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

2017-07-11 09:34 | 作者:小行星 | 散文吧首发

刚刚离弦,但不是箭。

那些穿越红尘的时光即使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也没有人相信它们只有昨天。

水和阳光如此恩地展示幸福与和睦,也仅仅用了宜人的湿度与温度天人们看到繁花似锦,一到秋天,所有的愿景都化成了甘甜。它们留下的风情,除去春花秋月,最能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就是人面桃花,彩霞满天。

记忆使光阴特立独行。蛮荒的时代,人们害怕洪灾,为自己创造了补天的神话。而今,江河水依然会侵蚀家园,但它们只是让天闯进眼帘,借着东流的浩浩荡荡,走向一望无边。

潺潺的声是各种可能的因果,它们偶尔会带来境,惊吓小草,点化狼烟,但通常,它们会自觉停下,干净彻底地融入大地。

迷离由此而来,像烟雨中云山雾海的情怀。每一次离奇古怪的变迁,都追随岁月的各种期待,或流光溢彩,或默默颓败。

细雨春风连绵不衰,既是关怀,也是苦海。任何一种情愫,如果只是悄悄地来,忽然地离开,人们会觉得是一种无奈。但对于那些躲闪在山前山后的花海,它们需要的并不是生命永恒的腰牌,而是韵味十足地感受每一次精彩。

河山纯粹,会让所有流浪的果实感觉沉醉。游子乐意回到家乡,决不是因为家乡从此遍地光辉。

山谷里涛声阵阵,它们发源于风的永存。奏响于山涧的泉水,如果不是来自自然的边陲,也拥有不了跌宕起伏的鬼魅。在乡村和城市的道路上,花虫鱼都是影子,它们陌路相逢,带着浮尘和黄昏,期待死而不朽的血脉。

网状的天空,霞光闪亮。那些被寄托的哀思,十有八九会布满虫眼。它们连绵的恩怨也可能无边。晨曦和暮光魅力无限,它们修炼成无知者无畏的画面,永久地被人怀念

清风明月似乎永远是懵懂的少年,它们的两小无猜始终万夫莫开。一滴泪滴在枕上,是情意发自肺腑,感念岁月中鲜活过的每一片艳阳天。

黎明晚睡,早起;星光明,洁净。梅子和桑椹都曾酸涩过齿牙,梧桐却用另一种方式记忆历史,阔大的枝叶永远不隐藏任何秘密,它们飘落在灯光明灭的地方,并追随人们的足迹往南,往北,最后落幕在路的两旁。

人间的焰火始终明亮。那些灼热的花朵,蓝如悠远的鬼火,红像殷红的矛槊。它们包裹着火热的心跳,欢笑,歌舞,然后坠入喧嚣。黑暗远离树林,远离人烟,为僻静开道,为浓浓的乡音铺设温情,为天空缓缓升起的静穆坚守魂灵。

眼前并无人影,风诚实如笃实的信使。它邮来信件,大事小情,也邮来肥厚的云中的闪电,它们排列成天的高原,上面铺满花与雨雾摊成的思念

没有人再记恨从前,因为今天瓜果满园;没有人再害怕遥远,因为时间了却了所有的心愿。

风和日丽,冬去春来。花是一段喜庆,果是一颗安定。任何一种细致的缠绵,都像蜻蜓立在荷尖,燕子筑巢堂前,它们的前面,是天高海蓝的爱流传人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