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曾开了深情

2018-08-25 13:26 | 作者:落梅雪舞 | 散文吧首发

秋天来的总是不知不觉,天的故事还未了结,一窗的明艳,五彩斑斓的一簇簇,争芳斗艳着接踵而至,一朵接着一朵,夏花开了深情,分辨不清是哪一束,栀子花开,还是茉莉争锋,都醉了一卷,又一掬的情长。

素来不喜热闹,宅着读一行字,落一瓣款款深情的小字,靠着一杯清茶倒影,细细的,让记忆随风如烟,许了更多的情怀。轻轻地模拟一份牵挂,点击入住的剧情,回味千百回,是否也会落座其中,圆一回主角。美翻了深情以待,一枚枚跳跃灵动中,拼凑月光曲下,那往事的浪漫,静静地想起,也挺好!

相信每一生命,都是一树花开,都是一厢深情,来或去的,都是某一时刻燃烧的火苗。备着“寂寞空庭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各种小情绪,不着调一会。时而大道理想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浮想翩翩,“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种种感慨“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在诗词里百转千回,数量彼此依旧无恙,千年以后一瓣陨落的夏花,守着就是永久

我从来不怕孤独,而是怕孤独时的自己,人所恐惧的无非是人,是心。不论是念有多切,付之越深,伤的越深。花开半夏,荼蘼时光,怎样的深情厚意,不及日落之后的凉薄,暖化不了冰的寒颤。于是格外珍惜,每次季节的轮回,感受夏花的炙热,品酌颜色各异,品种各样的花开,应景的达意一回,又一回。

正如雪小禅所说“总会有那一段时光,得了深情的病,深情得无可救药”,夏花开了嫣然,深情了也没办法。如果这朵有人赏识,可谓是缘,“如果一个人理解你的孤独,那是银碗里盛雪,是清水里盛开荷花。”从此,把光阴的荒芜和苍老织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繁花四季,一路盛开,时时处处好风光。

你的一切,有人会懂,这色彩缤纷的背后,有了一道温暖的墙,护着多变与无常,开了是深情,落下了是等待,总有目光关注着冷暖,即便是一季的开放,也在轨迹里圈点了投影,有了交集。不惊不讶,且行且惜,长河下,余晖尽头,曾经夏花来,开了深情一把。

走走停停的笔墨,绕行浅秋的风,带着微微的清凉,丝丝花香,邀约着不知谁的思绪,细细碎碎品悦,纷乱中抽离最为深刻的,一路追逐,一路向阳,开了一沓花香,开了一朵沉迷,泅渡了思念的借口。在这夏花即将荼蘼之际,晕开更多的心锁,深情一夕,从此以后,只留回忆,也好!

林徽因曾说过,“记忆的梗上,谁没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无名的展开”。不曾变的初夏,花开花落的渡口,深情的密码是,真心些,真意些。扣字数落光阴,把语一窗的悠然心意,珍惜些,慧芳每次相逢!

文 落梅雪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