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尘封的历史【汾州教案】

2018-09-09 06:26 | 作者:神龙 | 散文吧首发

作者/山西冯恩启

【一】

2018年6月12日晚,有人在《汾州乡情》微信群里发了一张旧照片。这张旧照片的背景是个做工很讲究的纪念碑。碑立在一米多高的石头砌的平台上,四周用花岗岩石栏围着。一个大石龛里,有两块并列的碑,一块用英文书写 ,一块用汉语书写。前面站着十一个洋人。五个男人,五个女人,还有一个女孩。照片两边附有文字说明:“ 美国信徒於山西汾州府 迤西三十里殉道纪念碑。”看上去照片很旧,也很模糊,细节的东西看不清楚。照片发在群里,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尤其是汾阳市文联张立新主席。我不知道,这块洋人殉道碑,有什么特别,也不知道这块碑的价值,更不知道这块碑背后的故事。所以没敢多嘴。只是看群里,人们零零星星地猜测和议论着,这块碑究竟在当时汾州府城东三十里,还是西三十里?群里一片静默,迤西是啥意思?文字有误,还是我们理解有误?谁也不敢肯定。我也没太在意,就睡觉了。

【二】

第二天(2018年6月12日)下午,我跟随张立新主席和侯晓东副主席,去到演武镇南开社村,我们对这个村不太熟悉,只好去找村党支部书记帮忙。我们在一位75岁的老人带领下,直达书记孔祥海家。和书记寒暄了几句后。张主席直达主题。张主席问:这里有没有听说过杀洋人传教士的事?五十几岁的村记书孔祥海说:“听说过,就是在本村村东杀的。以前村东还有块碑。村里人都叫“鬼子碑”。立过碑南面的地,人们叫南碑地,北面的地叫北碑地。可他说,他没见过碑,一切只是听说过。”

后来在张主席的建议下。请来了村里年龄最大的吕石老人,吕老今年92岁,红光满面,神志清醒,谈吐自然流畅。吕石春老人说:杀洋人的事,他也是听说。但村东的“鬼子碑”却太熟悉了。因为从他记忆起,就知道村东有块碑。而且,经常有人在碑的石龛里避风躲。他和小伙伴们常去碑台上玩耍。老人说:这块碑,大约在1954年前后被弄走了。村里没人知道。原先的村干部早已过逝,也没拿走碑的确切记载或传闻,自然也就不知道碑弄哪儿了。剩下的石头,被拆去盖附近的磁窑河上的汾平公路了。75岁的张其铭老教师说,碑下垫基的黑炭,后来被村人挖回家烧了。吕石春老人说:他听村里人说,当时有个叫吕振山的义和团头领,是领了当时知县的意思杀洋人的。吕振山是当时汾州府城东十五里肖家庄人。传说知县的手下在窗玻璃上给吕振山写了个“杀”字。要他带领义和团在肖家庄杀。可吕振山怕给村里带来麻烦,就决定在南开社村东杀。因为南开社村东是汾州和平遥县的交接地带。1900年8月15日,吕振山受到密令后,早早就带领几十个义和团成员来到南开社村,刀和矛在村部里,摆了一排,吃过早饭后,拿着准备好的兵器,就悄悄地埋伏在村东一里外的高粱地里了。

张其铭老师说:当是村里有两条街,一条是汾州府到平遥县的官道街,叫北街,另一条街是村里上村东地里的街,叫南街。洋教士的车辆应该走北街官道,怎么走南街了?吕石春老人说:大概是被义和团人装扮的村民误导领着洋教士的车辆走南街出村了。而且,75岁的张其铭老师和吕石春老人的说法一致。吕石春老人说:洋人车有两辆,载着大约七、八个人。洋人车沿着南街,慌慌张张,直奔村东而去。有人看见车辆东去,但没人敢多言。当洋人出村,走了一里多路,埋伏在高粱地里的义和团人,一涌而出,刀砍矛刺,被全部解决掉了,两个赶车的车夫也被杀了,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据说,临死前,有几个女洋人,哭着哀求,求义和团人放过他们,要放弃信仰,放弃心中的“上帝”嫁义和团头领做老婆或女儿,但没有答应。老人讲的眉飞色舞,把他听到的传闻都讲出来了。张主席一边听,一边做着笔记,深怕漏掉一丝情节。我是第一次领略了张主席的工作作风和精神风采。用几个字概括就是,做事踏实,认真细心,毫不含糊。一谈就是几个小时,眼看天快黑了。张主席站起来,对我们大家说:明天,咱们去立过碑和杀洋的人地方做个实地考察,摄影拍照。张主席想的真周到!

【三】

第二天,即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当我去到南开社村委会议室的时候,声势比前天下午大多了。经张主席介绍,有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武登云,民俗姓氏研究专家侯廷胜,还有演武镇镇长,演武镇文化站长,村支书孔祥海。村里又多了孔凡佣等几位老人。张主席作了简洁的讲话,和村里这些老人对杀人事件传闻细致的交谈后。分坐车去村外实地考察。

我们在镇领导和村支书的带来下,和村里老人们一起来到村外。路很窄,只能让一车行走,路为砂石土路,坑坑洼洼,而且路边长满野草、野花。 地里的玉米苗,长势到是很好。绿油油的禾苗,已覆盖大地,充满乡土气息的田园风光,总能让人感到一种难得的美。阳光明朗,空气清新,白云在蓝天上悠闲地飘荡着。

吕石春等老人们指着车停下。下车后指着路南的地说:这里就是杀人的地方,当时,这里叫南河滩。转身又指,路北叫中河滩,在往北就叫北河滩。指着我们站着的地方说,这里就是立过碑的地方。虽然有小石子,但与当年的碑毫无关系,脚下的这些石子,是前几年,村里修路,拉来垫上得。当年,杀洋人的低洼的河滩,早已变成了良田。立过洋人碑的地方,早已被岁月的尘土埋葬。一切只是传说,一切只是传闻。留下的只有这生长庄稼的土地,在农人辛苦劳作中,春种秋收,一年又一年,轮回延续着。

【四】

老人们说的河滩地,原是汾河古道。汾河在乾隆年间东移后,成了磁窑河的河道。磁窑河为季节性河流。雨季水大,平时水少,甚至常常干枯。磁窑河在1900年前没有固定的河道,水是沿着河滩从北向南乱流的,那儿低就往哪儿流。沿河的村庄常被河水包围。所以,村村都有护村堰。护村堰都厚实高大。尽管这样,也会出现村被水淹没的情况。

我所在的韩家桥村南就有一个村子,村人叫南韩家桥。从韩家桥村东北角关帝庙的建庙时间判断,北韩家桥村,应该早于清乾隆年代。韩家桥南、北村,那个建村早,人们说法不一。南韩家桥村就是磁窑河发大水时被冲毁的。我小时候,常常能看到一些村人,到村南那片废墟上,挖土拾砖。1980年后,村里把那片废墟,规定为村人拉土场,谁家用土,都去哪里挖,原先高出周围田地的一大片废墟,挖的甚至低于周围地了。所以,每年天大水浇地后,这里常常积一大片水。像个小湖一样。春天时,常有白天鹅来此戏水栖息。风光甚好!河滩比较宽。后来,挖开了磁窑河,河水才被固定下形成了现在看到的样子。吕石春老人说:他记得他的本家叔叔,雨季时常常在南开社村东河滩比较低洼处,用自制小木船摆渡东来西往的行人,挣点小钱,养家糊口。

那天,我们在张主席的指挥下,去到现在的磁窑河拍照摄了像。后来,又在原汾州府官道查看,在南开社村,东北角叫茶老爷庙废墟上拍了照。茶老爷庙,原是指平遥县进入汾州境内的第一个歇脚喝茶的驿馆。茶老爷庙前的路就是进、出村旧官道。东来西往的人,都要在此放松一下心情,都有一种进、出境前途未卜的旅途辛酸之感。随行的老人们说:以前茶馆是三间窑洞。茶馆废弃后,村人当做庙。时常来供奉曾为行人提供方便的茶馆主人。这个茶馆废墟遗迹犹存,扒开生长的野草,还能看到原地基。在这个茶馆附近处,还残存有高高的夯土堡墙。残存堡墙,南北大约有200米,东西也大概有200米。南开社村的这个茶馆遗迹,应该恢复修建。或立一块碑,作为一个明清时期汾州府官道唯一犹存的标志。

【五】

每一个历史事件,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晚清文学家刘鹗曾写过一本著名的讽刺小说《老残游记》。凡是读过这本书的人都知道,刘鹗的这本小说 ,是以老残游记为主线写的。小说生动地描写了晚清时代官场的黑暗腐败,人生社会风情百态。小说发表后,得到了大家的赞赏。被誉为晚清四大社会谴责小说之一。主人公老残有一颗慈善的心,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他一路行走,一路观察,把人间世事,人物心态,社会风情都看透了。其中提到一个叫玉贤的人。这个玉贤就是在1900年2月被封为山西巡抚的毓贤的化身。毓贤这个人,在山东因残酷惩罚盗贼和镇压义和拳而深得慈禧太后认可。史载,毓贤在山东曹州府门外,做了好多个木笼。只要有与盗贼有关联的人,全部站木笼死。毓贤胜任山东巡抚后,便把义和拳诏安了。义和拳原喊“反清复明”的口号,经他诏安后竖起了“扶清灭洋”的旗帜。并把义和拳改为义和团,纳入大清正规民兵团。义和团在大清的支持下势力发展很快。义和团开始烧毁洋人教堂,杀死一切与洋教有关的教徒。可没几个月,大清廷在外国列强的强压下,毓贤被革职。毓贤回到北京后,不断游说慈禧太后,说反对洋人,义和团可用,义和团有刀枪不入的本领,什么洋枪洋炮,对义和团人都奈何不得,他吹的玄乎其玄,慈禧听得都入迷了。于是,毓贤,重新被启用,但并没有回山东,而被派做山西巡抚。毓贤来山西后,就把山东义和团头领带到了山西。于是,义和团在山西迅速发展了起来,声势甚至超过了山东。

戊戌变法直接威胁到大清朝保守派的利益,特别是慈禧太后的权力。并且,列国联合要慈禧还权给光绪帝,所以慈禧非常恨洋人。毓贤深知慈禧心里,所以,在山西公开杀洋教士、教徒,烧毁教堂,凡与教会有关的,不管是教徒还是家属,全部杀。从1900年2月毓贤来山西任巡抚到八月革职,仅仅待了半年时间。由于,慈禧、毓贤等人的愚昧,极端排外行为,才酿成庚子之乱。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打着惩办毓贤等人为口号攻陷北京,14日凌晨慈禧仓皇外逃。慈禧路经省府太原时撤去了毓贤巡抚之职,囚放新疆。在山西祁县借了乔家三十万两白银做路资,当她的车架走进介休境内时,遭遇到了义和团的袭击。于是,慈禧太后下令,镇压剿灭义和团。慈禧太后去到西安后,一变策略,向列强屈服。一边剿杀义和团并下令处死毓贤。1901年2月,毓贤被处死在兰州。一边派李鸿章和列强谈判。最终在1901年与外国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赔偿列强各国总计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分三十五年赔完。本利合计近十亿两白银。被迫开放所有口岸,容许开发各中矿产资源。彻底把中国推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境地。刘鹗借老残的口气说:清官误国,远胜贪官。说的就是这个毓贤。毓贤是腐朽清朝专治制度与外国列强强压下的牺牲品。毓贤的一生,由小小知府,到朝政大员,封疆大吏。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个人独裁,残暴、会迎合上意而达到的。他的一片“国灭洋”之心,却给国家带来了无法挽回的灾难。毓贤一生的功过是非,受到了人们不同的评仪。毓贤,这个历史人物,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

【六】

汾州府杀了几个洋教士消息,被一个叫爱德华兹的传教士送与天津洋人大使馆。《辛丑条约》签订后,不仅要赔偿被杀洋教士白银,还要给立碑纪念。汾州府南开社村的“鬼子碑”大概就是1901(辛丑年)立的。1903年到1904年,美国地形学家,鲁夫斯一哈维一萨金特来到中国,做了一次1800英里的旅行。他途经汾州府时,拍下了这几个洋教士曾住过的房子。这个房子的主人,叫普莱斯。又来到府东三十里的南开社村,拍下了这个被村人叫了半个多世纪的“鬼子碑”照片。2008年秋天,萨金特的孙子罗伯特M.萨金特和重孙女来到中国,重走了一遍萨金特1903一1904的中国之旅。爷孙中国探险之旅相隔一百零五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的中国满目苍夷,一片凄惨的落后景象。而今的中国国泰民安,一片盛世繁华的气象。看着萨金特在1903一1904年旅行拍摄下的照片,无不让人震撼,无不让人心酸。

【七】

光绪十五年(1889),美国公里会派文阿德医生来汾阳传教。文阿德来汾后,开诊所,购地建教堂。以行医之名传教。因为他免费给人看病,所以,得到了好多穷苦人的认可,好多人愿意加入教会。所以教会在汾阳很快发展了起来。1890年,文阿德又在教会南建起书院,收信徒入学。1899年,文阿德回美休假,教会由艾渥德主持。第二年,1900年,艾渥德一家四口,被义和团杀死于南开社村东。1901年文阿德代表美国公里会回汾阳处理教案。他修建被毁的教堂,兴修学校,振济灾民,因此,获得了汾州人的认可,好多生活艰难的穷苦百姓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加入了教会,成了信徒,以求得到教会的接济和保护。文阿德按照公理会的意思,把“布道、教育、医疗”作为三件大事,一起抓。几年下来成绩斐然,很有成效。经文阿德与汾州府一起努力,利用庚子赔款,1906年建了汾阳中学,1924年汾阳医院开幕。现遗存的大片教堂和钟楼就是那时建造的。

【八】

历史迷雾重重,不知真相如何?妙趣横生,引人入胜。1900年发生在汾州府杀美国传教士的说法有多种,现摘录几条看看:

一、龙应台,曾经是台湾文化部长,港台文化名人。她在《这个动荡的世界》,第八节里写到:山西遇难的传教士大多来自美国俄亥俄州著名的奥柏林学院。奥柏林学院在1903年为这些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杀的传教士,在学院里建起了一座纪念他们的石柱拱形门,并刻上了死者的名字。龙应台在书中写到,在汾州被“谋害是十个美国人,两个中国教徒,还有两个雇佣的马车夫。”共十四个人。

二、在麻娟、李峰主编的《美丽汾阳》一书的“汾阳地区天主教与基督教宗教沧桑”一章里。光绪二十六年(1900),七月二十日,在南开社村,被杀的是美国艾渥德一家四口,英国人贾诗礼一家三口,丹麦罗德牧师两口。共九人。

三、在吕世豪、李峰编撰的《汾州故事》“吕振山传略”中,“...把十二个洋人,团团包围...全部击毙。”

四、在《刘瑞祥文集》“汾阳历史大事记”中写道:六月二十四日,有十名洋人(传教士、教师、家属)被杀于南开社村东。其中美国人四名,英国人三名,丹麦人三名。”共十人。

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汾阳文史资料》【第二辑】,张振文写的“南开社村杀洋鬼子的经过”一文中杀洋鬼子七、八个。

六、鲁夫斯一哈维一萨金特,美国地形学家1903年一1904年,长途旅行来到汾州南开社,拍的殉道碑照说明,1900年,在汾州义和团运动中,七名传教士被杀。

【九】

除被杀地点一致外,洋人被杀的人数说法不同,时间也不同。经过张主席这次汾州南开社村调查访问。确定:时间为,1900年8月15日,地点,汾州府南开社村。但被杀人数无法确定。我在本文开头谈的发在微信群的11个洋人旧照片。大概是1901年以后,外国传教士或教徒来到碑前的合影照。“迤西”有斜着延伸的意思。照片上的那两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山西汾州府延伸三十里美国信徒殉道纪念碑。这全是本人理解。

发生在晚清庚子(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和1901年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已过去一百多年了。沧海激荡几轮回,人间桑田万象新。历经苦难的中华民族,早已摆脱了愚昧、落后、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像一头睡醒的雄狮,傲然站立在世界的东方。回首那段岁月,我们应该记取什么教训呢?重新翻开那段迷雾重重的历史,我们又能看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呢?历史不该忘,历史也不能忘。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在未来征途上走的更加稳健、踏实与豪迈。才能在全面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中创造出更大的辉煌与成就!

2018一7一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