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吧作文网,希望您在本站找到满意的作文!注册为本站会员
散文吧 » 散文吧作文 » 图兰朵(转载)800字作文

图兰朵(转载)

2012-04-14 作者:爱哭的女孩38人读过 相关作文我来投稿

<人 物 表>

图兰朵:冷面公主,独身美人

无名氏:没落王孙,孤岛隐士

柳 儿:无名氏的烧火丫头

皇 帝:图兰朵的慈父懒爹

侏 儒:太监

金陵公子、沙漠怪客:揭榜求婚者

刽子手、宫娥、卫士

--序 幕--

旁白:香国公主图兰朵,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王孙公子凤求凰,观之如醉,爱美若狂。独身女子铁心肠,三道难题考驸马,一把屠刀闪寒光。

(图兰朵背立于舞台中央,六人舞。)

--第一幕--

(侏儒上。)

侏 儒:公主,公主,昨儿个皇上跟您说的招驸马的事儿,您有对策了吗?

图兰朵:你慌什么?(缓缓转身。)我自有对策。

外 声:皇上驾到!

(皇帝上,二卫士随,于一边站定,图兰朵、侏儒趋前迎接。)

皇 帝:乖女儿,昨日父王所提招驸马之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图兰朵:父王,这事女儿自有主意。

(图兰朵向皇帝耳语,皇帝听后大惊失色,后退一步。)

皇 帝:图兰朵,从古至今,只有三篇文章点状元,三杯御酒宴琼林,三日游街招东床,哪有三道难题,一把屠刀考驸马的道理?

图兰朵:女儿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试上一试又何妨?

皇 帝:试不得。

图兰朵:试得!(坚决地)

皇 帝:试不得!

图兰朵:(撒娇)试得,试得。

皇 帝:(无可奈何)是,试得,试得!图兰朵,都是父王把你惯坏了。

图兰朵:(得意地)谢父王。

皇 帝:哎,随你去吧!(下,二卫士随。)

(图兰朵环视四周,甚为得意。)

侏 儒:(见皇帝下,立即上前。)哎呀,公主,妙啊!

图兰朵:妙还不快去办!

侏 儒:是。

(侏儒从二幕下,音乐起。)

图兰朵:我图兰朵自幼长在深宫,最厌须眉浊物。(转身,走向高台。)美丽如我,岂可嫁于纨绔膏粱?(宫娥扶上高台。)如今设下难题,备好屠刀,杀一儆百,看谁自不量力,敢来求婚!(拂袖,入座)

侏 儒:启禀公主!(从一幕上,至公主前站定行礼。)启秉公主,现有金陵公子、沙漠怪客揭榜求婚,殿外侯旨。

图兰朵:真有不怕死之人。先把金陵公子宣进来。

侏 儒:是!(行至台前。)宣金陵公子上殿啦!(退至公主身旁。)

金陵公子:(摇扇出。)我金陵公子出身名门旺族。今朝城外见得公主画像,貌若天仙。凭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赢得公主芳心,定非难事。(立于台侧,得意状。)

沙漠怪客:(提刀出。)想我沙漠怪客,武功独步天下。今日要夺得驸马之位,实为易如反掌。(欲入宫,撞见金陵公子。)

金陵公子:(不屑地)山林野夫。

沙漠怪客:(亦不屑)纨绔子弟。

(二人拉开架式。侏儒听得动静,急出。)

侏 儒:住手!

(二人收手。)

侏 儒:(不屑地打量二人一下。)金陵公子,随我进来。

(金陵公子随侏儒入,沙漠怪客退。)

金陵公子:参见公主。(抬头偷视图兰朵)

侏 儒:(喝)低头!

图兰朵:(掩鼻)一股浊气,叫人恶心,快拿香罗遮面旗来,遮去他的臭味。

(两宫女展开香罗遮面旗,驱赶金陵公子往下远跪。)

图兰朵:你来自何处?

金陵公子:龙盘虎踞之地,公侯将相之家。

图兰朵:膏粱纨绔,只会斗鸡走狗,你可敢应本公主我的三道考题?

金陵公子:请问公主,怎样考法?

图兰朵:第一考你臂力如何?

金陵公子:我力举千钧!

图兰朵:第二考你智商怎样?

金陵公子:我智赛诸葛!

图兰朵:第三考你武艺高低。

金陵公子:同谁交手?

图兰朵:你敢和公主我比武较量吗?

金陵公子:这……(冷笑)自古男不与女斗,今天就破例一次。

图兰朵:放肆!骄兵必败,败则杀头!难道你不怕死?

金陵公子:死……(狂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图兰朵:大胆!狂妄之徒,今天我一定要叫你死在头道难题之下。(向内示意。)

金陵公子:闲话少说,快请出题。

(二卫士抬巨石出。)

图兰朵:你要是能双手举起这块巨石,绕场一周,就算你攻下第一道难关!

金陵公子:公主刁难,但在下知难而上。

(金陵公子蹲身举石,巨石纹丝不动。金陵公子运气使力,勉强举起巨石,刚刚过膝,力乏石落!)

侏 儒:绑了!

(二卫士上,按住金陵公子。)

金陵公子(挣扎):公主!公主饶命啊!公主手下留情啊!

(二卫士押金陵公子下。沙漠怪客上。)

沙漠怪客:没用的懦夫!过此关非我莫属!

图兰朵:是谁口出狂言?

沙漠怪客:丝绸路上来的沙漠怪客!

图兰朵:你敢举起这块巨石吗?

沙漠怪客:轻而易举。(双手托起巨石,绕场一周,三声狂笑。)

图兰朵:哼,恐怕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沙漠怪客:丝绸路上人杰地灵,人人都是智勇双全。

图兰朵:你敢和公主我斗智吗?

沙漠怪客:奉陪到底,请出题!

图兰朵:你听准了,我坐在这宝座之上,看你用什么办法,能让我走下去。

沙漠怪客:这……

侏 儒:你听明白了,随你坑蒙拐骗,耍尽花招,只要能骗他下来,就算你攻破第二道难题。

沙漠怪客:这道题太难了,让我想一想。

图兰朵:不准拖延,我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时间一到,你还不能调我下来,哼哼,你就死在这第二道难题之下吧!

沙漠怪客(思索片刻):哎呀,公主,请您先换方位,然后再来斗智。

侏 儒:为什么要换方位?

沙漠怪客:自古以来,男为乾,女为坤,乾在上,坤在下。请公主先换方位,以正乾坤,然后开始斗智,我再引您扶摇直上。

图兰朵:说的有理,先换方位。

沙漠怪客:(得意地)哈哈,我把她骗(见图兰朵未动,惊。)

图兰朵:你耍的是战国孙膑诈骗鬼谷之计,公主我熟读兵书,怎会上你的当?

侏 儒:时辰已到,绑了!(向内示意。)

(二卫士绑沙漠怪客下。)

沙漠怪客(挣扎):天哪,女人无情啊!

图兰朵:(冷傲地)怪只怪你们喜欢夸海口。

第二幕

旁 白::远离繁华喧嚣的京都皇城,千山万水之外,有一座静谧的小岛。这里鸟语花香,风景如画,无名氏和他的丫头小妹过着悠闲自在的幸福生活。

(幕启,无名氏伏案题诗。)

无名氏:花香无语心自在,斜眉倚窗影还来。假浮……(苦思状。突然有所思,喜。)假浮此身孤岛渡,终日与她共徘徊。(落款)无名氏。(取印章印之。写毕,走向花丛。弯腰摘下玫瑰,不慎被玫瑰刺刺伤手指。)玫瑰啊玫瑰,你越是有刺,我就越是喜欢你,你如果是香国公主,我便是花海驸马,爱河王子,情天奇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的心暖化,让你也知我,解我,爱我这“花痴甲天下”。

(柳儿此刻上,手拿酒葫芦和画轴,左右盼顾。)

柳 儿:先生,酒买回来了。

无名氏(迎上来,关切状):柳儿,快坐下来休息,这岛上的事全靠你一个人,真是苦了你

了。

柳 儿(修剪花枝):不苦不苦,您这么一说,我心里好甜,再说,当初要不是您把我收留下来,带回岛上,我这个没爹没娘的穷丫头,现在还不知漂流在什么地方呢!

无名氏:柳儿,这是你我的缘分,当初萍水相逢,如今风雨同岛,情同手足,看你累的满头

大汗,来,先生替你打扇。

柳 儿:我的王孙老爷,别把烧火丫头折坏了。

无名氏:哎,不要叫我王孙,我只是个隐士,(小声地)不要向外张扬。记住,我是孤岛隐士,无名先生。

柳 儿:是。(顽皮一笑。)无名先生,(取酒)酒瘾……发了吧?

无名氏:酒?

(柳儿递上酒葫芦,无名氏接过饮之。柳儿看着无名氏,微微一笑,转身,看案上写好的诗稿,念之。)

柳 儿:假浮此生孤岛渡,终日与她共徘徊。好诗!

无名氏:啊!(饮酒毕)

柳 儿:好诗!好诗!

无名氏:好酒!好酒!

柳 儿:恭喜先生又做了一首好诗。

无名氏:就是葫芦太小,你怎么不多买几坛?

柳 儿:酒钱不够,我挪去买画了。

无名氏:画?

柳 儿:您不是最喜欢画儿吗?我给您捎回一张大美人图。

无名氏:仕女图!好极了,快让我先睹为快!

柳 儿:别忙,听说这是当朝公主的画像,比王昭君还美呢!

无名氏:谁比王昭君还美?

柳 儿:图兰朵!

无名氏:谁是图兰朵?

(柳儿向无名氏耳语。)

无名氏:啊呀,真是耸人听闻,世上真有这么冷酷的女人吗?

柳 儿:真的,有鼻子有眼儿的,您自己看嘛!

无名氏:这画带有血腥,不看也罢,拿去烧了吧!

柳 儿:烧?花那么多钱,跑那么多路,烧了太可惜了。先生,念在我这点辛苦,您也该给个面子,看了再说嘛!

无名氏:不看,不看。(转身走。)

柳 儿:先生,先生。

(无名氏停。)

柳 儿:一眼也行,你----看。

(柳儿展开画,无名氏转身看了一眼,不看则已,一看立即被吸引。)

无名氏:真是云中神、月里娥、天之骄、花之魔……图兰朵,图兰朵……

(音乐起,无名氏缓步接近画像,情不自禁抚摩画像,误认柳儿是图兰朵,拥之入怀。)

柳 儿(音乐停,轻唤):先生、先生。

无名氏(回神,发现是柳儿,急松开):柳儿?图兰朵、图兰朵在哪里?

柳 儿:图兰朵在京都皇城里。

无名氏:京都皇城!她在召唤我,图兰朵……图兰朵……(急下。)

柳 儿:先生、先生……一阵亲偎一阵暖,一股娇羞一股甜,一场误会一场梦,一片凄凉一片酸。(叹气)只怪我出身低贱,蓬头粗面,比不上公主文武双全,貌美天仙,先生对我恩重如山,可那冷面公主她……

(无名氏背行囊上。)

无名氏:柳儿,这岛上的花儿就托你一个人照管了,先生我要出门远行了。(一边收拾行囊,很匆忙的样子。)

柳 儿:您要到哪里去?

无名氏:赶赴京都,揭榜求婚!(欲下。)

柳 儿:(高声)您疯了?(无名氏停,转身。)不要命了?不能去啊!

无名氏:好柳儿,先生我去意已定。

柳 儿:(跪,拽无名氏衣角请求。)先生,都怪柳儿不该带回那催命的画,害得先生发疯送死,求求您,去不得啊!

无名氏:你快起来,先生不在,你要多保重,等着先生把公主带回来。(转身下。)

柳 儿:(悲伤地)先生……

第三幕

(皇帝率众卫士上。)

皇 帝:图兰朵任性乖张,无事生非。那日一时糊涂,在她草拟的榜文上盖了玉玺,近日来再三思量,屡觉不妥。听说昨日图兰朵已经害了两条性命,如此下去,后果必定不堪设想。不行,朕得去看看。来人哪!

众卫士:有!

皇 帝:摆驾御花园。

众卫士:是!

(皇帝率众卫士下。幕启,图兰朵立台中,二宫娥侍立两侧。侏儒上。)

侏 儒:启禀公主,有人揭了皇榜,直奔金殿,冒死求婚!

图兰朵:哦!我已经处置了两个废物,没想到还有第三个不怕死之人。好,宣!

侏 儒:是!(下。)

皇 帝:(画外音。)女儿呀,你口口声声藐视男子,其实是惧怕男子;折磨他们,其实是折磨自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切莫辜负了流年似水,美貌如花啊!

图兰朵:父王,女儿怎不想与意中人比翼双飞?(恨恨地)只可惜那些求婚人要么一身铜臭,要么满口狂言,女儿……女儿又怎能随便托付终生呢?世人只道我无情,谁解我心中的万千愁呀!

(侏儒上。)

侏 儒:启禀公主,无名氏带到。

图兰朵:宣。

侏 儒:是,宣无名氏入殿喽!

(刽子手领无名氏上。)

无名氏:想我凭一腔狂热来京城求婚,到了这森严宫墙内,我须戒狂躁、隐锋芒,探探她是否真的貌若天仙,心如蛇蝎。

刽子手:公主凤驾在此,还不跪下!

无名氏:(跪。)参见公主。

侏 儒:快拿香罗遮面旗来。

图兰朵:慢!(走下高台。)奇怪,这人好象没有男子的浊气。(低声命令)不用遮面旗,叫他抬起头来。

侏 儒:抬头!

(无名氏仰面,与图兰朵四目相视,二人均被对方深深吸引。)

无名氏:(起身,缓行。)这公主果然貌若天仙,她果真有蛇蝎一样的心肠吗?

图兰朵:(低语)好一个俊美男子,看他不卑不亢,不知他胸中可有真才能。

侏 儒:(轻唤)公主,公主!

图兰朵:(回过神来,扶侏儒手,回身走上高台入座。)我来问你,你家住何处?

无名氏:四海为家。

图兰朵:谁人后代?

无名氏:百姓后代。

图兰朵:哼!庶民百姓,还想与皇家联姻!

无名氏:呵呵呵!我虽是庶民,倒也与帝王沾点亲。

图兰朵:哦!什么王?

无名氏:盘古王。

图兰朵:什么帝?

无名氏:炎黄帝。

图兰朵:盘古炎黄!

无名氏:对,我是盘古老王后代,炎黄二帝子孙,说起来,跟公主几千年前还是一家呢!

图兰朵:(不屑地。)哼!你这笼统家谱,该从何时算起呀?

无名氏:从算时算起。

图兰朵:你究竟从何处飞来?

无名氏:从飞处飞来。

图兰朵:你既然满口禅语,就该削发出家,何必削尖脑袋钻到这里来求婚入赘?

无名氏:与其说我是来求婚入赘,不如说我是来接公主远行的。

图兰朵:什么?

无名氏:与其说是求婚姻,不如说是求共鸣。

图兰朵:共鸣何物?

无名氏:(高声)美!

图兰朵:美?我就是美,美就是我。不用你来共鸣。

无名氏:公主此言差矣&#0;&#0;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外貌之美;龙楼凤阁,雕栏玉砌,是权势之美。然而,仁爱万物,情重千秋,是心灵之美;高山流水,清风明月,是自然之美。可惜公主养尊处优,作茧自缚,不识人之常情,物之野趣,实在是美中不足。公主如能兼而备之,从外貌美透心灵,放弃权势,回归自然,那才是至善至美呢!

图兰朵:(大笑)哈哈……言外之意,就是要公主我跟你远走高飞喽!真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无名氏:公主说得不错,我是痴人,梦寐以求。唉!等到揭了皇榜,上了金殿,看到公主面若冰霜,心如铁石,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我才美梦初醒,不由得几分害怕,几分后悔了!

侏 儒:这儿不卖后悔药,来了就得过难关,过不了就得砍脑袋!

无名氏:皇榜不是说只考三道难题吗?我还不知道是作诗词,写八股,还是对楹联,猜灯谜?

侏 儒:(向图兰朵。)嘿,真是个书呆子,书呆子!

图兰朵:你听好了。第一道题,将巨石举过天灵盖。(示意,二卫士下。)第二道题嘛,我坐在这宝座上,看你用什么办法,让我走下去。

无名氏:请问巨石何在?

图兰朵:你看!

(卫士抬石上。)

无名氏:待我一观。(见石大惊)哎呀,我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将它举起;我胸无孙武兵法,韩信帅才,又怎能将公主你调下高台?这……这……也罢!悬崖勒马,迷途知返,请求公主放我一条生路。告辞了,告辞了。(作欲下状。)

图兰朵:(怒)站住!你真是白长了一副好模样。这里不是鸡声茅店,人迹板桥,随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刽子手:你冒犯公主尊严,来得就去不得了!(二卫士上前押住无名氏。)

无名氏:天啊,我不该不听那烧火丫头的话,今天果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图兰朵:你说什么烧火丫头?

无名氏:这是我咎由自取,公主不问也罢。

图兰朵:我偏要问个明白,暂且松绑。(二卫士退。)

无名氏:我有个烧火丫头,对我关怀照顾,无微不至,与我情同兄妹。在我走火入魔,上京冒险之前,是这好心的丫头再三阻拦,我为了铭记丫头小妹的一片纯情,将她的名字刺在掌心上。(伸出手掌。)

(图兰朵视之,看不清楚,起又看,仍看不清,向侏儒示意。)

侏 儒:(急忙走到无名氏跟前,翘首踮足视之。)这是什么怪字?

刽子手:(凑上前来看。)我也认不得。

图兰朵:(好奇地)你刺的什么字?她叫什么名?人在哪里?下落如何?

无名氏:唉,这都与公主毫无关系。(放下手臂,作引颈受死状。)刽子手,动刀吧!(刽子手不动。)刽子手,动刀吧!

刽子手:绑了!(二卫士欲绑无名氏。)

图兰朵:慢!(起。)如此废物,竟也有一片兄妹情真,让他亮开掌心,我倒要看看这丫头姓甚名谁。

(无名氏再次伸出手掌,图兰朵被吸引,不觉渐渐走下高台,来到无名氏面前。)

图兰朵:(得意地)这是两个蝌蚪文--柳儿!

无名氏:对,是柳儿。

图兰朵:她叫柳儿吗?

无名氏:对,柳儿把你调下高台了!

图兰朵:(恍然大悟,又惊又怒。)你,你编造谎言,欺骗我。

无名氏:青天为证!柳儿的事句句是真,我是靠真情来感动你,决非欺骗,据此看来,公主你也并非铁石心肠,看我再过下道难关。

(无名氏单手举起巨石。)

侏 儒:(被无名氏的机智胆略所慑服,不觉失态。)嘿,公主,你输了。

图兰朵:(窘迫状)这……

侏 儒:你一动情,就输了啊。

图兰朵:(恼羞成怒)不,我还没输!我还有第三道考题(回身拔剑),看剑!(举剑欲刺,皇帝上。)

皇 帝:住手!

(众人向皇帝行礼。)

皇 帝: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御花园再考第三题。

图兰朵:(嗔怒)父王!

皇 帝:(斥)图兰朵!(向侏儒)内侍臣,把他们都带下去吧!

(图兰朵怒,转身。)

侏 儒:是。(回身,向众人示意。)走!(率众人下。)

皇 帝:(走到图兰朵身后。)女儿,难道你就不想找到你的意中人吗?(图兰朵依旧不理。)依父王之见,适才那人有勇有谋、谈吐不凡,你……

图兰朵:父王,他已经赢了我两道题,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就算……

皇 帝:就算什么?

图兰朵:(害羞地)就算要我嫁给他,也要先赢了他再说。

皇 帝:女儿啊,都是父王把你惯坏了。你已经伤了两条性命,这样下去,你该如何收场?(转身欲下。)

图兰朵:父王!

皇 帝:(停,转身。)你如此任性,必会自吞苦果的。(拂袖下。)

第四幕

皇城外……

柳 儿:先生出来这许多日,音讯全无,我一路打听到京城,只恨我一个孤身女子,如何进得了这宫门重地呀!(左顾右盼,忽闻一声雁啼,一只中箭的飞雁坠落柳儿脚边。柳儿拾雁,见箭上之字,念之。)图兰朵之箭,无名氏之箭。

(侏儒出宫寻箭。)

侏 儒:刚才御花园内,公主与无名氏盘马弯弓,比射天上飞禽。只听得雁儿呀的一声,便不见了踪影。皇上派我出来寻箭,我倒要看看究竟雁死谁手!

柳 儿(若有所思状):双箭齐中雁儿腰。莫非我家先生和公主真的有缘?

侏 儒(见柳儿,高声):民女拾得落雁,拿来,有赏!

柳 儿:慢来,请问赏我什么?

侏 儒:多拿几个子儿,赏给你这个小妞儿,还不成吗?

柳 儿:我不叫妞儿,我叫柳儿。

侏 儒:什么什么?你叫柳儿?巧巧巧,柳儿拾雁儿,雁儿引柳儿,碰上我这不大不小的官儿,算你是个幸运儿。来来来,我给你开个后门儿&#0;&#0;走吧!(引柳儿进宫。)

(幕启。皇帝坐高台,二宫娥、四卫士分立两侧。无名氏与公主比剑出,无名氏回马一枪,公主摔倒在地。)

无名氏(收剑作揖):公主,多有得罪。

(无名氏上前欲搀扶图兰朵,图兰朵推开无名氏,宫女上前扶之,行至皇帝座前。)

皇 帝:(向图兰朵)这人着实有勇有谋有骨气,决非等闲之辈。女儿啊,你可要弄清他的来历啊。

(图兰朵应,重整仪容,行至无名氏近前。)

图兰朵:我来问你,你家住哪里?

无名氏:早就说过,四海为家。

图兰朵:谁人后代?

无名氏:百姓后代。

图兰朵:(微怒,急)你究竟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飞来?

无名氏:哈……这正是一道考题,小民正要反过来考考公主。

图兰朵:考我?

无名氏:只要公主能说出我的真名实姓,来龙去脉,就算公主赢了。

皇 帝:图兰朵,听清没有?如果你说不出他的实姓真名,去脉来龙,可就算是你输了。

侏 儒:公主。(上。见皇帝在,连忙掩口,拉图兰朵至一旁。)

侏 儒:(低语)公主。(回首看看皇帝,复向图兰朵兴奋地说)知情人就在御花园。

图兰朵:谁?

(侏儒踮足向图兰朵耳语。)

图兰朵:啊,她来了!

侏 儒:她自己送上门来,咱们一问便知,这太容易了。

图兰朵:好,你快去问个明白,本公主赢定了!

(侏儒急下。图兰朵胸有成竹,故作为难状。)

无名氏:这道题说来容易,其实很不简单。公主不妨试上一试,玩上一玩。

皇 帝:这回可不准闹着玩,要当众打赌,折箭为誓!拿箭来。

(一宫娥下。)

图兰朵:父王偏心,逼我发誓。万一不是我输是他输呢?

无名氏:我五体投地拜倒在公主的石榴裙下,任凭公主处决。&#0;&#0;(向皇帝)万一不是我输是公主输了呢?

皇 帝:图兰朵输了,按照皇榜办事,你披红挂彩,入赘皇宫,招为驸马。

无名氏(摆手):不!我要她跟我一起云游四海。

皇 帝:什么?你要带她远走高飞?这可不行!

(宫娥捧箭上,至图兰朵身后立。)

图兰朵:父王放心,他赢不了我。(回身取箭。)一言为定,折箭为誓。(欲折。)

皇 帝:且慢!

(图兰朵应声回头看了皇帝一眼,毅然折箭。皇帝欲怒又无奈,长叹一声,走下高台。)

皇 帝(向无名氏):无名氏,你随朕来,朕有些话要问你。

无名氏(深深一揖):遵旨。

(无名氏随皇帝下,侏儒上。)

侏 儒:公主啊&#0;&#0;公主!我万万没有料到,柳儿就是不肯说出那小子的真名实姓,滴水不漏啊。

图兰朵(抓住侏儒):什么?

侏 儒:那柳儿不肯说出无名氏的真名实姓,滴水不漏!

图兰朵(怒,推倒侏儒):刚才是你说送上门来,一问便知!

侏 儒:谁知那丫头守口如瓶,一问三不知啊!

图兰朵:我已经折箭为誓,你叫我如何下台?

侏 儒:盘问不行,那就拷问。

图兰朵:我心里对那柳儿十分敬重,怎么忍心逼供呢?

侏 儒:唉,那就只好遵守诺言,嫁给无名氏,跑江湖去吧。

图兰朵:(无奈)誓言逼我,我逼柳儿!(向侏儒)记住,只准吓唬她。

侏 儒:不动真格。

图兰朵:(同意地)带柳儿。

侏 儒(转身,向台下喊):带柳儿!

(图兰朵走上高台入座。)

刽子手:(外声)走!

(刽子手押柳儿上,刽子手将柳儿推倒在地。)

图兰朵:休得无礼,快快松绑!

(侏儒摆手示意只能虚张声势。)

柳 儿:(倔强地站起)先生对我恩重如山,柳儿我宁愿受尽万般苦,也决不辜负先生的一段情。(羡慕地打量图兰朵。)公主嫂嫂真是貌若天仙,与我家先生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图兰朵(不理会她的称赞,急切地):柳儿,只要你说出你家先生的真名实姓,来龙去脉,我就放你走。

柳 儿:先生三番五次叮嘱我,不可张扬他的姓名来历,柳儿答应过,决不外传。

图兰朵:约法三章,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事过境迁,你又何必守口如瓶?

柳 儿:皇家贵族不讲信用,平民百姓可得遵守诺言。

图兰朵:你……(暂压怒气,作和颜悦色状。)柳儿啊,只要你说出真情,我决不亏待你,本公主言出必行,一诺千金。

柳 儿:公主何必小题大做,你要打听我家先生的姓名来历,其实不难,只须请他出来,一问便知。为什么转弯抹角盘问我呢?

刽子手:公主,不动大刑,她是不会招供的。

图兰朵:且慢!(计上心头。)柳儿,你不是想成全你大哥对我的一片真心吗?那就该让我知道他的姓名来历呀!

柳 儿:公主,(微微一笑)这里边云山雾罩,雾罩云山的,柳儿我虽然不知道云雾深处九弯十八拐,但有一点是明白的。

图兰朵:明白什么?

柳 儿:先生的姓名决定成败,我不说他必胜,我如果说了,他必败。

侏 儒(脱口而出):嘿,她都猜中了。

(图兰朵瞪侏儒,侏儒连忙掩口而退。)

图兰朵:柳儿,那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了,来人啊,大刑伺候!

卫 士:是!(上前一步,亮出兵器。)

柳 儿:先生啊,先生!柳儿进宫来,本意是关心你的吉凶祸福。不料鬼使神差,我竟成为决定你吉凶祸福的一张活口了!

卫 士:招出实情!

刽子手(举刀威胁):还不快招!

侏 儒:你给我招!

柳 儿:(四面环顾,无处可退。瞥见卫士腰间佩剑,决心一定。)先生,你的大恩我只有来生再报了!(愤怒地注视图兰朵,指着自己的胸口)他的姓名在这里。(转身抽出卫士腰中之剑,自刎身亡。图兰朵大惊,奔向柳儿,俯身视之。)

图兰朵:(后悔地)柳儿。

无名氏:(冲上)柳儿!(推开图兰朵,跪倒在柳儿身边。灯暗,舞台中央仅留图兰朵、柳儿、无名氏,余人渐隐。)

无名氏:(悲痛地)柳儿,好妹妹,大哥来了!

柳 儿:(奄奄一息地)先生--;大哥,我、我、我要看看你的掌心……

(无名氏摊开手掌,柳儿看字幸福地一笑。气绝而亡。)

无名氏:小妹--;柳儿--;(悲痛欲绝)

(音乐起。)

旁 白:今夜无人入睡,皇宫震荡!

今夜无人入睡,满城悲伤!

柳儿竟如雁儿样,

误入宫廷坠地亡,

死的快,死的奇,死的悲壮!

催人泪,催人醒,催人思量!

自恨我走火入魔障,

追求牡丹花中王。

有意栽花花不发,

无心插柳柳成行。

千里寻美美何在?

回头望----;

最美的姑娘早在我身旁!

无名氏:天哪!快给我起死回生灵芝草,

地啊!快赐我五鼓鸡鸣返魂汤。

让柳儿重新回到人世上,(深情地注视着柳儿)

我与她青春做伴好还乡……

(图兰朵走上前,欲言又止。虽觉难以启齿,但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口。)

图兰朵:最后一道题,你赢了,我输了。

(无名氏不理会图兰朵,抱起柳儿,下。图兰朵看着无名氏远去的背影,欲要叫住无名氏,最终还是放弃了。)

图兰朵:(痛苦地)柳儿呀,你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他不要!

--全剧终--

网友对《图兰朵(转载)》的评论

  • 暂时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