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之旅(第三辑)3-1:瑞典印象之一:受惠于200多年的和平

2020-01-09 09:04 | 作者:风沙飞扬 | 散文吧首发

从挪威首都奥斯陆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走的是陆路。9月7日早晨参观完挪威王宫(外观)、维格兰雕像公园和民俗博物馆,我们便驱车向瑞典进发,行程400公里。中途路过北欧最大的湖泊“维纳恩湖”(长145公里,宽80公里,最深处97米,面积约5550平方公里),在此小憩片刻,到达斯德哥尔摩郊区的小镇时,已经是该用晚餐的时候了。

古希腊先哲亚里斯多德说:“一般都认为幸福存在于闲暇。不管怎么说,我们为争取闲暇而工作,为生活在和平环境里而战争。”

话虽是这么说,但处于和平的状态总比处于战争的状态要好,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便持这种观点,他说:“最勉强的和平也比最正义的战争受人欢迎。”

瑞典印象之一:受惠于200多年的和平

就“战争与和平”的话题而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国家是幸运的。二战期间,丹麦不战而降,挪威稍战而败,芬兰不偏不倚,这些国家,尤其是这些国家中的城市,在战争期间都未遭受太大的破坏,而瑞典更是在一次和二次世界大战中均保持了中立,城市毫发未损。之所以如此,据说,其一,是因为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是日耳曼人的发祥地;其二,是因为瑞典有德国维持战争所需的优质铁矿资源。

据史料记载,瑞典已经200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了。1814年8月14日那天,瑞典结束了与挪威的暂战争,双方签署了“默思公约”,挪威自此宣布独立。此后的200余年里,瑞典无战事!

据说,历史上瑞典派往法国的大使作出的一桩令人不可思议的怪事儿——向拿破仑借其手下骁勇善战的贝尔纳多特元帅当瑞典的王储。瑞典国王卡尔十三世绝嗣,需要一个新的继承人。当时大部分瑞典军人担心未来和沙俄军事冲突,想要一个军事统帅;而贝尔纳多特在丹麦作战时赢得了瑞典的尊重,所以在瑞典大臣莫尔奈的运作下,完全没有皇室血统的法国人贝尔纳多特在1810年成为瑞典新王储并掌握了外交和军事大权。1814年4月11日拿破仑兵败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出于瑞典利益考虑,贝尔纳多特宣布瑞典永持中立。

和平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文化、艺术及其载体的传承。斯德哥尔摩可以说是我们此次北欧之旅中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城市。哥特式黑暗、恐惧、孤独绝望的厚重文化内涵;哥特式蝙蝠、玫瑰、古堡、乌鸦、十字架、鲜血、黑猫等等艺术代表元素;哥特式尖顶、肋拱、彩色大窗等等建筑风格所表现出的崇高、神秘和哀惋情调,以及哥特式夸张的、不对称的、奇特的、轻盈的、复杂的装饰工艺......所有这些哥特式的文化、艺术、风格和工艺,在斯德哥尔摩的王宫、古堡、教堂、会所,尤其是在其市政厅建筑和装饰上,均体现得淋漓尽致,并且保存得完好无损。

北欧之旅这一路,我得出的经验是:吃在丹麦,游在挪威,看在瑞典,至于芬兰吗,只是路过而已,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