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每天写一个梦

2017-03-15 11:21 | 作者:寒流星之 | 散文吧首发

今天一觉醒来,没有想过去找什么工作,也没有想过兜里那10块5毛究竟能干什么,躺在床上看着被烟熏黑的天花板,突然坐起来,看着一地的烟头,不由的苦笑,捡起抽了半截的烟头,点上,抽了口,苦苦涩涩的,将就着抽了两口,弹飞了烟头,站起来一阵天旋地转,走进洗手间洗了个脸,犹豫着刷了下牙,洗漱完了坐在沙发上,难道我的人生就该如此吗?翻出一件洗白了的天蓝色衬衫,最近瘦了很多,穿着像一个吸毒的瘾君子。

    走出小区,阳光洒在脸上都有种灼伤的感觉,拿出10块钱买了一瓶矿泉水,猛的灌了半瓶,感觉自己还算个活物。漫无目的像个鬼魂在街上游荡,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变成一个真正的鬼魂,但是却没有走向死亡。

    啊……

    一个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我的游,抬头看见面前多了个美丽的女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用手指了指我手中的空瓶,了然,瓶口忘记盖了,洒了一些水到她的身上,貌似还有一些洒到了不该洒的地方,尴尬的把瓶中剩下的水喝了。

    “对不起,我走路不长眼睛。”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尴尬得脸更红了。

    “这句话不应该我来说吗?”她的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反而有种不知名的笑意。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你打算怎么解决呢?小朋友!”我才发现会注意观察的不仅仅只有我,她看到我呼气的动作了。

    “非常对不起,我帮你把衣服洗了,赔钱,我……我赔不起。”

    “你是要我在大街上把衣服脱了?给你拿去洗?”我看到她眼神中嘲弄,却不敢再说话了。

    “会做家务吗?”

    “会!”想想出租房里面那一地的烟头,我想我还是会做家务的。

    “跟我回家,把我家打扫了,然后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估计我长得不像坏人的样子吧。

    默默的跟在这个女人的身后,在周围的目光中,我读到了尾随痴汉,几分钟就到她家里了,一个布置得很温馨的一室一厅,我也看不到哪里脏,她进去换衣服,我没敢坐在沙发上,就呆呆的站在那里,活脱脱的像个仆人,她换好出来后,笑着对我说,把地擦干净,房间都打扫下就ok,显然也不是特别想为难我,既然做错事情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啊,叶洪培。”

    “叶红梅?这不是个女人的名字嘛”

    “树叶的叶,红色的洪,培养的培。”

    “错了,是洪水的洪。”

    “行吧,我要去上班了,你把清洁做好了,就走吧。”

    结果这个女人真走了,不知道她是傻还是笨,放一个陌生的人在家里,我又不是什么持证上岗的清洁工,唉!做完清洁就走吧。客厅不大,全部打扫干净了也没花多长时间,纠结的是需不需要打扫她的卧室,走进去发现挺干净的,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床上脱着被我打湿的衣服,想想还是给她洗了吧,拿起衣服,发现内衣也在里面,衣服没问题,内衣我心里是拒绝的,拿着她的衣服去洗了,然后晾上,什么都做完了,发现肚子也饿得不行了。想出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摸了摸兜里的8块5毛,苦笑,走进她的厨房发现还有点米,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洗米,煮了一锅粥,坐在地上等着想,吃一点东西应该不过份吧,其实不过份才怪,反正我饿了;煮粥其实不简单,对于火候的掌握很重要,先要用大火把水升温,到水开再用小火慢慢熬,也不能一直盖着熬。终于粥熬好了,挺香的,对于饿了的人来说怎么可能不香呢,盛了一碗白米粥,静静的喝了一碗,莫名其妙的温暖,吃完洗了碗,把锅里的粥盛到电饭煲里保温,洗干净了锅,对自己说,煮饭的人试一下味道,不算过份吧。给她留了张纸条,衣服已经洗好了,煮了一锅粥,希望能弥补过错。然后关门走人。

    找了一个小卖部买了一包6块5毛的香烟和两块钱的矿泉水,就回到了自己的狗窝,躺在床上,把水当成白酒来喝,灌了几口就醉了,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感觉灵魂和肉体已经分离了一大部分,挣扎着坐起来,灌了一大口水,才感觉好点,我知道那因为饿。难道去街上乞讨吗?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有手有脚的去乞讨,不知道父母有何感想,喝完最后一口水,洗漱后,还是出了门。

    我还是如鬼魂一样在街上飘荡,多么羡慕那只流浪狗,能去垃圾桶里面翻找食物,运气好还能找到一根带肉的炸鸡腿,我真的羡慕那只没有人要的狗,它没有所谓的人的尊严,所以它能吃饱,而我饿着,咽了咽口水,摸出那包劣质香烟,正准备点上。

    “公共场合,可不允许抽烟哟!”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却连回头的兴趣都没有,点上烟,猛吸一口,空气中的香味化作了鸡腿、烤肉入腹。

    “看来有一个人,羡慕那只狗。”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刚刚的鸡腿、烤肉缓解了我的饥饿,扭过头去,却发现一个女人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

    “没工作?”懒得回答她。

    “没钱吃饭?”继续抽我的烟。

    “我家有米,想煮粥吗?”转过头发现原来是她,还挺有缘份的。

    “我没工作,没钱,羡慕那只狗,但是我不是乞丐。”烟已经抽完了,起身,走向垃圾桶。

    “那么为我煮一锅粥,我付给你钱可以吗?”我指了指街对面的餐厅。

    “我就想吃你做的白米粥,真的。”我居然在她的眼里看不到任何杂质。

    “我可以给你煮,一包香烟一顿饭,算工钱,怎么样?”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转头就走,我很自然的跟在她背后,重复着上一次的路人眼光,到她家了,很自然的走进厨房,洗米,加水,开火,然后坐在了地上,然后望火苗。很快水开了,揭开锅盖,煮了一会儿,小火慢慢开始熬,到最后米香已经出来。

    “做好了,现在出去请我吃个饭,回来粥冷些了也就可以吃了。”她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了门。

    我选了一家快餐店,点了一份小炒肉,她在旁边等着给钱。

    “谢谢你。”这么三个字,说出来却花了我好大的力气,因为我饿,生理上的饿,心理上的饿,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心理上渴望那么一丝丝的温暖。

    剧情正常的发展,我们相了,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她的朋友也总是笑话她说,那么多的成功男人追求于她,而她却被一锅白米粥娶回了家。

    茫茫人海,你或者他不过是想找到一个相互取暖的人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