然,纯洁很清楚,象罗去北这样的男人,没有不结婚的可能。

最终的离开,是因为那个细长凤眼的女人,她是罗去北的妻子。该来的总会来,纯洁没有多说选择了放手。

八

纯洁留下纸条离开那个奢华的都市,回到了父亲的小镇。

父亲还在那个小镇的中学当他的教书先生,一身的仙风道骨。纯洁找了个代课教师的工作,和父亲一起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闲下来的时候,父女俩一个练字一个写字。父亲的毛笔字,被当地称为“颜体”,传承了颜真卿的风格,那一点象是一横。

父亲说:颜儿,别恨你的母亲,她应该过上好的生活。

纯洁问父亲:您就不恨她吗?她背叛了你。

颜终南沉默许久,拿出颜真卿的字谱,说颜儿,我给你母亲的爱,本应该只是一点,可给得多了,就成了一横,对她来说是负累。但我给她的幸福和快乐,即便看上去是一横,实际上也只是一点,对她来说远远不够。所以,我爱她,放她走。

纯洁扼腕:母亲,你多幸福!

颜终南告诉纯洁,母亲原本是城里的千金,因为一次跟随教授到父亲的学校讲学,认识了自己,于是演绎了一场爱情故事。很落俗套的爱情故事,她的母亲不过是为美丽的风景停留了片刻,最终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而已。

颜终南说:颜儿,你的母亲为了我,背弃了家庭,漫长的七年,她给我一个和她一样美丽的女儿,我很满足,也很幸福。感谢她,怎么会恨她?

纯洁想起那句话:你原本是天使,堕落凡间只是一个过程。母亲也一样吧?她不属于父亲这里。

原来,父亲的幸福这么简单,只因为爱过。父亲的满足如此简单,虽然爱已失去。怪不得父亲看上去如此年轻,原来,他一直在爱着。

原来,自己给严苏的爱情,也是一点,却被自己想象成一横,以致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罗去北,他也只能给自己一点的爱。

纯洁想:最终会有一横的爱情,和我的一横相交吧。

纯洁再一次去看母亲。老远看见父亲修长的背影。

母亲的墓碑前,纯洁再一次呆住:秦渥丹、严正明之墓。熟悉的颜体!父亲的字!纯洁转头看父亲,父亲说:原谅他吧!孩子。他是在监狱里悔恨自杀的。

纯洁想起拿到大学通知书的那晚,严正明和自己都喝了不少酒,灯光迷离中严正明激动地抱着她……

纯洁毅然决然报了案,把严正明送进了监狱。而自己也背负着一身的伤痛,断绝了和严家所有的联系。

纯洁抱着父亲大恸:“父亲……”

孩子,去找他吧,你该有你的爱情,他会给你幸福的。

纯洁的眼前闪过一双好看的眼睛,是严苏的?罗去北的?还是父亲的?不论是谁,纯洁想终究会有一双眼睛和自己的眼睛相逢。

网友对《一点的过客,一横的相逢》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