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桌子高板头

2018-06-14 13:07 | 作者:小之❤由~~ | 散文吧首发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粒子夹带着丝丝细,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奔而过的车子,碾压着沥青路面上淫秽的脏泥,并迸溅地老远,留下耀眼的红色车尾灯,一溜烟窜的老远。

灯光下一个身影被路灯被拖地老长,只见他吃力地前行,单薄的深蓝色工作服,寖满了腌臜的液压油及铁削、铁锈。大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刺鼻的特殊味道。他胯下那辆破自行车,小小的轮子,在他努力的踩蹬下,发出咯吱吱的声响,缓缓向前移动。那单薄的身影、渺小,丝毫没有分量。街灯看到他,好像也找到了点自信,把自己本就不怎么明亮的灯光,更是遮遮掩掩,用力遮挡,可一个没留神,丢枪的那只手,从指缝里露出了一捏微弱的光,洒在了他的身上。

远处的店铺,弥红闪烁。各酒家、餐馆,明净的玻璃橱窗,已被袅袅香气笼罩,朦朦胧胧,热气腾腾。店内更是燕歌笑语,灯红酒绿,推杯换盏,编制出一支小小的曲子:

太媚、夜太媚ei、eieiei,妹儿太美;妹太美ei,eieiye,让哥谁,让哥摸摸你大腿ei,eieiei,睡就睡,谁怕谁,给钱儿就陪你喝醉,醉醉醉,心太累,今夜需要你作陪……”

忽地一阵北风扬起,寒气横扫在骑车人脸上,那细细的雨雪丝戎突变严厉,宣泄着自己粗犷的欲火。雪绒被风刮过散落在他脸上、唇上、眉上,头发上,甚至鼻梁上,都被他哈出的热气儿,和体温化作都化作一团雾水,再打湿了他的头发、睫毛,扑进他的口腔,鼻孔,感觉痒痒的:“哈嚏!”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震的整个身体都在晃动,小小的自行车继续艰难地向前移动。

劲爆的dj,销魂的曲子,五光十色的转灯,在酒吧上空缭绕盘旋,混暗耀眼十彩变换的灯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无限诱惑,简直就是色欲的引子,由其是在饭包酒足之后,七分醉意之时。这时酒吧门外嘎然而至来了辆豪车,车里乘坐的部长大人(某部高级官员)左拥一个长腿妹妹,右搂一个惹火女郎,醉意懵懵把手伸进长腿妹妹的裙底,狠狠摸揩了一把后,晃悠悠从宝马车里先挤出了他那硕大的,圆咕隆咚的肚皮,摇晃着身子摔着胳膊走到路灯下,此刻的路灯生怕失去光彩似的,努力擦亮自己的双眼,把全部光与热都献给了部长。“隔e……”部长狠狠地打了个饱嗝,把从胃里冲上来的啤酒沫子又吞了下去,只是嘴角还残留了那么一点点。“干T娘滴,这街灯咱这刺眼哩。”然后对着惹火女郎那还没有厚嘴唇大的脸蛋,恨恨地亲了下去。站在旁边的长腿妹妹赶紧帮部长先生拉开他的车库门拉链,用两只纤细的涂着红指甲油的手指,引导出了部长那又挫又矮,垂头丧气的光头神探,可在出车库门的半路,长腿妹妹没忍住一声娇喘。那只小小全身羽毛一抖,像抿见了食物。小光头突然锃亮、铮亮地尤其在那路灯下,一幅披甲上马准备厮杀的阵仗。刚才那纵欲过度,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荡然无存,可见轻车熟路觉悟性质极高。可一不没留神,光头神探被卡在了库门的拉链头上,在灯光下欲血膨胀,亮潺潺挣扎,简直要涨破光头上的毛细血管。惹火妹妹轻瞟一眼,用手抚摸着部长的肩膀说:干嘛那么性急,今晚人家俩个全都是你的,说着用手指轻轻在神探的光头上弹了个脑瓜崩:“调皮”,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个小东西。经这一折腾,部长横刀立马,一根烟枪终于夺库而出,倔强地对准电线杆子,狠狠刺了一泡,且还打了个冷颤,光头神探也被抖的一机灵,几滴混黄的液体滴在了昂贵的皮鞋头上,神探光头完成任务后,再经过一双纤细的手一番摇晃后,又硬邦邦地被憋屈着塞进了车库。惹火女郎还不忘调侃地说:听话,外面冷,里头呆着吧。

走!咱进去,接着喝!“哈哈哈...哈哈哈...”部长搂着两位美女,美女们漂亮的臀部在后面跟着扭动,而张部长的肚子同样也在前面扭动。酒吧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们吞嗦。留下最后一点余影。臃肿的身躯,在两个苗条女子躯体的衬托下,左右向前牯扭,简直滑稽极了。

小小的自行车终于松了口气,他和它都到家了,他把它锁在搂道。打开屋内的灯,光线很黯淡。但房间里井然有序很是整洁,和他身上的工作服完全格格不入,很不搭调儿。屋子里静悄悄的,他的妻子还没有下班,在生命里她便是他的全部。辛劳一天的身躯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当他换下那身工作服时,原来也是那般俊朗。电磁炉上的水锅嗞嗞冒著白气,水开了,他下了一袋方便面,还顺手捏了一小撮挂面一起下在锅里。一碗冒着热气的大白面条,上面星星点点飘着几星方便面的油花花。端着面,坐在桌前,当他深情地望着电脑显示屏上妻子的照片时,脸上露出了深情,满意的微笑,那碗面在他嘴里像施了魔法竞那般美味。

“唉……你把那个555给我拿过来,对,对,就那盒.....”高档酒店套房里面,考究的地毯上,东倒西歪丢着部长大人的皮鞋、领带、还有两个女人黑色的蕾丝内衣、裤衩,用过的特殊气球等物… …庞大的床上横卧着我们亲的部长先生和两位惹火的姑娘,部长臃肿的脸上汗渍渍的,看上去大战刚止。光头神探,经过一夜厮杀宣泄,卷缩着身子,藏在了那一撮毛茸茸的黑草之下。部长赤裸着上身,拥着两位美女,深深的吸了口烟,接着再恨恨地灌了口床头那瓶价格不菲的洋酒。突然,其中一位美女问道:“张部长,你整夜不回家,就不怕你老婆责怪.......“部长沉默了会,然后用力在那位美女的屁股蛋蛋上掐了一把。破口说:“嗨……那娘们,还有时间管我,整不准就在隔壁和那个牛郎哥哥整夜比武呢,部长接着扬扬手说:她,比我会玩多了......”“你俩都在外面鬼混,那你家孩子?谁照顾呢?长腿美女感慨地问了一句,“唉.......部长叹了口气,沉默了,过了良久,垂下头说;看样子我女儿和你的年龄差不多.......

说到这儿,部长和美女们都沉默了。

他,调皮地用手刮了刮妻子的鼻子,轻吻了她额头,已换好了那套油渍渍的工作服,锅里煮着的粥香喷喷冒着泡泡,她的妻子微笑着佯装睡着。

到底什么是幸福的样子……或许该问问部长的女儿。

文/马李斌 2011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