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魂兮开不败

2017-05-07 20:32 | 作者:白水 | 散文吧首发

同学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说明是在后山二道洼拍摄的杜鹃花。杜鹃花,闻花名精神一振,看色彩眼睛一亮,想不到这么美丽、带有传奇色彩的山花,原来离家乡这样近,山上山下的距离。年轻曾经向往、不曾遇见的花,今天有幸在网上一睹风采,自然有说不出的兴奋,只可惜不是身临其境,无法抵达这咫尺天涯,或许这就是遗憾吧!芸芸众生,不识一人不足为奇,山里人不识山花岂不是孤陋寡闻,有眼不识金镶玉!

圣洁高贵的紫色杜鹃花,其华灼灼,光彩耀眼,漫山遍野似铺锦绣,风浩荡下涌起碧波,令人心旗荡漾。如诗如画,看一眼,心旷神怡,浮想联翩,仿佛来到世外,误入仙境,不知陶渊明是否也来过这里?还没有返青的枯草泛出阳光的色彩,映衬的杜鹃花愈发鲜艳夺目。

人间四月芳菲尽,四月地处深山的二道洼,远离繁华都市,少了尘世喧嚣。由于山高路险,交通不发达,讯息不通畅,致使春天也姗姗来迟。山外已是绿肥红瘦,风情万种的春才款款进山。

不来则已,一来就举行一场无拘无束、热情奔放演出的活动。一簇簇,枝头竞相怒放,一丛丛,花枝招展,一片片,流光溢彩。汇成花海,漾起春潮,流成诗韵,美不胜收。似温婉的女子上场,风姿卓约,如风度翩翩的男子登台,英俊飒爽。浓妆艳服,不逊桃花红,胜过杏花娇,艳而不媚,妩而不妖。“云想衣裳花想容”中独自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看山山有色,不知是山腹有诗书气自华灿烂了沟沟壑壑,还是衣袂飘飘的杜鹃花绚丽了山山岭岭,惊艳时光,灼了眼眸。“何须名园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陶醉赏花人,倾倒天涯倦旅客。

杜鹃花又名映山红,多种颜色。 喜欢映山红,是因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映山红》。“半三更哟盼天明,寒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优美的旋律,深情的歌词,每每唱起,眼前总会浮现熊熊烈火、闪闪的红星、满山摇曳的映山红。喜欢杜鹃花,源于京剧《杜鹃山》,舞台上的背景是一幕开满杜鹃花的山岗,灯光照耀下鲜艳欲滴,婀娜多姿,栩栩如生,云蒸霞蔚,蔚为壮观。还有对剧情的理解,升华了杜鹃花品格,有了一睹风采的渴望。可惜,多少年过去,竟一直无缘。

杜鹃花,映红山岗,英雄儿女血染成。映山红,杜鹃啼血色愈浓,江山披锦绣。

高山藏丽影,深山多芳容。我忽然感觉山中的花愈美丽愈有灵魂愈有故事。流传千古的故事中,我还是喜欢现实中的故事,因为看得见,有感觉,影响我们生活人生

一九四二年,八路军平北军分区十团接受护送六十多名干部从平西到冀东的任务,途中,被数十倍于己的日伪军包围在后山。为掩护部队和干部突围,八路军以一个排的兵力阻击敌人。经过两天两夜的浴血奋战,击退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终因敌众我寡,弹尽路绝,面对蜂拥包围上来的敌人,勇士们宁死不屈,砸断枪支,扔下山崖,然后毅然从六百米高的悬崖纵身一跃。三十八位年轻的躯体划破长空,扑向他们誓死捍卫的土地。这一刻,生命之花纷纷凋谢,白云承受不起这份沉重的悲壮,高山恨没有生双臂,杜鹃花惊的花容失色。从此,这里的杜鹃花变成紫色,有了灵魂,年年绽放,岁岁不败。

英雄不曾走远,也没有远离我们,一直行走在时光里,在杜鹃花形象里。

好想快快回到家乡,再上后山,看看六月石壶盛坚冰,看看山脊清泉石上流,牵牵路边野花衣袖添香,笑语盈空谷,再遇惊问客从何方来的狍子。再上同学家做贵客,吃上一顿黄澄澄,香喷喷的小米饭。

哦,当然不能忘记看看仰慕已久的映山红,紫色的杜鹃花。

评论