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南,梦中的烟雨

2018-08-11 22:52 | 作者:紫云烟 | 散文吧首发

江南中的烟

文/紫云烟

去江南,看一场杏花烟雨,去江南,温一壶庭院月光。江南,若一支清丽的梦,是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的情怀。

一 枫,悠悠的钟声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半钟声到客船。

——(唐) 张继《枫桥夜泊》

细雨霏霏。乘一叶小舟顺流而下,寻着寒山寺的钟声,走进姑苏城。

枫桥,依然是千年前的枫桥,安静而平和。立在桥头,与我一样撑着雨伞追梦的人,很多。只是这里,没有了那个落魄的唐人。心里涌出的,也不再是江枫渔火的点点清愁。

两岸,枫叶蓊蓊郁郁,青绿色的叶子,在烟雨中,闪着细碎的光。江水清澈,透明。纤细柔美的船娘撑着桨,在水面上飘过,留下串串吴侬软语,余音袅袅。水面升起的淡淡烟雾中,有落落钟声传来,一声一声,悠远而沉寂

这场景,熟悉,却又陌生。它在我的梦里,不止一次地出现过。江枫,渔火,还有这悠远的钟声。千年的光阴,这里已是沧海桑田。当面对着这一江清水,当倾听着这悠悠的钟声,心底深处的那种最原始的情感,便浮现出来。临水自照,足以窥见本心。守住本心,再望这一江清水时,便能看到时光中的自己。在疏影错落的江面枫火中,一切都豁然开朗。从寒山寺清幽的钟声中,我听到隔着时空传来的遥远的回音。

不知道张继,夜宿在一艘怎样的渔船上,他是怎样忧郁地独酌,面对点点渔火写下了这首诗。他不会想到,枫桥因这首诗而名扬天下。他不会知道,他的无意,成就了今天的枫桥。

江畔,停泊着许多艘乌篷船。岸边那些手握船票的人,依次登船,然后在咿咿呀呀的摇橹声中远去。不知道他们是否如我一样,不止一次地想象自己穿越到千年前:摇一支船桨,在枫桥下来来回回,等待着那个大唐的诗人,等待着和他一起,温一壶老酒,观看点点渔火,倾听寒山寺,悠长的钟声。

二 乌镇,简单的纯静

江南水乡展旖旎 ,屋衍风铃声悦耳 。

小桥蕴涵古城貌 ,青石幽雅怡心矣。

——(明) 程垓《乌镇》

一幅淡淡的江南水墨画,是乌镇给我的印象。

走进乌镇的时候,已是傍晚,小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着。游人不多,我没有撑油纸伞,便走进了这悠长的小巷。一扇扇玲珑细琢的精美木雕格窗,上面雕刻着各种精致图案,因年代久远,图案颜色深浅不一,散发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偶能看到蓝印花布落地门帘,随风飘动,透着一股小家碧玉的韵味。脚下斑驳的青石,不规则地排列着,光滑而细腻,棱角已不分明。雨落到上面,闪着清幽的光。靠着墙壁的青石板缝隙里,一些不知名的小草,开出浅浅的花儿。小巷里,散发着一缕淡淡的幽香,悠静而安宁。

水是乌镇的灵魂。清澈的河水,倒影着整排整排古色古香的水阁民居,粉墙黛瓦,褐色的雕花窗户前,偶有向外张望的女子,目光妩媚而明朗,若山岩边盛开的小花,温暖了来来往往的游人。雨后的乌镇,空气清新。石帮岸边有很多河埠头,光滑平整,不时有人蹲在石阶上,就着河水淘米洗衣聊着家常。一艘艘乌篷船悠然往来,那些穿着蓝印花衣服的船娘,哼着江南小调,缓缓驶过。河岸阁楼的倒影,连同灯光的倒影一起,随着小船驶过,散开了,又聚拢来。乌镇里的一切,都显得随意而精致。

夜幕下的乌镇是一首诗。淡淡的思绪在墨迹未干的乌镇,穿过。古老与沉静,时光与流水,悠然与斑驳。这夜色中的沉寂,是乌镇悠长的旋律。这绚烂的光影,书写着乌镇的繁华。

坐在石桥上,寻觅乌镇当初的模样。这种简单的纯静,是否是我对乌镇最初的印象?

三 西湖,多情的碧波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宋)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

古往今来,赞美西湖的诗比比皆是。西湖,宛如一幅清新秀雅的水墨画,吸引一群又一群游人,来到这里。

艳阳高照,是西湖明艳的风景。大片大片的荷花,盛开了。漫游在苏堤上,迎面扑来的,是水中摇荷的清香。接天莲叶,深深浅浅的碧色,在西湖的水波上,闪闪烁烁。点缀其中的,是羞涩的荷花。她们有的张开花瓣,迎着灿烂的阳光,有的藏在荷叶下,随风轻摇。精美的游船在水面来来回回,划乱了平静的湖面,惊起一只只水,啼叫着飞向远方。

许多文人雅士的诗句,雕刻在西湖的凉亭上,丰满了多情的西湖。凉亭里的人,总是络绎不绝。许多在此歇息的游人,借着这些诗文品味着西湖的清丽,谈论着西湖绝色的佳人。那些西湖的传说,在湖面上开始弥漫,消失在来来往往的游人里。

细雨笼罩的西湖,是一首绝美的诗。雨丝斜斜的,天幕和湖面之间宛若悬挂起一幅雨帘,朦朦胧胧的。西湖上升起了一层白烟。不远处,那一道道闪电,照亮了的,是静默着的雷峰塔。那个多情的女子,在这里已沉寂千年。

回首,看那断桥上,可否有白衣女子飘过?

四 秦淮,悠长的叹息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唐) 杜牧《泊秦淮》

喧闹的人流,惊扰了秦淮河灯红酒绿的暧昧。两岸点点灯火,像光怪陆离的影子,闪闪烁烁,书写着秦淮曾经纸醉金迷的历史。沉淀多年的思绪,随着烟雨,弥漫在秦淮河上,随着船桨的摇动,一圈圈荡漾出去。

许多临水而立的阁楼,倒影在河水里,斜斜的护栏,斑驳,陈旧。雕花精美的古色小窗,透出迷离的灯光。秦淮八艳清丽的身影,早已模糊在历史的长河里,渐行渐远。当年笙歌彻夜的景象也早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后人沉重的思索和追寻的目光。

弯弯石拱桥,倒影在水中。桥上赏月,是秦淮难得的一景。而美好的东西,是不常见的。今夜的秦淮,细雨迷离,不见月亮的影子。小桥上,有三三两两撑伞观景的旅人。沉浸在秦淮柔软的迷蒙中,往往会忽略一些东西。不知道他们,能否听到河水深处传来的歌声?是否如我们一样,在桨声灯影里留下一声声悠长的叹息?

远远的,江南贡院,那些名人的雕像映入眼帘。这里浓郁的文化风韵,一扫秦淮的纸醉金迷。所有的繁华都是过客。唯有那些挥毫泼墨的酣畅,书写着秦淮的厚重。贡院的灯火在岁月的光阴中明明灭灭,那些斑驳的字迹,在历史与今天交替着,告诉来来往往的旅人,这里曾经的繁华与沧桑。

夜泊秦淮,沉睡着的,是旅人。清醒着的,依旧是秦淮的烟雨。

云烟于2018.06.04

(紫云烟微信号:ziyunyanxsg 紫云烟微信公众号:xsg022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