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与雷峰塔的倒掉

2019-04-22 09:51 | 作者:西岳.折戟书签 | 散文吧首发

始建于一一六三年的巴黎天主教堂圣母院遭了天火,这算是圣母的自焚么?还是遭了天谴?神圣的神且不能自保,如何让对她顶礼膜拜的信徒们信服她的神威呢?这让她的信徒情何以堪?这算作一种天大的讽刺么?

对于这次天主教堂的被焚,我是不以为意的,这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论雷峰塔的倒掉》和《再论雷锋塔的倒掉》,它们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处。

我不知道法国信徒们的情状,但在事发后,对于中国的一切崇拜西方的所谓文明的雅人们,大抵都是如丧考妣的了!雅人们这回不但不雅,还发了飙,大骂国内人无心。他们恨不能将吉普赛女郎爱丝梅拉达和敲钟人卡西莫多一并请回家,供起来。

我们雷峰塔倒掉的时候,我们的雅士照例是一番唉叹,大呼拯救古迹,拯救那不能失落的“文明”。似乎这所谓的文明一旦消失,人类便要大祸临头。

一直以来的人类,总有人对“古”爱不释手,好像人类不应该进步,停留在远古似乎才是正道,人类只要前进,在这种人看来,便是罪过。

这正是“国学家的崇拜国粹,文学家的赞叹固有文明,道学家的热心复古……”,今天的对于他们,似乎已经是十恶不赦了。

那么,这些偏爱“古”的人又是些怎样的人呢?人们不难发现这些叫喊爱古复古的人,都是锦衣玉食,妻妾成群的朱门,我们也就不难发见他们的居心了!

这些雅人向来只要别人古,自己却要新。让别人用旧脑,为其创造现代人的生活,足见他们是多么可笑的老牌的奴隶主思维。

从圣母院到雷峰塔,它们拯救过人类的苦难么?饥饿、疾病、瘟疫、旱涝、战乱,苦难中倒毙的人们,它们拯救了谁呢?是它们让人类的科技进步的吗?而恰恰相反的,是那些从不相信鬼神的人,用科技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人们才在饥饿和疾病中得以存活,是科学让人们享受了现代的文明。这些看得见的成果,从来不是任何宗教的恩赐。

《圣经》、《论语》从来没有感化过一切苦难,也不曾抵挡过侵略者和一切剥削者的屠刀。南京大屠杀的时候,躲进教堂的人们,照旧成了敌人枪下的活靶子。

我们当以最虔诚的心,感恩那些以科学的态度发明了医药拯救我们的人,再以崇敬的态度感恩那些让我们过上现代科技文明的人。并当以批判的态度,横扫那些愚昧的事物,以及那些只想守旧的别有用心的人。

一切宗教都有一个共同点,以良善的面目,扯一面好看的大旗,这正是鲁迅笔下的“细腰蜂的毒针”。

对圣母院大火耿耿于怀的人,一定对汶川地震、天津、盐城、南通的爆炸很不消。

圣母院的大火不足悲,雷峰塔的倒掉也不足悲,可悲的是在这废墟上以拯救国粹和固有文明的名义再一次的重建。

谁能当旧俗的破坏者,他便是一道点燃新希望的圣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