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心行大慈——富裕正洁寺掠影

2017-08-31 09:44 | 作者:隆振 | 散文吧首发

一、心空无四季

杜尔伯特的自然风光有着殊胜的特色。当积融化,绿就悄悄地侵入到大自然当中,一缕风,如挥动着的剪刀,裁出杨柳嫩绿的细叶,丝丝下垂,在春风吹拂中,如少女般婀娜多姿。大地早就浸出新芽儿,漫山遍野如碧玉般泛着绿的光泽,开始有些素和清浅,随着时光的流逝,绿也渐渐地浓了起来,春恰如水一般地温柔悄悄地走进人们的视野。

时候阳光也是淡淡的,极目天舒,天浅蓝得像一汪海水,几朵随意舒展的白云,点缀在天空中,如水洗过一般纯净。春过后,五颜六色的彩虹在原野升起,湖光春色,也随着变幻无穷。

走进杜尔伯特的春天,你会盈着满眸的恬淡,挽着浅妆淡抹的绿,携着悄然而来的温暖。那是因为在这片穹苍之下有着修戒定慧,担荷如来菩提的僧宝。有静谧的村镇,和村镇外的寺院——富裕正洁寺。

清晨,当大地还在睡中,一阵螺号打破了天地间的沉寂,僧人们走进经堂,一阵梵唱的声音从寺院传出,开始了一天的修行学习生活

坝仁波切自2006年以来,获国家批准,受邀到大庆富裕正洁寺开始重新修建寺院,完全按照藏传佛教的闻思修体系,恢复各项佛事活动,迄今为止已有九年,已成整个东北、内蒙古地区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

夏坝仁波切在讲法中说:我千里迢迢从藏地跑到这里来,我不想做别的事情,只想把藏地非常良好的学习方式搬运到我们这个十二亿人口的大民族当中来,用汉语来把它变成良好的学习模式。

大乘佛教在这个地方弘扬了2100年,作为这样的一个民族,让它拥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学习大乘佛教广大行和甚深见的一种模式,是非常必要的,目的是要把佛的教法和证法延续下去,执持下去,这才是最需要、最珍贵的。

为建立良好的佛学教育方式,自2007年,仁波切每年都在富裕正洁寺讲经说法三个月,2013年,富裕正洁寺自己培养出来的法师开始长年讲经,每周讲法五天。2014年针对附近的信众需求,开设了周末讲堂,并开设了蒙语讲座。为藏族师父开设了汉语课,同时,面对全国招生,开办了第一期藏文班,开设了藏语、梵文和古代汉语课。

当原野开满鲜花,惠风和畅时,杜尔伯特的大地满眼都是苍翠,深邃的流水,葱茏的树木,绿油油的庄稼,寺院碧空如洗,在明媚和煦的阳光照耀下,透露出清新凉爽的气息。富裕正洁寺矗立在杜尔伯特的大地上,掩映在无边的绿色当中,绿树葳蕤,河水碧波粼粼,确实是一个行者的清修之地。

在每年的法筵中仁波切都以梵藏汉三语对照,引导徒众深入经论义理。正如经中所说,“今者如来,当敷大法演无极典,散大法雨、击大法鼓、吹大法螺,讲无量法。”

讲法中,仁波切结合《二万五千颂般若经》(汉译《大般若经•第二会》)、狮子贤论师《八品般若》、圣解脱军论师《二万五千颂释》、宗喀巴大师《善说金鬘》、嘉曹杰大师《心要庄严疏》、克珠杰大师《显明难解疏》、克珠丹巴达杰大师《般若总义》,纵横破立,广为阐释。如此广讲般若,实开汉地先河。

晚上,饱学的格西们辩论般若的声音,撼动了沉睡千年中华大地,“法不孤起,仗缘乃生。”任何事物的产生都有其因缘,当内因外缘和合时,一个新的事物就会产生。

般若的学习和辩论在华夏大地已经沉寂无数年,九前年夏坝仁波切第一次在富裕正洁寺传讲般若的声音,如同春天里的一声贯耳春雷,响彻大地,激动人心。九年来,仁波切一直每年如期宣讲。

盛夏的北方,富裕正洁寺的经堂里夏坝仁波切坐在高高的法坐上,正在逐章逐节地讲着般若经:

......经云:“色清净即果清净。”乃至一切智智。又云:“复次,善现!色清净即是果清净。果清净即般若波罗蜜多清净,般若波罗蜜多清净即色清净,是色清净、果清净与般若波罗蜜多清净,无二、无分、无别、无断。”乃至一切智智,亦复如是。......

烈日炎炎,听法者安坐于庄严的殿堂内,领受涓涓清凉法语甘露。仁波切讲解的声音,字字彰显着般若深邃的密意,句句展示着修道者修行的途径,能亲耳聆听般若的密意,不但生命充满了芬芳,就连时光也充满了芬芳,外界的云淡风轻,花开花落,都成为过眼烟云,时光里的山高水清,日月变迁不会停留,而此刻的法筵是僧人和居士们生命中灿烂的时光,也是生命中拥有阳光的日子。

秋天开始之时,富裕正洁寺的第一期藏文班的学僧,已经开始学习译经,第二期藏文班已经开学,新招来的学僧开始藏文拼读的学习。藏族僧人的汉文班也开始上第二年的课程,僧人们用对法的执著,用对弘法利生事业的执著,以坚定的信念用自己坚实的脚步在生命的旅途中踩出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山水和植被构成的外境,描画出四季变幻的痕迹。春夏秋四季变幻,各有各的意境,却也总是山有山的硬度,水有水的柔软;山有山的顶峰,水有水的水平。

然而,圣者的心空没有四季,只有春天,不管时空如何变化,任何时刻都是适宜播种的春季,众生的心续都是适宜播种菩提种子的田地。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此情此景在行者的眼中自然另有一番禅意,面对变化万千、光怪陆离的世界,却也动摇不了修行者的恬淡心境。

二、路在脚下

夏坝仁波切说:刚到汉地时,并不知道弘法利生的路该怎样走,没有固定的规则可以遵循。十几年来,路是一步一步试探着走出来的......。

鲁讯先生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妙法莲华经》中记录了佛与佛见面问讯的情景,说:“净华宿王智佛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行不。四大调和不。世事可忍不。众生易度不。......”从经中可以看出,佛与佛见面尚且要问众生易度不?可见面对五浊恶世弘法利生作起来实在是不容易。

年初,我在杜尔伯特的火车站候车,坐在那里独自持咒,一会儿即融在一片温暖当中,这时一位居士过来笑着说:“师父,我可以跟你沟通吗?”

我停止念咒,笑着让她坐到身边,居士是农村人,见我没有拒意,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拘谨地坐下,只占了坐椅的一角,靠两条腿支撑着身体。

我不禁哑言失笑,让她坐好。她边往里坐边说:“我念佛好几年了,跟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一起念,有点事想问问师父。”

“你有事尽管说,看我是否能够回答你和帮到你。”

她抬眼看了一眼我,脸红了,小心地问:“师父,上庙里去要钱吗?”

我心里诧异,回答说:“除了要门票的寺院,一般的庙你随意进去看看,是不要钱的。”

她听了,身子往前凑了凑,急切地问:“那办个学佛的证儿(归依证)要钱吗?是不是象孩子念大学,一年得交几千块钱学费呢?”

“不用啊,归依是不要钱的,不过,首先得有师父给你授归依,这是不要钱的,然后去办归依证。就是你平时去庙里听法,也不会跟你要钱。至于你自己发心做什么功德,也是随你自己发心,根据自己的条件量力而行,不会有人跟你硬要。”

“真的?”

“当然真的。”

“师父,我没到庙里去过,这几年一直领着大家伙念佛,屯子里的人也都听我的话,好多人都跟我一起念,前几个月李家二嫂上大庙住了十多天,拿个学佛证儿回来,动不动就拿出来让我看,把我馋哭好几回。”说着她的眼圏红了,眼睛露出渴望的目光。

面对有虔诚希求的居士我笑了,问她:“你这样虔诚地念佛,我想问一下,你念佛的目的是什么呢?”

她的眼睛一亮,非常开心,得意地看着我说:“师父,说起来不怕你笑话,现在的时代真好,看电视什么都能学会,看《济公》我学会了念佛,看《西游记》,你看那孙悟空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心里特羡慕,我想来世当神仙。脚踏祥云,飞来飞去的,长生不老,多快乐。”她神采飞扬地用手比划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那你为什么不想来世当佛呢?为什么不求成佛?成了佛想去哪儿,以念力的速度而行,孙悟空还得翻个筋斗,佛一想就到了。”

“当佛?你说什么?我也能成佛?”她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我。

“能,一定能!未来佛就是一切众生,一切众生将来都要成佛,蜎飞蠕动之类,也就是苍蝇、蚂蚁都会成佛的。”

“你知道六祖慧能的故事吗,当年六祖慧能刚到五祖那里,五祖问:‘你从哪儿来?’慧能说:‘从岭南来。’五祖问:‘你到这里想干什么?’慧能说:‘不求别事,只求作佛。’你连想都不想,怎么能成佛呢?......”

除了作居士时的精进修行的同修之外,出家以来这是我遇见的追求境界最高的居士,也是唯一的一位,想当神仙。面对度众生,我这个没有智慧的凡夫僧犹如老虎吃天,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然而佛菩萨度人是从负数开始的。夏坝仁波切面对的,竟然是外道的众生。

2015新春伊始,夏坝仁波切把教化富裕正洁寺附近的村民纳入了日程。刘树林居士为附近的村民准备了礼品,请他们到福裕正洁寺来听法,参加大年初一的上师供和会供。几百个村民不耐烦地等待法会结束,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抢光了礼品,其中一位老太太抢了八份。

接下来,寺院在周末讲堂为村民们讲法,最初几次,听法者拿走了寺院做酥油灯的工具,拿走了僧人晾衣服的衣架,拿走斋堂的水果,领到一份礼品后,又从另一个门挤进去,再领第二份......。

我曾问过几位常来听法的农民:“没有礼物,你们来听法吗?”

“噢,家里活可多了,我可没有那个功夫,不来。”

“以欲度众生,乃至菩提藏。”看来,不掌握众生的习气,还真的无法让这些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佛法僧的人乖乖地坐在那里听几个小时的佛法。他们就象一个不知世事的小孩,抢到一只水果。紧紧的抱着,生怕别人抢走。同时法师送给他们一个如意宝,这个如意宝可以帮他实现任何愿望,可以让他们从痛苦的轮回中解脱,但是,小孩的两只眼睛只看马上可以吃到口的水果,紧紧地抱着,对同时送到手中的如意宝看都不看一眼,极不情愿地拿着。

随着时光的流逝,几个月过去了,为了一份礼品,连县城的居民、出租车司机、跑线的途面包车司机、其它乡镇的村民,每到周日下午都会蜂拥而至听法。

2015年,每到周日下午富裕正洁寺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车在山门外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摩托车、三轮车、四轮车、面包车、轿车、大客车整齐地排满了停车场。三五成群而来的听法者有打扮时髦的靓男俊女,开着私家车,踩着高跟鞋,拎着时尚的包者;也有或步行、或坐三轮车而来农民,人数飞速地增加到千人以上。听法者的内心也在随之改变,渐渐地他们不再拥挤,来到寺院后会有序地进入大殿,恭敬地给讲法的法师顶礼,面对寺院发的礼品,不再疯抢,也不再随便拿寺院的物品。

佛在《华严经》当中说:“无一众生而不具有如来智慧,但以妄想颠倒执着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为了开启这些众生的如来智慧德相,令其远离妄想执著,在夏坝仁波切的悲心中,周末讲堂一直在坚持着。

每到周日,上千人为了领份纪念品来听法,几位挂单僧不解地说:“为什么给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买礼品?把这些钱物供僧岂不功德是更大?难道我们不比那些人更应该拿供养吗?”面对众人的不解,寺院仍然在坚持着,虽然从暂时看,这些钱物是没有供养僧人的功德大,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业是会增长广大的,在上师的加持和摄受下,这份供养的功德总有一天要显现出来,呈现在众生面前。

几个月过去了,我还是问那几位常来听法的村民,“师父讲的可能听懂?”

她们抢着回答说:“我听懂了,是让人行善,不做坏事。”

“师父,我背下来了,佛就是自觉觉他。自觉就是自己成佛,觉他就是让别人成佛。......”

记得世尊在世时,有一位老人要求跟佛出家,佛让大阿罗汉、菩萨弟子观察老人的善根,看他能不能出家。阿罗汉有神通,能知五百世,他们观察到这位老人在五百世当中都没有种善因,因此不能出家。

可是佛同意他出家,并告诉弟子们,这位老人在无量劫之前曾经是个樵夫,他在山上砍柴时,遇到一只老虎要吃他,在惊恐害怕之下,他爬到一棵大树上,随口念了一声‘南无佛’!就凭着无量劫前的这一声‘南无佛’所种的因,在无量劫后遇到释迦牟尼佛,缘成熟了。所以,释迦牟尼佛为他剃度出家,后来他证阿罗汉果。

夏坝仁波切以佛眼观此世界,见众生被无明烦恼所缚,犹如飞蛾飞入熔化的蜡,整个身体浸在烛蜡中。又由于它的身体、四肢非常脆弱,很难从烛蜡中抽离。还乐此不彼地快乐着,不想出离。五浊恶世刚强众生,难调难伏,上师用财物将其摄为眷属,把他们引到佛法中来,未来世,或者无量劫,或者很快,他们以此因缘都将是证得圣果的大阿罗汉。

轮回无始,它从无边无际中来,又到无休止中去。只要有一个众生没有得度,上师就会在这里救度,不会停止自己利益众生的事业。

三、菩提心者犹如种子

“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非将己德移于余,唯为说法令解脱”。也就是说,佛陀无法用他清净的甘露,来洗众生的罪业;佛陀也不能用他万能的手,拔除众生的痛苦;佛陀也不可以把他所有修习的“波罗蜜”,送给众生来受用,更不能将功德送给众生。“唯为说法令解脱”,佛陀出世为了帮助众生修习,佛陀成道后,到入涅槃前,只做一件事就是“说法”。佛陀把道理告诉众生,让众生听闻后,自己的内心相续发生真正的转变。为此,仁波切一直将讲经说法做为度化众生的主要方式。

2015年5月24日下午,大庆富裕正洁寺举行了建寺以来最盛大的归依仪式。经过几个月的听法,初入佛门的村民穿着节日的盛装参加了归依仪式,夏坝仁波切深入浅出地为大家讲解了“归依之因”、“归依之境”、“归依之理”、“归依学处”,说明正确的信仰与持戒与国家、民族、社会、家庭的和谐紧密相连,是幸福的根源。归依后仁波切为当地信众赐法名“妙盛”,新归依的居士兴高彩烈地将哈达敬献给夏坝仁波切,经堂里一片喜气洋洋。

2015年6月21日,富裕正洁寺举办了第一次蒙汉双语讲坐。由夏坝仁波切亲自主讲,很多蒙古族的信众闻讯盛装赶来,最远的蒙古族信众来自相距1000多公里之外的锡林郭勒。仁波切为信众开示“修学佛法的利益”并传授归依,中国佛学院毕业的蒙古族法师嘉央丹巴担任蒙语翻译。

夏坝仁波切一心只想用法雨润泽众生,十多年来,行走全国各地,到处讲经说法。刚到沈阳之初,面对那些神神叨叨,成天讲梦和神通的学佛者,开始讲《安乐道》、《速道》、《修心日光论》,将他们引上学佛的正途。面对真正的修行者和法师,宣讲般若经--《现观庄严论》。面对只想自己解脱的自了汉,引导他们发菩提心,走上大乘修行之路。面对学佛只是为了装饰自己,使自己有些佛学的知识,显示得更加有学问的人,引导他们走上实修之路。

至尊的上师曾深情地说,要用一生的时间,培养出十个合格的法师,为芸芸众生讲经说法,给众生指出真正的成佛之路。希望这十位法师,每一个人再培养出十个法师,这一百个人每一个人再培养出十个法师,如此下去,神洲大地就不会再缺法师讲法,将有更多的众生受到法雨的润泽。

菩提心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根本,自他利乐之源泉,灭除一切烦恼痛苦的甘露,到达无余涅盘彼岸之津梁。《华严经》云:“菩提心者,犹如一切佛法种子。”永明延寿禅师在《宗镜录》中说:“若一发心,功德无际,念念圆满十波罗蜜。”

时间每时毎刻都在无情的流逝,上师的菩提心摄受着每一位有缘众生,有缘者在上师的摄受下,也在时间里改变了自己的心相续,将心中的贪欲、嗔恨、傲慢、无明、疑心、坏聚见、见取见、边见、戒禁取见、邪见等等种种烦恼病去除。逐步具足智慧、慈悲、德能等修行佛法之一切顺缘。

生命就象一条河流,流过四季,流过历史,有多少众生在岁月中迷失,是佛法的天籁唤醒了众生神识中沉寂多年的修行种子;上师的微笑,如初升的太阳,一次次赐予有情众生佛法的宝藏,照耀着山川大地。我们至尊的上师,敞开心胸,将三千大千世界的有情装在心间,不断地推动着事业法轮前行,为佛子们带来学法和修行的春天,为渴学的行者带来及时的法雨。催促行者在修行的路上奋进疾行,也必将催生弘法利生全局性的累累硕果。三界六趣,无数众生都将获得各自的利益。

天高云淡,带来金色的秋天,抬头仰望,一朵白云飘过头顶的天空,白云后的天空湛蓝无垠。富裕正洁寺置身于阳光下,让人有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至高圣洁。它尽情地释放着儒雅的神圣,展现着清高自适的风韵,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优雅风度,透露出穿越时空的恒久摄受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