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长篇武侠小说)第二章荒山古墓阴魂冷,白绫包裹惊铁扇

2021-07-01 17:42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浪子江湖笑狂沙(小说)>

第二章 荒山古墓阴魂冷,白绫包裹惊铁扇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这个道士站在山脚下一个红土岗上,静静地观看着画一样的景色。他观察了好一会这时候才发现,离自己不远处荒野里又多出了很多新坟头,他感叹着用手捋了捋小山羊胡须,心里想近一年的时光里变化这么大,一年没下山了,又新增加了三、四十个坟头,这个道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时事无常、物逝人非。

这个道士顺着眼前的羊肠小路往前走着,周围全是一人多高的蒿草,中间一条羊肠小路曲曲弯弯地延伸到前面不远处的村庄里,这个道士抬头看了看天色己经接近黑天了,西边天地那一抹夕阳,残存着阳光的留恋。道士走着走着走到了那片墓地里面。此时此刻,这个道士眼望着这一大片坟地摇了摇头,他也有些走累了,他找了一个高一点儿土坟头坐了下来,正好旁边有一颗长的不高的杨树。这棵杨树也就一丈多高,有小胳膊那么粗,几十根细细的技杈垂挂着,树底下一块方形大石头,正好打坐休息。道士慢慢走了过去,往树下一靠不一会功夫就睡着了,天色不知不觉中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忽然间,杨树的后边不远处一座坟头上冒出来一股鬼火,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听见“劈……啪……”一阵子响声,这个道士一下从睡中惊醒,他用双手揉了一下眼睛,漆黑色的风中除了一个个坟头,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坐在坟墓与树木之中,还有那远处坟头里时不时地冒出来的一股股鬼火,这个道士看了看忙将左手的铁拂尘放在了身体左边的地上,伸腿活动了一下,而后又盘腿打起坐来、左手垫在右手上、两个大拇指尖互相对着双手抱圆、放在胸前下边肚脐之处,好像是捧着一颗夜明珠一样。双眼微闭,上眼皮一搭下眼皮,眼睛中间一条缝隙,他静心调神起来。秋风虽然不大,但刮起地上的枯萎的荒草和树叶,发出了“沙……唰……”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荒野里显得格外刺耳,这个道士他在等待,因为黑夜间在荒野里会出现死人的鬼魂或者孤魂僵尸,他虽然学习了一些驱魔捉妖的技巧,但他也不愿意轻启动用怀中的符咒,必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从自己师傅那里虽然学到了用五金宝剑驱鬼魂之法,但毕竟会伤自身阳气,同时墓地里面也没有出现异象,所以这个道士采用了道家常用的方式,打坐聚阳法以便驱逐阴气,人未成家之前体内有五阳之气,经过长期修炼会形成邪气不侵的现象。这个道士打了一会坐身体内五阳之气会聚,身体暖和了不少,同时也精神了起来。这个道士打坐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站了起来,他一看没什么异常,于是他把五金宝剑重新背在了后背上,再用麻绳系好了,他准备走赶往前面的小村落找个住宿的地方。

可是突然间一个像烟一样的东西从他身边飘然而过,从这团烟雾形状来看,好像似一个身穿盔甲的武士,头上一个带着战缨头盔的死人骷髅头露着牙齿,身上一身盔甲,左手持一把长长的战刀,一瞬间便从这个道士身边飘了过去。这个道士打了个激灵,全身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站在那呆呆地望着,望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只见身穿盔甲的武士“忽”的一下,便飘进了那棵树东北角一个坟墓处无影无踪了。他伸右手慢慢地从背后握住五金宝剑的剑柄,手腕一用力,只听见“仓喨喨…”一声响,在黑夜间一道电闪寒光凛然划过夜风,随着这道寒光闪耀之下,只见那团烟雾形状的骷髅武士一下没有了,一切的一切都变的漆黑一片了,唯有夜风还在嚎叫。

这个道士手中提着宝剑,只见他身体往下一蹲丹田一较劲,身体一下纵出去几丈远,脚尖点地只听见“唰…………”几个垫步飞一般来到远处那个烟雾形状骷髅武士消失的地方,原来这里是一座高约七、八丈,宽约十几丈的一座古墓,在添黑的夜色下什么也看不见。

此时,这个道士左手伸进道袍中拿出来火折子,还有一块长约一掌大小四四方方的火石,他警惕地看着周围环境,看了好一会,什么动静也没有,这才静下心来。这个道士将寒光闪闪的宝剑往背后铜剑鞘中一插,右手火石左手火折子,轻轻一碰“滋茨吧嗒……”只见一股火在夜风中闪烁着,这个道士忙将身体旁边一人多高的蒿草点着了,一瞬间大火“扑扑………滋滋扑啦啦………”,燃烧了起来。

不一会功夫,火燃烧了一大片,足有方圆一两丈远,这个道士忙伸手重新拨出来大宝剑,挥舞起来东一划了,西一下,不一会功夫把燃烧了的蒿草堆起来四个大草堆,高约一丈有余,宽约近一丈,此时此刻周围环境全看得一清二楚,原来这是一座古墓,而他正处于这座古墓的供桌前边,只见四条腿的供桌全是金刚石打造,高约二尺有余、宽约一尺半、长达近一丈、供桌后面正中间位置,有一块高达一丈三、四的大理石墓碑,宽约一尺半左右、厚达半尺多、后面便是高约近三丈、宽约十几丈的纯石头制造的圆顶古墓,下方上圆,好像是一个草帽,釦在了石头方形底座上。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在蒿草堆火光的映照下,影像婆娑地可以看清楚几个隶书体字。

此时,这个道士手中提着宝剑,只见他身体往下一蹲矮子步“蹭蹭……”,几个快步走到了古墓后边,什么也没有,心中带着疑问,而后站在那呆呆地愣了一会,他身体猛地往下一蹲,矮子似的深吸一大口气,丹田一较劲,身体一下纵起来一丈有余,直接落到了古墓圆顶之上,当这个道士手中提着宝剑站在古墓顶上环视四周时,只见漆黑一片唯风沙一阵阵刮过,四周一人多高的蒿草随风摇曵发出“沙沙………涮涮……”的响动。

道士手中提着宝剑,他环顾四周,天与地一片黑色,只有夜空中的点点斑斑星光,好像在倾诉着什么?道士看了看周围,山风袭袭,冷风瑟瑟,尘沙聚起,一阵阵掠过……

这个道士手中提着宝剑,看了一会四周随后他将寒光闪闪的宝剑,往背后铜剑鞘中一插,宝剑还入剑鞘之中,他身体往下一纵跳下了古墓顶部,一下跳到了那个四条腿的供桌上,他往下边一看“咦!这是什么东西?”。

道士借着火光往供桌底下仔细观察,原来是一个“白绫绸缎包裹”,这个道士跳下供桌蹲下身子,伸手拿出来那个白绫绸缎包裹,道士拎着白绫绸缎包裹,来到了火光亮的地方,他蹲下来将白绫绸缎包裹放在荒草地上,而后他轻轻打开了那个白绫绸缎包裹,只见里面有一套似丝非丝,似缎非缎的鹅黄公子长衫,和一方粉蓝儒巾。公子长衫上,绣了不少折扇图案,扇子图形有开有闭,有正有斜,有倒着、看起来非常高雅脱俗。粉蓝儒巾的前面,用金银线缀着一块四角形碧绿美玉,隐隐闪着绿色光茫。他拎起来公子长衫,衣服中还夹着一柄描金折扇,随着衣物的抖动,“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份量挺沉重,这个道士忙放下衣服拿起来这把描金折扇,用手一摸这是一柄五金打造、长约一尺多、扇柄宽约两指、扇柄采用扁圆结构、形式与鹅黄公子衫上所刺绣的一模一样,左骨面刻有九龙,右骨面刻有九凤。

这个道士心中一动,他立刻将真气贯注扇身,轻轻一抖,只听见“啪啦…”扇面陡然张开。顿时,彩毫缤纷,瑞光万道。这个道士忙收起丹田真气,扇面光华骤失,顿时现出一幅风光绮丽的山水图,与平常一把折扇毫无两样。再看银丝扇坠上,那颗色呈碧绿,大如葡萄般的宝珠,在火堆的映照下闪闪发着绿光,竟隐隐显着无数形如蝇头的小字。他细看了一番,仍是茫然不知所以。於是他把折扇合并到一块,而后折扇转了180度头朝下、屁股朝上、他伸左手拉了拉扇坠,突然间只听见“嗖”的一下一把飞镖从扇骨里射到了地上,打进了地里面只露出了飞镖后边一手指头大小,道士忙伸手从地上拨出来这柄沾满了土的飞镖,随后将飞镖往身上擦了擦,顿时寒光四射。他仔细地观察着没有毒、只是一柄上等五金制造而成,他逐即将衣服、扇子包好,系在了腰间。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