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学少年(短篇小说)

2022-08-29 17:43 | 作者:柳寒冰 | 散文吧首发

花园式的校园,郁郁葱葱花草竞秀,初的风吹暖即将别离的学子,又是一年毕业季,临近离校这几天校园里格外热闹。

  六月中旬的一天,学校里院系行政老师们都在没日没的忙着安排学生离校工作:毕业论文答辩、毕业证学位证申请并发放、学生档案转寄以及学生择业就业等方面安排;各专业班级班干部们也置身其中协助院系领导深入一线处理学生离校前的工作,这最重要就是一点,就是要安全,确保所有学员在离校前稳稳当当,不能出丝毫差池,不能打架、不许违纪、更不能酗酒闹事或有任何安全事故发生,若稍微有个安全事故,那对相关责任人的处分可是一条链谁也跑不了,闹不好会有人延期毕业、行政老师们会与本部门的评优绩效奖等擦肩而过,所以说确保所有学生安全离校是上下领导们的共同心愿,因此各班级宿舍教室等公共场所都会出现基层辅导员们尽职尽责巡逻的身影。至于学生们呢,大家的活动都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第一是话别情,第二是摆地摊儿,第三是闹分手。

  话别情这必须是主流,四年的大学生活,朝夕相伴,关系要好的兄弟姐妹们要论同窗上课努力学习方面那倒退而求其次,因为在经管大学这所文科类院校里学生们主要精力并不是上课学习,喧宾夺主的是各种满目琳琅的课余生活,因为大家均来自全省甚至全国各地的同龄人,安逸宽松的生活环境下大家都有非常丰富的时间和精力去相互交流,甚至要好的关系往往是形影不离因此情深义重,在这即将毕业之际难免会离愁别绪;许多男同学们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成了普遍现象,散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每到晚上聚会回去时伶仃大醉东倒西歪的“醉鬼”满校园比比皆是,离别的愁绪布满满温馨的校园,就连学校广播里每天傍晚准时重复播放都是:“长亭外,古道边···”。女孩子们呢,因为性别原因沉浸于花花世界灯红酒绿自然有些不搭调,更多的选择三三五五结伴而行的去逛逛街、骑车去校外郊游、奶茶店喝喝奶茶、KTV唱唱歌啥的,也算是简单的给自己美好回忆留下一段浓彩。

  再一个就是“摆摊儿”,临近毕业,宿舍里满满的都是陪伴自己四年的生活用品,心的书籍、暖壶、洗发膏、沐浴露、床头小饰件、衣服、袜子、鞋、手机、手电、充电器等等日常用品,大家又舍不得扔,拿回去吧还得走托运挺麻烦的,因此大家伙会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去教学楼、图书馆前小广场上摆摆地摊儿,低价出售;各位“店主们”目的也不是为了挣钱,多数就是跟个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大家自发的行为就约定俗成的把规模搞起来了,客观上形成了一个“市场”,临近毕业半月时间那会每到晚饭时间之后教学楼、图书馆小广场上跟赶大集似的。这里没有城管、市场管理人员收费,也没有卫生管理单位检查,都是学生自发的。这里宛然是一个大型二手货交易市场,顾客们多数都是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抱着闲逛溜达的目的去“夜市”上淘一些便宜的东西,有时候晚上下课的老师也会三五成群的逛逛看个新鲜,这也是一种独特的校园文化,经管特色。

  最后一项活动是“分手”,这个话题比较伤感,说起来比较沉重,但也是那段时间学生们的“潮流”。温馨的校园生活,大家无忧无虑,在与社会半隔绝状态的环境大家还是懵懵懂懂的经营这自己的爱情小世界;校园里大多数的爱情没有那么世俗,有点“英雄不问出处”的味道,爱你我就和你在一起,单纯的男男女女“过家家”,私定终身后花园,卿卿我我的谈恋爱不看家庭背景,不看发展前程,父母不知道,亲戚不认识,没别的这就是超越世俗的爱恋,但是“梁园虽好,非久恋之家”,不问前程、莫问归期的爱情注定是昙花一现,早晚得走出校园,去面对充满荆棘的社会,去工作,去挣钱,去干自己的事业,毕业去向很多人都会回到自己家乡的城市谋生,所以现实问题都出来了,恋爱当中的男男女女们思想都会强烈波动,离开了学校思想很迷茫,感觉没了依靠,跟父母坦白后家长们一反对,紧接着就是排山倒海,“分手”浪潮一股接一股绵绵不绝,必定都是肉体凡胎谁也不是“梁山泊和祝英台”,你给不了女孩幸福也没女孩子会为你去化蝶。

初夏的晨光照映着图书馆广场前的草坪格外的鲜艳,一座小假山矗立在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中,宽阔韶华路两旁有郁郁葱葱的杨柳,来来来往往的学生们身穿深黑色的学士服络绎不绝,一群群马上毕业即将离开母校的学生们,整齐排排的有说有笑,有的拿着毕业论文去答辩或是在答辩完回宿舍的路上,有的抱着拿着闪闪发亮的毕业证、学位证兴高采烈的在拍集体毕业照,大家齐刷刷的把学士帽抛在天空中,1-2-3茄子咔嚓,每一个同学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校园的各大“风景区”,如:桦树林、小荷塘、桃园、月季苑等等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拍纪念照的学生们在草坪上、在桦树林、在月季花丛、在小亭子里、在长廊中、在小石边,有的穿学士服有着穿便服,更有部分男生光着膀子秀肌肉,大家都以各种欢快的姿势的摆拍着、嬉戏着,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图书馆前人来人往突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非常显眼: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生,身穿红色队服,一只手拿着篮球,另一只手用纸巾擦汗,在人群中矫健的穿越。突然驻足停在了一个正在图书馆前拍毕业照的人群前,因为有台阶分层所以大家都选择在图书馆前拍照,这样不用特意去搬凳子桌子啥的。在人群之前有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小伙,身高1米7、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比例协调,着一身黑紫色学士服左手拿着帽子右手拎着小喇叭正在喊道:“前排女生向下挪一层····”,短的头发宽宽的额头再加上一副黑色眼镜、高鼻梁、小嘴巴、浓眉大眼,看上去很有精神,这个小伙子姓林名枫。那高大魁梧大汉扔下了擦汗的纸巾,突然走到林枫背后用湿漉漉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选调生考了几分?好几天不见以为你死了呢”,林枫猛然的回头,“槽,傻逼苇”,当时林枫话筒未关,这仨字响彻了半个广场经久不绝,引来了大伙轩然大笑。

这魁梧篮球男是章苇:小伙子一身帅气,短短的分头油光锃亮,高鼻梁、大眼睛、翘眉毛、一副国字脸总是笑眯眯,他是校篮球队的骨干,与林枫同级也是今年毕业,早起打了会篮球比赛正好路过图书馆门口看见了“铁杆儿”林枫在此便前去打声招呼,从后边来了个突然袭击,先是一惊,不经意间才说出刚才那仨字,随后回过劲来爽朗一笑并说道:“马马虎虎吧,没过线,面试了个啤酒厂的工作,后天去报道,我让致涛开车带我去,大苇子你干嘛呢,还不去你们班组织拍摄毕业照,马上轮到你们班了”,“哎,我这一年多没有在学校了,不是打篮球就是在饭店忙乎,这事我靠给团支书组织去了,反正院系老师也不来跟咱么合影,后期制作都是p到第一排,我更懒得去了”站在台阶上拍照的柳丛、黎克、海涛、武英等人簇拥的走了下来,轮流着拍了拍章苇湿漉漉的肩膀,大家不约而同的大笑道:“过几天去我们班宿舍再喝个昏天暗地”。原来林枫班的两个宿舍哥们特团结,隔三差五都会在宿舍喝酒作乐,也就是用简单的凉菜瓜果之类的下酒,每次都是宁酊大醉,大家睡在一张床上不分你我,因此这种文化氛围自然是把章苇也吸引过来了成为了大家庭的一员。

“要不是饭店忙我能住你们班宿舍天天跟你们喝大酒,卧槽刚发现咋不见致涛,还在公司上班呢吧?”章苇说,柳丛接着说道“涛哥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过两天吧,把他叫回来咱们在离校前喝一通”。寒暄了几句,章苇说饭店还有事,就向各位打了个招呼一溜烟跑了,临走时对林枫说“待会忙完了给我打电话昂,有事哩”。

章苇和林枫是同一辅导员“帐下”同僚,不同专业班级的班长,经常在一起的还有常强,常雨强瘦瘦身材的不太高,一阵风能把它吹天上,白白长长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配上乌黑发卷的短头发,我们都称呼“常条儿”,也是同一辅导员带的其他专业班级的班长,三个人整天腻歪在一起形影不离,人称“经贸三剑客”。

林枫安排完毕业照事宜就跟章苇打了一通电话,原来他想今天中午叫林枫和常雨强去“致青春饭店”一起喝点。随后林枫同柳丛、黎克、海涛、武英等人合了几张影后就匆匆回了宿舍脱掉了学士服,换了一身蓝衬衫,穿上半休闲半正式的皮鞋出了门,钱包、手机都放在了宿舍,孑然一身径直去了饭店方向,看来这是奔着大醉一场的目的前去赴宴的。

学校大门口由西到东约1000米长是一个规模不大不小的步行街,有大大小小的超市、各种各样的大小饭店、供娱乐消遣的台球厅、网吧、KTV···一整天校门口熙熙攘攘的都是逛街的学生。

常常混迹于此地的人们肉眼可见此处学生们大致可以分为这几类:第一是多数成群结队的不管男生女生,穿着打扮不太讲究,多数是运动装或者队服,看上去五大三粗身材魁梧,说起话来大嗓门粗粗拉拉的,尤其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那肯定是体育学院的学生;第二是一般成双成对的出现(情侣关系),男生烫染杀马特,一脸颓废气色靡靡不振,还不分场合的搂抱着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女友,不分场合的亲吻,说起话来都是土里土气的乡音,这肯定是附近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 第三是远远看上去都很文静尤其是女孩子们,穿着打扮都比较中庸,优雅的气质由内而外,话吐芬芳,盈盈小步,男孩子多数尽显现书生气,说话走路不张扬,文明而客气,这就不用说了八九不离十是经管大学的学生。或许是不同的校园环境熏陶出不同的人物特征,因此时间长了就能通过形象辨别学校;难怪老话说得好“相由心生,容由己定”,读书养气此话不假。

这天中午初夏的味道越来越浓,林枫一路从宿舍走到饭店,大概两公里路程,途径的都是经管大学著名景点,这天的风格外的暖,初夏的阳光也格外的灿烂,路过那片小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宛若画中江南;途经幽静的小桃林,桃花虽已凋谢但是茂盛的枝叶簇拥的情愫更适合小情侣幽会,也不失浪漫情调;再看看旁边的月季园,到处红灿灿的月季花们露出一簇簇欢快的笑脸吸吮着初夏的阳光;走到校门口附近的白桦林时,热热闹闹的全是三五结伴共赏佳景的人群,有老师、有学生还有校外的游客们,拿着手机各摆姿势拍留念。虽是特殊的一天,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每天都这么平静的度过。

林枫刚走到饭店门口打算点上一颗烟,从后边传来一阵爽朗的呼叫声“卧槽,大枫树站住、站住”(林枫本班哥们都这样称呼他),林枫猛然一回头,迎面走来五六个身穿统一制式职业白衬衣、小皮鞋的年轻人,其中占据C位,身材不算高、一头圆寸发型头顶还故意留个“小山尖”、戴一副黑框的小眼镜、圆圆的脸蛋儿,看上去格外精神,气质非凡,瞬间突出于众人,原来是张致涛。

说起他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经管风云人物”,他和林枫一个宿舍并住上下铺,算是同睡一张床“百年修的共枕眠,千年修得上下铺”俩人感情那肯定没的说;致涛这个人事业心很强,大学四年没向家里要过任何生活费,全靠自己本事做兼职和创业做生意来津贴生活费,经过辛苦努力摸打滚爬还真干成了点成绩,先是在校外承办日租房,加之创新为新颖的经营模式--“乌托邦联盟”,所谓“乌托邦”只是一种名称,就是在校外承租单元房然后改造成可以吃饭、唱歌、打台球、阳台自主烧烤 ,非常适合学生组团聚餐,社团或者学生会活动等学生团体成为消费主体;那段时间搞得生龙活虎,在校园里曾一度风靡一时。快毕业时他承包了市区某家保险公司外包项目,自己在校门口一个小区里租了个办事处,职工十几人,致涛是新华区办事处总经理,经营的险种很多,车险、人寿、工伤等等都有,业绩多次创新高。

“涛儿,这几天干嘛去了,好段时间没见你了,拍毕业照你也没空过来,兄弟们都念叨你呢,每次兄弟们喝酒聚餐你都没时间啊”林枫边说边把剩下的半盒烟散给了众人。

“哎,别提了,公司里事太多,每天都开车去市里公司总部开会,这季度任务指标压力大,领导每天都开会也是催催催的,头都大了,这不今天刚开完会,带几个新招聘过来的实习生吃顿饭”

“我约了章苇、雨强一块喝点,刚走到门口遇到你了,这下跑跑不掉了必须喝点,来一个一醉方休如何?”

“咱兄弟们喝酒重要,再不喝咱们都毕业了,不过等我一会,我刚在大苇子饭店订上了二楼的包桌,我安排下先让同事们上去点菜,都是小弟弟不用长时间陪着,你们先喝着等十分八分安顿好了我去找你们”致涛随后把手机开启免打扰模式,带着那几个小同事进了饭店门口上了楼上包间。

林枫没有立马进去,在饭店门又抽了一根烟,因为他知道饭店这几天一直都很忙,章苇肯定是在里面忙得不可开交,就在这时是林枫手机突然响了“卧槽,导员让我去趟南院,下午1点才能回来,咱们晚一会开始,你跟大苇子悠一声”“好嘞,没问题”;林枫挂了电话心想:这下挺好,一点后大苇子忙完了致涛那场也该收尾了一举两得。林枫进去跟章苇、致涛说了声就去隔壁网吧耗点去了。此时章苇在饭店忙前忙后致涛在包间跟小同事们推杯换盏。

原来雨强班有一个差生,临近毕业学分修不够,只能发放结业证,辅导员让他坐学校班车去南校区办理结业手续去了,这冷不丁来了个碍不着的事,雨强骂骂咧咧的登上了前去南校区的班车。

经管大学共有三个校区:北校区是总部,南校区和西校区是管理系所属校区,其中南校区为管理系总部,审批文件签字盖章都要去南校区。

章苇的“致青春饭店”前身是“曾家川菜馆”,老板名叫曾岗是重庆人在石门市经管大门口开饭店十来年了,大概一米六的身高,瘦瘦的,小平头大眼睛浓眉毛看上去很有神,为人处事非常仗义,酒量一般但是顿顿都喝顿顿醉,章苇因校篮球队打比赛聚餐场次很多,每次都会来曾家川菜馆,久而久之和店老板曾钢都混熟了,章苇这个人豪爽大方、为人厚道、看中哥们义气,在校里校外人脉关系较广,可能因为章苇能给自己饭店拉客,加上脾气相投相逢恨晚,所以曾岗就打算让章苇入个股,然后一起经营这家饭店,那是大三上半年刚过了10.1假期,章苇东拆西借的向各路朋友们那酬来了10万块钱,入了饭店49%的股。之后两个月时间店面装修、重塑新风格,林枫、雨强还在饭店里帮忙了好长一段时间,白天抽空没课就过来忙乎晚上就喝大酒,致涛也是三天两头过来蹭饭,还时不时的给大家带来点好烟好酒,很忙的时候柳丛、黎克、海涛、武英他们几个人也过来帮忙,那段时间几个人吃住都在饭店。所以革命友情都是这么多年来吃吃喝喝喝出来的。装修完后饭店改了风格全变成了小清新年轻化的风格,名字也改成了“致青春饭店”,从此饭店进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原先川菜为主的基础上也融进了湘菜、鲁菜、东北菜等不同菜系,与此同时天加火锅,夏天添烧烤,在人员管理方面加强了员工专业化管理,“线上线下齐上阵,外卖堂食双进军”加之朋友们多多来捧场,学校老师,社会青年,学校学生会班干部们等等都是些有点影响力的客户们,朋友带朋友,那段时间饭店生意非常火爆。可以非常自信的说,从大三到毕业章苇一节课都没有去上过,全身心投入到了餐饮行业,班级里的事务也都全权交给团支书办了,自己当起了班里的甩手掌柜,在饭店当起了真掌柜。

林枫玩了一局,看了看表1点多了,就下了机走出了网吧;饭店门口陆陆续续都是吃完饭回走的人,透过窗户看见饭店大厅里的客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两个服务员在一个桌子一个桌子的打扫卫生。

“傻13,怎么还不进去?”林枫回头一看,原来是雨强,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上半身都湿透了,小卷毛的发型也塌了下来,长长的脸哗哗的流着大汗掉在地上像大豆一般。原来是雨强以为他们几个已经开始喝起来了,因此快马加鞭的跑了2公里路程(车队到饭店距离),到饭店门口俨然已经成了“水条”;林枫大笑道“常条儿哥卖力气了,待会多喝几杯”,就在这时,章苇和致涛透过玻璃看到了他俩在那磨磨唧唧的聊天就走出了门口,看到雨强这身形象,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随后他们四个就一起进了大厅开启了喝酒模式。

不一会服务员端上来了4盆菜:炖牛肉、红烧鱼、脱骨鸡、凉拌腐丝,因为自家饭店菜量都超出了标准量2倍,全部用大盆子盛的,随后服务员又搬来了四箱青岛啤酒,人手一箱,意思明确:喝不完不准走,四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津津乐道的喝了起来,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的到了傍晚时分,屋子里横竖一地空酒瓶子,桌子上的菜基本上没怎么动;章苇酒量最大,屁事没有,十分清醒的吩咐安排服务员晚上的饭店工作,雨强酒量最差,这个时候已经伶仃大醉,去了厕所吐了五六次了,后来章苇让服务员把他扛楼上员工宿舍睡觉去了,等醒来已是后半夜,晚上章苇陪着雨强一起睡在宿舍,林枫和致涛差不多有个五六分醉,因为战线持续的时间长从一点喝到五点,所以基本上也没啥事,看到饭店开始上客人了,就跟章苇告了别俩人一块回去了。

“好几个月没回宿舍了,回去看看?兄弟们都想你呢”林枫出了门递给了致涛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说道:“再不回去看看宿舍都人去楼空了”,致涛抽了口烟:“也该回去一趟了,今晚就住宿舍了,马上毕业了,兄弟们见见面唠唠情话”,说好俩人一起回了宿舍。这天的晚霞很美,洒满了宁静的校园,暖暖的晚风吹动着韶华路两旁的法国桐,哥俩走在路中间身影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这时又响起了大家听了四年的校园广播,都是分享着大家身边熟悉的经管故事,远远望去宿舍楼的灯光也亮了一闪一闪的窗户仿佛在讲述着这所校园里讲话不玩的故事,想起众兄弟一起走过的四年临近毕业难免有点伤感。

走进了宿舍,哥几个都高兴的跳了起来,兄弟情深,那必须得再喝一个通宵。宿舍里共住着四个人,除了林枫、致涛外还有黎克和柳丛;柳丛呢性格比较内向,学习成绩好,每次都拿奖学金,小伙子长得很帅气:短短的头发、高高鼻梁大圆眼睛加上樱桃小嘴尖下巴,平时爱穿一身耐克运动衣,总是给人一种非凡的气质以至于本班许多女同学主动投怀送抱,绯闻暧昧挺多只是没越红线,因为柳丛用情专一,大家都知道的他有一名高中女同学但在不同城市上学,是他女朋友,多少年来一直都坚持着,一直挺到结婚,够痴情也吃尽了异地恋的苦,但最终修成正果,在恋爱界他是经管大学的标杆;不管学习、爱情、交友、做人方面都可以称之为全面人才,哥几个中最完美的没有之一。

黎克是个风流才子,学习成绩非常菜,原因是精力都放在了把妹和游戏上了。

致涛一般很少住宿舍,都住在市里面公司公寓;这次回来实在难得,再说了马上毕业兄弟们再不聚聚以后就没机会了。没等商量哥四个就不约而同的去置办酒菜去了。刚一出宿舍楼大门海涛、武英俩人骑一个自行车刚回来,放下车子二话不说就一起校门口采购酒菜去了。(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