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长篇武侠小说)第二十一章节,酒肉入肠情义浓,夜入黑衣蒙面人。

2022-04-26 20:36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

笫一部,深山鬼谷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二十一章节,酒肉入肠情义浓,入黑衣蒙面人。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店伙计转身走出了萨忠臣他们几个住宿的地方,拎着特大号托盘往顺着小胡同往前院走去。

而此时,屋里传出来朗朗的笑声。原来店伙计没认出来三个小老头,鬼不灵说道:

“我说忠臣那,

别说店伙计,

就是武林同道们,

也认不出来我们老哥仨,

要不怎么叫闽西三鬼呢?

这就是易容术与鬼门秘术!

以后有时间我们教你鬼门绝学!”!

站在桌旁的萨忠臣一听小老头鬼不灵说将鬼门绝学教给自己,急忙一个垫步走到鬼不灵面前,他“扑通” 一声单腿跪在地上。急忙行大礼说:

“几位叔叔,

收我这个徒弟吧!”!

小老头鬼不灵一看萨忠臣单腿跪地行大礼,也急忙从床上起身下地双手扶起萨忠臣说:

“唔呀,

贤侄那,

我们不收徒弟,

但你父亲有恩于我们,

我们会全力教你鬼门绝学的!

你就放心吧!

快,

快起来”!

萨忠臣这才从地上站起来,用左手轻掸了一下膝盖上的尘土。这时,鬼不灵从北面床上站起来,他走到萨忠臣面前左手一拉将他按坐到小床上。而后笑着说;

“我说贤侄,

我们都是你父亲的亲信干将,

你父亲的大仇,

不能不报,

我们老哥仨会全力帮助你!

我们也义不容辞!

我们会将全身武功传授给你,

并且随你进北平府寻找杀父仇人!”!

萨忠臣一听急忙在原地深深一鞠躬,忙开口说:

“我先谢谢几位叔叔了!”!

正在几个人说话间, 房门“吱扭” 一声开了,原来是店伙计端着特大号木头拖盘走了进来。

“几位客官, 这回饭菜全齐了!”。

他端着拖盘直接走到了桌子旁边,而后将拖盘的一角垫在桌子上。

店伙计笑的呵地冲着萨忠臣说:

“我说道爷,

您是哪个山上的?

能吃荤腥吗?”!

他边说边用手将拖盘里的一坛女儿红绍兴酒拿了下来,同时又将盘上摆着的几样炒菜摆放到桌子上面。萨忠臣哈哈哈乐了乐而后说:

“无量天遵!

小道就在你们村庄对面的虎狼山上的天龙观!

我是游居散人,

不居红尘!

酒肉无妨!

念天地正气!

天罡无色!

心在尘缘(源)!”!

店伙计一听这个小道人说出了“天罡无色!心在尘缘(源)!”心中立刻明白了,这是还俗之人,已经不是出家人了。

店伙计看了看萨忠臣,点了点头,他没说什么。

而后店伙计转头冲着桌子对面小床上坐着的中年男人说:

“几位客官,

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上前院招呼我。”!

这时小老头鬼不灵一看店伙计冲着自己说话,他忙笑了笑而后朗声道:

“好的,

我们先谢谢店二哥了!

我们要是需要什么的,

会去前院招呼你的!

谢谢啦!”!

店伙计左手将拖盘往腋下一夹,乐的呵得说:

“几位客官,

您慢用餐!”!

店伙计说完话转身走出了房间。

这时,小老头鬼不灵忙招呼大家吃饭,萨忠臣也坐在了桌边随手拿起来酒坛子,打开封口“咚咚咚……”给三个怪侠酒杯里倒满了酒。

此时四个人都围拢在桌边正要吃饭,突然间一个黑影在明亮的窗户前一闪而过。四个人都感觉到了,尤其是小老头鬼不灵身子一闪,转瞬间一跃来到了房门口。

萨忠臣闪腰一个垫步便到了小老头鬼不灵身后面,虽说自己离着房门差一尺多远。但是他左手一旋收成拳、丹田一提天罡混元气、暗中叫动手少阳脉与三阴交老阳胆经之气,左手一推瞬间房门“砰”的一下便被推开了。

原来这个房门是从里面往外推开的,少侠萨忠臣只是运用了老道玄真子教给自己的“九转寻阳功” 中的天罡掌风震开了房门。

就在房门被一股子强风推开的一瞬间,一个人恰似幽灵一样从萨忠臣和小老头鬼不灵身边闪了出去。

萨忠臣一惊急忙细看,原来是鬼无影运用了它们独有的“幽冥移魂” 轻功。这下子可让年青小伙子萨忠臣大开眼界了,他早就听师傅说过当今武林中有三大奇门轻功“换影移魂”“ 幽冥移魂” 和“踏无痕”! 可惜这三大异能奇怪武功并不属于以轻功著称的武当各各派别。“换影移魂” 据说在湖南的湘西大山里面十分神秘。“ 幽冥移魂” 更是隐藏在福建的八闽十万大山之中。而“踏雪无痕” 却是中原武林中少林派的绝学秘宗,据说当今少林派已无此类高手已经绝迹于武林。

萨忠臣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奇貌不扬的鬼无影却会这种顶尖的绝门轻功。

萨忠臣正在发愣时,小老头鬼不灵左手一提萨忠臣的裤腰,萨忠臣只觉得好似腾云驾雾一般,自己不知道怎么就飞了出去。

当萨忠臣被扔到院中时,他这才发现若大的院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咦!”明明看见一个黑影从窗户边一闪而过,正在这时才发现老罗锅鬼剃头已经上了房顶。

鬼无影也站在了院内,老大“鬼不灵” 一个纵步,他便上了房屋顶上。他往四周观看“咦!”这时才发现,远处大车店北侧-个身穿黑衣的夜行人已经钻进了小树林。老大“鬼不灵” 看了一会,一个纵步跳了下来。

鬼无影走到老大“鬼不灵” 面前说:

“大哥,

怎么回事!

看见什么了?”。

老大“鬼不灵” 用手一捋小山羊胡须,忙回答道:

“我看见了一个黑衣人,

可能是咱们的仇家?

也可能是过路的同道!

谁知道干什么的?

走!

回屋吃饭!”!

老大“鬼不灵” 说完话后转身就走进了房间。

鬼无影和鬼不灵站在院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摇了摇头,冲着萨忠臣一摆手说:

“侄儿,

走!

进屋吃饭!”!

几个人先后走进了房间,这时萨忠臣忙冲着鬼无影一抱拳道:

“无影叔叔,

你刚才用的是江湖上传说的

“幽冥移魂” 轻功吧?”!

鬼无影和鬼不灵刚刚坐到桌旁边的小椅子上,一听侄儿萨忠臣这么问,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哈哈全乐了。

鬼无影先开口说:

“唔呀,

老鸹饺子的,

忠臣侄儿,

你说的很对!

我们的师傅就是五十年前名震江湖的

“圣手昆仑无影剑魔” 坤子玉!

它老人家久居云南苍山的龙门!

练就一手上乘的轻功,

高来高去,

陆地飞行,

踏雪无痕,

因为这门轻功是终南派的镇山绝学,

所以说江湖上传言居多,

没有几个人见过,

所以说,

十分神秘!”!

萨忠臣一听鬼无影叔叔这么说,他就明白了不少。这时,鬼不灵用桌子上的那坛女儿红酒将酒杯倒满,而后轻轻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滋滋…”嗯!

“不错,

是好酒!

我说忠臣贤侄那,

你不知道,

这“幽冥移魂” 绝技因为运用呼吸之法,

采天地之阴阳气,

再用一些特殊工具苦练,

非二、三十年苦练才能成功

而且吗,

还分人,

就拿我们老哥仨来说,

只有我和鬼不灵练成此轻功。

你的大叔叔练的比我们还早,

可惜没练成,

弄了个非猫非狗!

因为此轻功在练习时动作非常像幽灵鬼魂,

所以江湖人称幽冥移魂,

其实啊,

它的真名叫“一线飞仙” !

萨忠臣听着都入迷了,他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鬼无影看了看大家而后说:

“唔呀,

老鸹饺子的,

先吃饭吧!”!

就这样几个人也是真饿了,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功夫一大桌子菜和一坛子酒便吃喝精光!

萨忠臣与闽西三鬼吃饱喝足后便倒在小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这一觉便到了深夜,他醒来后伸了伸懒腰而后从床上起来,走到桌边开始收拾桌子上的残局,他收拾完桌上的杯、盘、碗、坛子。

萨忠臣而后看了看闽西三鬼正在各自的小床上呼呼大睡,他笑了笑而后走出了房间,来到了院子中间抬头看着远天夜空下那繁星点点,一轮下弦月的月牙儿,正闪着苍白的光芒。

萨忠臣站在院子里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房门“吱嘎嘎…”开了。鬼不灵披着衣服走了出来,他一看小伙子萨忠臣站在院子中央。他咳嗽了一声而后开口道:

“唔呀,

我说忠臣那!

这么晚还不睡?

明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萨忠臣站在院子里正在沉思,一听身后有人说话。

他转过身来一抱拳说:

“哎呀!

是叔叔啊,

我睡不着,

我在想进了北平府怎么办?

那可是天子脚下!

从何入手?

难以入睡!”!

这时房屋门又开了,鬼不灵从屋里面走了出来。

“所说忠臣,

你跟你二叔的谈话,

我都听见了!

我想,

咱们到了京师再说!

四处打探一下,

而后再夜间进魏忠贤府邸进行探查。

你看呢?

明天咱们还是先进清水清镇,

而后去赣州打听一下再说!”!

房间里传了出来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

“你们都说错了,

我们应该去赣州的对面抚州府,

那里曾经是你父亲案的启点,

抚州大内总监是京师大内总监魏忠贤的妻弟!”!

萨忠臣与鬼不灵和鬼无影回头一看,原来是鬼剃头边穿衣服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鬼不灵一听他摇了摇头,冲着走出来的鬼剃头说道:

“三弟,

非也!

非也!

至古有风有源、

飞雪前阴!

你说不是吗?”!

鬼无影一摆手道:

“行啦!

行啦!

先睡觉,

要不然天都亮了!

明天还得走好几十里路呢!

回去睡觉!”!

他转身就走进了房间。萨忠臣与鬼不灵一看,

“得了,

别讨论了!

睡觉”。

三个人各自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

清晨的风儿,徐徐吹动地上的落叶“莎莎唰唰……”作响.

大车店后院的大公鸡们“嗷嗷……”第一声鸣叫。此时此刻萨忠臣与闽西三鬼已经醒了。

而此刻,店里伙计们已经有一些醒了,开始收拾屋里院外的卫生。萨忠臣与闽西三鬼整理了一下衣物,他将小包裹重新系在了背上宝剑插入其中,重新缠绑了一下腿上的绑腿。

萨忠臣拿过来床下的木盆洗了洗脸,而此时闽西三鬼取下了伪装的外套与驴皮面具,又一次重新伪装成了那三个丑陋无比的丑八怪。这回可好美丽英俊变成了罗锅和腊肠、小胖墩,对了还有一个小白脸小老道。

他们几个人静悄悄地走出了房间, 绕过小胡同走到了前院帐房屋里。萨忠臣走到柜台前伸右手轻轻“当当当……”敲了几下柜台, 店伙计从柜台旁边的木床上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揉了揉眼睛、冲着对面的萨忠臣正想说话,一看到他身后这三名丑八怪顿时来精神啦。原来是给闽西三鬼吓唬的头发根都竖起来了,忙结结巴巴说:

“晤!

晤!

哎,呀,

呦,

小小…道长,

你们走啊!”。

萨忠臣忙朗声言语说:

“我们这就走了,

这是钥匙。”!

说着将房间钥匙放到了柜台上。

萨忠臣与闽西三鬼走出了大车店,天刚刚朦朦亮 。他仰望远天,只见还有星星闪烁着洁白的光茫。

他们顺着大车店前边的乡间碎石土道往前走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去几十里路。此时太阳已经高高悬挂在了中天,眼前出现了一条大河拦腰截住道路,只见河水足有十几丈宽,河水清澈见底,水流湍急。

萨忠臣与闽西三鬼看了看快步地走到了河边,“哗哗…………流水之声不绝于耳。

萨忠臣走到河边,站在水边蹲下来。左手将铁拂尘往腰后边一插,伸出来双手捧起来一捧清凌凌的河水,捧到嘴边就喝了起来。

他是真渴了………

突然,萨忠臣觉得嘴里面有一股咸腥味,这时鬼无影发现了河水之中飘过来一股鲜红的血水. 他高声地喊叫到:

“快!

快,

快看那,

水里面有一颗人头!”!

萨忠臣一听急忙站了起来,他顺着鬼无影手指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他们四个人站着的位置,往河水上游望去,十几丈远处,却飘浮着大面积的殷红的血水,水中有一颗人头,长长的头发正顺水流飘浮于水面上。

鬼不灵大声说:

“走,

看看去!”!

萨忠臣急忙跟着三个小老头往上游跑了过去

原来河水之中一具被砍成了七八块的尸体,这具尸体身穿着大明朝锦衣卫的官服,整个人体被什么东西分裂成了七八块,一颗人头扔在了河水中央。

萨忠臣走到了河水边上,

“咦!

这是什么?”!

河边一块手掌大小闪闪发光的金牌,正斜躺在污泥之中露出来了三分之一。

萨忠臣弯下腰用手拣了起来,而后往河水中一泡。顿时,河水中的金牌借着阳光的照耀闪现出金光。金牌中间雕刻着“大明王朝大内总监督府”, 旁边有一行竖排小字雕刻着“一品殿前佩刀武英护卫”。 萨忠臣翻转了一下金牌,背面中间位置也有几个大字“武英一品卫梁石” !

这时,鬼无影道:

“唔呀,

老鸹角子的,

这是什么玩意?

忠臣那,

我看看!”!

萨忠臣一抬手将金牌递给了鬼无影,鬼无影伸手接了过来一看:

“哇呀呀,

唔呀,

太好啦!

太好啦!

这回咱们进京师可以顺利地进入皇宫大内啦!”!

鬼剃头和鬼不灵一听忙走了过来,同声说道:“是吗?那可太好啦!是不是皇家大内锦衣卫的黄金官牌?”!

萨忠臣却傻呆呆地站在那听着三个小老头讲话,他听了一会马上全明白了。

萨忠臣的父亲曾经当过皇帝的大内行走御前都检司,从小就听父亲讲过皇宫内的事情。所以他听了一会就全明白了。

突然间,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发出来一声响箭“嗖!”,鬼不灵大叫一声:“不好!”!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